分类:读书

悦读:在纸质书籍日渐淡出的年代,阅读的乐趣依旧无可取代

  • 凯特式王妃:论童话的不可复制性

    凯特式王妃:论童话的不可复制性

    这个月读的书比较杂,有本来就应该是自己读书范围内的王小波的《夜行记》,也有“劝人向善”的读史长智慧的《为臣之道》,最不应该出现在读书书目里,却在读完之后能够生出一些感触的却是《凯特式王妃-英国最具魅力皇室成员的时尚风格手册》。其实,欧洲皇室的衣着对于内地的时尚达人并没有多少参考的价值,那些厚重的、上乘的订制服装

    阅读全文

  • 石一枫-恋恋北京:那枚中指的缺憾

    石一枫-恋恋北京:那枚中指的缺憾

    清明假期回扬州祭祖,匆促浮生里得闲三日,困扰数月的失眠早醒的问题迎刃而解。每日醒在念书时的旧床上,看飞舞的尘埃在透过窗帘晨光里跃动,幸福指数顿时飚回少不更事的年代。想到这几日读石一枫《恋恋北京》当中写到的“B哥”,似乎也在纵横四海当中解决了生理和心理上的顽症。不过,小说里他是腰缠万贯的暴富农民,而我虽是农民的后代,却仍然活在为生计奔波里面

    阅读全文

  • 张怡微-下一站,西单:长得像剧本的长篇

    张怡微-下一站,西单:长得像剧本的长篇

    近来手头工作太多,这一本《下一站,西单》断断续续读了有月余才翻完。其实最初的兴趣是看到她在序言中开宗明义讲到自己在驾驭长篇上的弱项,觉得比起安妮宝贝来,在谋篇布局的能力认知上态度至少是谦虚和诚恳的。读至一半,看出她谋篇布局的架构意图,也看出她自己谦虚表达之外的真实功力。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角,去看待某一些重叠的事件,有不同的解读,以一种解构的概念去制造出一个长篇的体量

    阅读全文

  • 落落-万象: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落落-万象: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其实真得不必把一切的差池,都归结给这个“速食的年代”,若较真论起来,现在种种的不堪,都还是人性的劣根。“情义三千,不敌胸脯四两”也好,“情比金坚”的另一个层面的解读也罢,折射出来的多半是人性当中所谓的“恶”。美貌的总是期待别人看中的是自己的内在,以为内在才是留得住人心的本质,殊不知自己的角色只是一朵“植物的性器”或者孔雀的尾羽。

    阅读全文

  • 王盛弘-慢慢走:字符控的西行漫纪

    王盛弘-慢慢走:字符控的西行漫纪

    选书时的漫不经心有些时候是一件好事,这样会偶遇一些原本在“小宇宙”之外的陌生表述者。他们所拥有的语言、生活以及思想的陌生度,会给你一些新鲜的刺激,让你偶尔偏离一下正常的轨道,问及到内心里许久不会被触碰到的那一块。在旅行这个问题上,我跟作者有相似,但却也有不同,相较于异乡的洪大自然,我更偏向于市井的生活,比起静默无声的草木山川,更喜欢喧哗的人情冷暖

    阅读全文

  • 刘梓洁-父后七日:有些缺憾是补不回来的

    刘梓洁-父后七日:有些缺憾是补不回来的

    文 / 左叔 人生中免不了有出席葬礼的经验,有时候是至爱亲朋,有时候只是隔壁老王。印象最深的两个葬礼,一个是我母亲的爷爷的葬礼,另一个是我的一位女同事。我母亲的爷爷,按里下河地区的叫法都叫“老太爷”。他过世的时候年届九十,已经算是很高寿,只是我那时候很小,三四岁的光景,第一次接触死亡,印象早已经模糊了。只记得天寒地冻,冬雨纷纷。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搁在堂屋,敲钉的时候会喊“当心 ...

    阅读全文

  • 汪涵-有味:荒年饿不死手艺人

    汪涵-有味:荒年饿不死手艺人

    人生的很多乐趣,其实并不是完全来自于事业的成就感,在讨生活当中很多时候艰苦大于获得,包括在每个人成长过程当中承担很大分量的学习,同样也是如此。不要跟我扯什么享受学习和工作乐趣这样的鬼话,一到放假,很多人跑得比谁都快。其实,关于乐趣的获得,我们是应该感谢生活给予的很多“恶趣味”。是它们让你我看到除了讨生活之外,人生的另一番乐趣。那些诸多读书、听音乐、织布

    阅读全文

  • 马世芳-昨日书:岁月的味道

    马世芳-昨日书:岁月的味道

    10万多字,260多页的书,感兴趣的只有第一辑《烟花与火焰的种子》。至于第二辑关于西洋音乐、关于某位偶像的观感,以及第三辑作者人生起落的一些浮尘,都不兴奋点。由此可见,阅读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可以很主观,抛弃掉作者想要给予或者想要传递的部分,在自己可以解读的兴奋点上找到阅读的愉悦感,才不枉花费时间,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在轻阅读的年代,马世芳的这一部分是足够有诚意的,至少在字数上是 ...

