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节目

网络广播,来自我心,NJ,节目,主持人

  • 海子,春天不曾离场

    海子,春天不曾离场

    - 月光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照着月光饮水和盐的马和声音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美丽羊群中 生命和死亡宁静的声音我在倾听! 这是一支大地和水的歌谣,月光!不要说 你是灯中之灯,月光!不要说心中有一个地方那是我一直不敢梦见的地方不要问 桃子对桃花的珍藏不要问 打麦大地 处女 桂花和村镇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不要说死亡的烛光何须倾倒生命依然生长在忧愁的河水上月光照着 ...

    阅读全文

  • 悦读拾光:拆书快乐(1)

    悦读拾光:拆书快乐(1)

    买书一时爽,一直买书一直爽。这一期的悦读拾光vlog,我们来“开箱”拆一拆书籍包裹爽一爽。 本期拆书(书单):周瘦鹃 / 莳花志;王旭烽 / 茶人三部曲 - 南方有嘉木 / 不夜之侯 / 筑草为城;朴正银 著 & 金美玲 译 / 为什么让人思念的总在于远方 阅读相关类短视频vlog节目将陆续上线新浪微博(DJ左叔)、抖音(左叔)、B站(DJ左叔)等平台,欢迎弹幕吐槽 ...

    阅读全文

  • 致敬逆行者:给女儿的一封信

    致敬逆行者:给女儿的一封信

    丫头: 你一切都还好吧! 自从你奔赴武汉抗疫前线,我知道你工作忙,怕打扰你工作,怕影响你休息,也不敢多和你联系。 我要求你每天抽出时间向我和你妈汇报一次身体状况,好让我们放心。而你每天给我们的汇报总是“一切正常”,或者是“很好”,还不忘发给我们一个笑脸,或是一个调皮的表情。 就这每天一次简单的回复,就足以让我们悬着的心放下来,身体也仿佛轻松了。但每天我们收看到关于武汉的疫情 ...

    阅读全文

  • 找一个可以放风筝的地方

    找一个可以放风筝的地方

    诗 / 白贝壳 买一只风筝从笼里带走一只猴子寻找可以飞翔的地方偌大的城市竟也分出界限甲壳虫充斥地表绿色是填饱肚子的残渣呼吸的痛大脑的疼黑色占据整条河流精于修复的器皿坏于钟鸣鼎食健身房大字报,42码头的酒吧紧贴斑马线沿江而下遇见一座菊潭古庵依江而建,残垣断壁,没月没火没客船只有一尊苏轼的石像安静了千年小小放生台上挤满了钓鱼的人一只风筝,找了许久竟没处放飞见一块干净明亮的台阶,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滇池

    文艺夜读:滇池

    滇池 诗 / 于坚 在我故乡人们把滇池叫作海 年轻人常常成群结伙坐在海岸弹着吉他唱“深深的海洋”那些不唱的人呆呆地望着滇池想大海的样子恋爱的男女望见阳光下闪过的水鸟就说那是海鸥 从前国歌的作者也来海边练琴渴了就喝滇池水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的歌会被海一样多的人唱着 故乡许多人小时候都在滇池边拣过花石头一代人一代人涌来又退去滇池的花石头永远也拣不完 有的人还学会了游泳学会了驾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出太阳下雪

    文艺夜读:出太阳下雪

    出太阳下雪 诗 / 白牛 太阳的视线 模糊了。 百思不得其解—— 是白云厌倦了蓝天 于是粉身碎骨 投向大地? 池塘是狂热的 集邮者。 白色 瞬间 便成了记忆。 玫瑰是南方的孩子 欢天喜地。迫不及待 用春天的搜索引擎 寻找冬天的警句。 2005年9月3日 Snow in the Sunshine The sun's vision is blurred. It is extre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致诗人

    文艺夜读:致诗人

    诗 / 纪弦 —— 谁倘是真正的诗人谁就配接受这赞美 你站着像一座巨大的发电厂 沉默 在夜的中央 你向饥饿宣战。对于世俗从不把投降的白旗树起 反抗一切权力。你的心灵属于有翅膀的族类 你的诗的红宝石熠耀于众天才之星座是纯粹的艺术也是一时代的匕首 你的仇敌企图以定时炸弹毁灭你的光明但你笑笑: 由他 那些免不了的 阴谋。这是对的哦!诗人 你的活着既是如此坚强就也能庄严地倒下而且发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无人岛

    文艺夜读:无人岛

    无人岛 诗 / 纪弦 我常闻一个声音在唤我; 我常见一个影子飘过去。 如果是来自天国的声音? 如果是天使的影子? 如果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如果是撒旦的影子? 如果是来自光辉的未来的声音?如果是永恒的希望的影子? 如果是来自黄金的昔日的声音? 如果是不灭的记忆的影子? 让我应答她,说我在此,对于那个来自天国或地狱的声音,来自未来或昔日的声音; 让我拥抱她,并且吻她,对于那个天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摘星的少年

    文艺夜读:摘星的少年

    摘星的少年 诗 / 纪弦 摘星的少年,跌下来。 青空嘲笑他。 大地嘲笑他。 新闻记者拿最难堪的形容词冠在他的名字上, 嘲笑他。 千年后,新建的博物馆中, 陈列着摘星的少年像一座: 左手擎着天狼。右手擎着织女。 腰间束着的,正是那个射他一箭的 嵌着三明星的猎户的腰带。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一片槐树叶

