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当代中国社会分层:“大象无形”与“盲人摸象”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李强 / 当代中国社会分层 /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 试读购买

文图 / 左叔

很久没有读过如此扎实的书了。前前后后花了两周的时间,记了有30多页的笔记,但是等到我想要沉淀下来写些什么的时候,才会更为强烈地意识到,这本书的“体量”已经超出了我的阅读能力之外,我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口,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收获,只能茫然地面对那些记得洋洋洒洒的笔记。

我有稍微冷静一下,想想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要读这本书。每年我都会读一些自己并不熟悉领域的书籍,以近乎“偶遇”的方式来拓展自己的认知边界,选择将这本《当代中国社会分层》放进购物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动机;另外一个动机是教育焦虑,担心自己的孩子在阶层越升上会“不进则退”,报各式各样的辅导班,为准备择校考试而焦虑,此种状况太多,无法一一列举。教育焦虑的本质是对“阶层固化”的担心,这大概是我选择这本书的潜在心里动因。

因为过于“扎实”,所以这本书并不太好读。其一,它是一本社会学的专论,从它的行文来说,可能本来就没有考虑过会遇见“学院派”以外的读者。对于我这个“门外汉”而言,我所能调用的不过是“生活经验”。其二,这本书汇集了学者李强对当代中国社会实践的观察、思考与总结,有独到的一些见解,也会对当代中国这个领域的相关研究进行了阐释说明,所以它的体系是特别庞杂的。其三,社会学是门可以“实验”的学科,是因为它可以籍由统计分析来完成课题研究,而我是一个看见数字就略微有些头疼的人,所以其中的一些与统计相关的章节,我也只能是一目十行地略过了。

“大象无形”,而我只能“盲人摸象”,说一说我感兴趣的几个切入点。“阶层”这个词面意思相对于“阶级”而言是偏中性的。对于我父母年纪的那一辈人而言,“阶级”是个有特殊“意味”的字眼。这是一个语境的问题,放在我们现如今生活的这个时代,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有时候会选择相对折衷的方式来表达,但并不意味着某些社会现象它并不存在。比如与贫富差距社会矛盾、仇富心理、极度贫困、极端行为等等。

学者直面社会的痛点,社会矛盾的关键点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痛点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有病就医,拿出来探讨才有改进的可能,粉饰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个体的体验里能够感受到贫富差距阶层固化这些问题在我们现实生活之中的种种表现。本地新入职的年轻朋友因为没有房贷压力,因为有“财富代际转移”(啃老),可以买车买包吃吃喝喝,而外地新入职的年轻朋友背负着房贷压力,日子过得要谨慎许多。彼此生活的圈子交集不多,而这些所谓的“圈子”,其实也是社会分层,层级固化的表现。

阶层固化,社会形成了“精英集团”,在公平的环境里面,“精英集团”是有淘汰机制的,优秀的,有能力的人能够进入这个圈子,不适合的终将被淘汰。外地新入职的年轻朋友正是通过样的筛选机制获得了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机会。学者李强如是说,“教育历史是社会地位筛选的主要渠道,在我国更是如此。目前,中国最主要的教育筛选机制就是‘高考’。”但是这些只是“理论值”,社会是复杂的,总有更多的其他因素掺杂在其中

筛选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要让很大一部分人没有办法进入更高阶的层次的,“简而言之,一些重大大学毕业生进入中产,相对顺利些,而大专生要想进入中产则困难重重。所谓‘重点大学’,最主要的是被称作‘985’和‘211’以及‘双一流’的学校,但两类合在一起,所占全国在校大学生的比例仅为10。15%。”教育的本质就是在人“社会化”的过程之中完成阶层的筛选,将人分成三六九等,这也是很多父母之为焦虑的地方,尤其是自己接受过高等教育,并且籍由高等教育改变过自己命运的父母,会发行自己修炼的“道行”在鸡娃的过程中“然并卵”,没有办法叫醒一个瘫现实优渥里不想改变命运的“熊孩子”身上。

除此之外,社会阶层已经形成的不公平因素同样也在左右着筛选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比如:“这些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往往是农民家庭几乎付出全部积蓄负担了学费才获得了高校文凭,父母对他们期望值很高,他们回农村的可能性极低。他们是城市里具有强烈奋斗心,具有极大上升动力的群体。他们由于受到种种的制度阻碍甚至排斥而难以进入中产,这对于他们本人以及对于农民家庭都是极大的打击,这也很容易激化社会矛盾,决策者必须予以重视。”

诚如学者李强所言,现如今像农村大学生一样这些人所受到的“制度阻碍”应该成为我们改革的方向。在这本《当代中国社会分层》之中,所提及到的房子的问题、教育的问题、税收的问题、户籍的问题、人才政策的问题、社会舆论的问题、福利保障的问题、矛盾化解机制的问题都是从破除这些阻碍衍生出来的。

我们期待一个和谐的、稳定的社会,同时也身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太骤然的变化,会有不适应的断裂,缓慢的、温和的、渐进式的调整,在现如今“一拍脑袋、二拍胸脯、三拍屁股”的决策执行机制里,还是不太容易看见的。也不能全怪他们,“大象无形”的复杂社会,他们也是“盲人摸象”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