    阅读全文

  • 钟立风-像艳遇一样的忧伤:风中年少

    钟立风-像艳遇一样的忧伤:风中年少

    Sherry大概是看到旧日志里面提到关于生死的话题,所以一大早上在QQ上问及如何看待。未及细想,大概回了一句:你所痛恨的每一天都是回不去的曾經。她感慨一句:真深刻,便匆匆下线了。相信早八点的光景对于一个家庭主妇而言是过于匆忙的时间段。老公早早出门为生计奔波,晚起的孩子得穿戴整齐、硬塞进早餐,然后挤过北京的早高峰送进幼儿园。除此之外,赋闲在家的她,还要关注国际铜价的走向

    阅读全文

  • 春宴:对影成三人

    春宴:对影成三人

    用了两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安妮宝贝的新书《春宴》。阅读的环境极为复杂,一部分在枕边临睡前,一部分在颠沛流离的讨生活当中,还有一些时间散落在北京西路儿童医院、开会休息的间隙以及其他需要消磨时间的场合。没有一读到底的畅快感,也没有生涩需要跳过的部分。阅读时心境仿佛去瞻仰某个熟人的遗容,人到场了,但悲喜却不经心,听到啼是啼,见到泪是泪,但总是跟现实和痛痒隔了一层。

    阅读全文

  • 瓶中信:似是故人来

    瓶中信:似是故人来

    当他们在海湾初次相见时,那种曾似相识的感觉便由然而生,她是他理想当中的样子,而她的举手投足间有另一个她的影子。情愫升腾理所当然,只是每一个人都忘记了,纵使已经下定决心挥别一段旧爱,并不会因此获得新生,我们如辗转在各大机场上的行李箱一样,贴着过往的标签前行。每一场爱恋结束后给予我们的不是痛不欲生,不是没齿难忘,而是那些我们不以为意,却已经深植在我们举手投足间的细节,那些如河流 ...

    阅读全文

  • 志明与春娇:借火VS倾城

    志明与春娇:借火VS倾城

    在这个“读图时代”,居然有一个故事是没有看过电影版,倒是先读到文字的东西,然后籍由文字突然生出对电影版本的某种期待,不能不是一种意外。希望出版社简装的《志明与春娇》,香港导演彭浩翔原创故事,一个不太熟悉的女性写手张优优做了小说的改编,封面的副标题印着“爱在吞吞吐吐时”。一个以香港城市轮廓为背景的故事,关于香烟、依赖以及对爱的确定与不确定的故事。城市里动荡的人生历程,我们生活 ...

    阅读全文

  •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相较对他的音乐作品,他的文字对于我而言是陌生的,看到折页上罗列出来的已经出版的书目,的确有一丝意外的感觉。虽然他的歌曲一直是信马由缰,如同游吟诗人一般的散漫,但这样的一个人,身处在一个浮华的圈子里面,还能够以文字记述自己的生活、表达自己的思想,实在难得。虽然同文同种,但两岸之间的隔膜,还是让一些本该了解,本该可以接触到的内容变得迷离且不可知,不知道是不是时代给予我们的遗憾。

    阅读全文

  • 我自静默向纷华:冷眼看寂寞

    我自静默向纷华:冷眼看寂寞

    忽然觉得人生最悲哀的事情,不是事业不成功,不是家庭不幸福,不是财富不丰厚,不是健康不过硬,不是欲念不强烈,不是执行不坚决,而是没有时间太空留给自己,可以用来关照自己的内心。四月下旬换了工作岗位,晋升了职务,明显感觉事务性的工作多出了很多,每天都在应付各式各样的活动和要求,跟不同的人谈判、妥协、交涉,为了各自的利益和不期的目的,不要谈有没有时间来关照自己的内心,几乎连喝水的时 ...

    阅读全文

  • 安琪拉的灰烬:伤口的余温

    安琪拉的灰烬:伤口的余温

    每个人的童年和成长都是一道伤口,有触目的痛和血痕,最后都结了痂,隐了痛,在成年的岁月里面留下面目可憎的伤疤,陪伴一生,直至肉体的消亡。动荡变幻的大时代如此,看似富贵的年代的成长同样也是如此。因为在生命的最初,总归会有太多理想式的内容,比如长大成人,脱离当下的环境等等,可是等到真得有一日,达成自己的梦想,才突然意识到,对于“生于斯”或者“长于斯”的人而言,突然背离是一种不可名 ...

    阅读全文

  • 张爱玲-异乡记:未完成的旅途

    张爱玲-异乡记:未完成的旅途

    短短三万余字的未完成手稿,印出来只有薄薄的一小本。这一次十月文艺出版的全集里面独独辟一个单行本来,以“外篇”的形式来呈现这部分的文字。若论文学性,因残缺和手稿的关系,不尽圆满,但对于偏向于考史兴趣的读者来说,这样的文字也是弥足珍贵的。因为书中有无数的地方印证了关于她的滚滚红尘,而其他小说当中的一些意象、场景和人物的境遇与这样一个短短的手札式的文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阅读全文

  •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凡人修真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凡人修真

    《熬至滴水成珠》很早之前被我列在“豆瓣”的“想读”里面,但是一直拖到今晚才全部读完。读完之后最直观的感受是,人总归是盲目的,豁达的起因常常是生活当中的一些变故,重大的那种。作为有“伤痕”的一代,原来以为人生大抵没有“上山下乡”更波澜的经历了,但是倒在病榻那一秒起,人生仿佛才又重新来过一次似的。有些以为放不下的,也放下了,曾经看不重的,也看重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亦可以当作置之 ...

    阅读全文

  • 朱天文-淡江记:少年同学都不见

    朱天文-淡江记:少年同学都不见

    王德威以《落地的麦子不死》来回顾张爱玲以及“张派”对后续文学的影响。我猜想下这样的一个标题,是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张爱玲的作品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出现在中国近当代文学史当中。在那个时代背景下,纵使有一定的影响,纵使有一派传人,不同的价值取向,也可以认定为张的作品是儿女情长、市井文学的代表,上不了大的台面。当然后世会陆陆续续发现其价值,也足足验证了“落地的麦子不死”这样的论断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