    文艺夜读:一片槐树叶

    一片槐树叶 诗 / 纪弦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片,最珍奇,最可宝贵的一片,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忘了是在江南,江北,是在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园子里捡来的了,被夹在一册古老的诗集里, 多年来,竟没有些微的损坏。蝉翼般轻轻滑落的槐树叶,细看时,还占着些故国的泥土啊。故国哟,啊啊,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让我回到你的怀抱里 去享受一个世界上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那时我正骑车回家

    文艺夜读:那时我正骑车回家

    那时我正骑车回家 诗 / 于坚 那时我正骑车回家那时我正在骑在明晃晃的大路忽然间 一阵大风裹住了世界太阳摇晃 城市一片乱响人们全都停下 闭上眼睛仿佛被卷入某种不可预知的命运在昏暗中站立 一动不动像是一块块远古的石头 彼此隔绝又像是一种真相暗示着我们如此热爱的人生我没有穿风衣 也没有戴墨镜我无法预测任何一个明天我也不能万事俱备再出家门城市被卷进了天空我和沙粒一起滚动刚才我还以 ...

    阅读全文

  • 文艺夜读:在旅途中 不要错过机会

    文艺夜读:在旅途中 不要错过机会

    在旅途中 不要错过机会 诗 / 于坚 在旅途中 不要错过机会假如你路过一片树林你要去林子里躺上一阵 仰望天空假如你碰到一个生人你要找个借口 问问路 和他聊聊你走着走着 忽然就离开了道路停下来 将背包一甩不再计算路程 不再眺望远处这是你真实的心愿 或许你从未察觉你听见一只鸟站在树枝上唱歌忽然就听出了歌子的含义你和陌生人说说笑笑知道了另一条河上的事情或许你就一直躺在林子里直到太 ...

    阅读全文

  • “只图自己开心”其实是你的铠甲

    “只图自己开心”其实是你的铠甲

    文 / 左叔 诗人纪弦1913年出生,写这首《旧照片》的时候是2000年,快九十岁高龄了,可这字里行间里仍有年轻人般的“轻狂”。 “我自己那张窗前想诗的旧照片,应当是1936年初夏拍的,而非摄于秋季。怎么不用‘夏空’而用‘秋空’呢?那是因为秋天比夏天美;而在诗的世界里,我有权如此处理”。 这是他在这首诗的题记里写下的话,在迟暮之年看淡一切之后,他仍拥有“只图自己开心”的勇气 ...

    阅读全文

  • 爱情与婚姻的常态

    爱情与婚姻的常态

    文 / 左叔 年少时,谁不期盼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有了社会阅历之后,才会意识到,有些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 “燃烧一瞬间”固然是绚烂美好的,可是“携手相牵看细水长流”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 有个朋友跟我说,如果在恋爱中没有昏了头要不顾一切跑去扯证的冲动,又如何抵得过婚姻生活之中鸡毛蒜皮式的日常消耗和磨损。 这是要用“燃烧一瞬间”的温暖,去抵销“水滴石穿”式的清寒吗?婚姻生活的 ...

    阅读全文

  • 停下来,给爱一个温暖拥抱

    停下来,给爱一个温暖拥抱

    文 / 左叔 岁首,总免不了要感怀一下岁月。人近中年之后,更是觉得时日紧迫,诸事都要带着“手刀”奔跑才能达成。“上有老,下有小”做“顶梁柱”的岁月里,能够留给自己的时间通常都是微乎其微的。 蒋勋说,所有的美都在抵抗一个字——忙。是的,因为忙,我们无暇顾及生活中俯仰可拾的小确幸福,因为忙,我们被日程表控制、被琐碎分解、被时光无声地磨平棱角…… 当“奔跑”变成社会的主流价值、变 ...

    阅读全文

  • 请活出你自己本来的样子

    请活出你自己本来的样子

    文 / 左叔 人在什么时候会有审美焦虑? 可能是身份认同上存在障碍的时候吧。比如周边都是一圈拎着LV的“名媛”,相较之下自己平日里一只帆布袋出门好像略微“简素”了一些。 内心里不能接受大LOGO的“壕气”,但又想在某个相似的标签上找到认同,所以会不由自主地反思自己要不要修正。担心别人的看法大概就是焦虑的根源吧。 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避免将自己置于别人的评价之中,我们也会依据对 ...

    阅读全文

  • 妻子的焦虑,丈夫的沉默

    妻子的焦虑,丈夫的沉默

    文 / 左叔 中年夫妻的情感裂隙,多半是从妻子的焦虑以及丈夫的沉默开始的。而后在烟火生活里,被若干细小的摩擦慢慢地撕扯开无数道口子,就像家居的棉织物,经历岁月的洗礼而变得纸薄般褴缕。 这些伤害,不足以致命暴毙,但可怕的之处就在于水滴石穿般的消磨。很多人因为没有办法,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岁月里,想像得出与眼前人厮守消磨能够有和谐共处的画面,最终选择结束一段婚姻以及苦心经经营的家 ...

    阅读全文

  • 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文 / 左叔 活在这个世间,难免不陷落“两难”境地,有些是情义之间,有些是事理逻辑,这个时候最难的是一颗想要“两头都占”的心,舍弃哪一边,都会留下些不忍。 然而,中国人的价值传统是奉献“小我”,成全“大家”。于是,我们看到了古往今来很多“随大流”的选择,唯独这些选择中没有你自己。 那些不“两难”的人,一定是亢奋的、燃烧般姿态的人。每次看到这样的人,内心里会难过,会有不知道从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