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人世间的7天:是的,不能慌

    人世间的7天:是的,不能慌

    唯有在共同的困境面前在5+9号病床旁边所有人都暂时放下那些一个家才在一些细微处裸露出它原本的底色 02. 5+9号病床 文图 / 左叔 草草的一顿午餐结束了,父亲将未吃饭的饭菜收拾了一下,将那些未拆封的准备再拎回去,又琢磨着要回一趟家再取一些东西来。 收拾东西期间,保险公司又打了他一遍电话,不知道是确认什么事情。这几年,他听力下降的厉害,病房里手机信号也不佳,只听见他越说声 ...

    阅读全文

  • 人世间的7天:5+9号病床

    人世间的7天:5+9号病床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知道往日由父母家人拼命帮我周全着的平顺生活因为这颗飞来的石头子儿而有了诸多不曾体验过的涟漪 01. 一颗石头子儿 文图 / 左叔 我理解父母的焦虑,原本不以为意的一些“生活平衡”被打破了。所有牵涉在其中的人都需要调整原有的节奏,来适应生活中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父母首先想到的,还是我们。 其实,我也同样的焦虑,只是在那个关键节点,我知道我不可以表现出来,但 ...

    阅读全文

  • 人世间的7天:一颗石头子儿

    人世间的7天:一颗石头子儿

    文图 / 左叔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要怎么落笔将这段人生中的经历记录下来。经验告诉我,当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踌躇不前的时候,唯有下笔去写,才有可能完成这件事情。 在接下来的文字里,我的表达也许是混乱的、零碎的、充满主观情绪的,但我还是愿意努力地、克制地将在短短一周时间内感受到的,如实地记述下来。我知道,对于我而言这个过程类似于“解咒”,好让我能够将它们在我心中激起的 ...

    阅读全文

  • 喜看稻熟千重浪,笑叹人生又一秋

    喜看稻熟千重浪,笑叹人生又一秋

    文图 / 左叔 趁着午休去了趟沙溪,车子越往北,沿途秋收的景致便渐渐地从道路两旁密密的行道木的缝隙里显露出来,金灿灿、黄澄澄的一片。 纵使经城镇化蚕食已经很难再见到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但即便是一小块连成片的秋收稻田也能加深对“丰收”这个字眼的感性认识。 要去的目的地在通港路北侧、洞泾路东侧某条支路的尽头,一排六七户散居的住宅,车子一直开到不容会车的窄道上,再往前已经无路可走 ...

    阅读全文

  • 秋的美,是告别的姿态

    秋的美,是告别的姿态

    文图 / 左叔 仿佛是调色板被打翻了,秋从枝头稠绿色的浓荫中一点点渲染开,绝大部分是先是明亮饱和的黄,尔后偏向暗哑的枯褐;也有一些是先腾起一片绯红,随着更深露重就红得像彻底地醉倒了一般。虽然略有不同,但几乎都从偏冷的、深浅不一的绿逐步转向光谱中的和煦的暖调子。 阳光温和地穿过越发疏朗的枝叶,在地面上投下大大小小斑驳的光影,而已经落下的叶子就安眠在这光影里面。这些曾在艳阳烈日 ...

    阅读全文

  • 要感谢自己的无知,但又不能只满足于它

    要感谢自己的无知,但又不能只满足于它

    文图 / 左叔 “土法炼钢”久了,自然会有一些自我怀疑。这一类的怀疑并不能简单等同于“自我否定”,而是在诸多次的具体实践之后,心中会沉淀下许多难以用语言组织的想法,这些想法支离破碎,缺乏系统性,会有一些“慌张感”,需要透过阅读“回归”到前人的理论支撑,或者在与别人的讨论中,通过观点碰撞让它更为明晰一些。 所以听闻有学习的机会,还是抽空去听了大约半天的课。课程并不是纯理论的模 ...

    阅读全文

  • 这世界太酸,幸好你有点甜

    这世界太酸,幸好你有点甜

    文图 / 左叔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世界太酸,幸好你有点甜。我们总能在不如意之中翻身的根本,在于我们对于一些人或事仍有寄托。 我们所能体会到的于职场竞争落败之后的“全世界的酸”,很多时候是我们不愿意承认“能力之弱”“努力不够”,还有一部分源自我们刻意的比较。我们会不自觉地将自己放在“柠檬精”附体的角色里,眼里全然不见他人的努力,剩下的只有他人的讨巧和经营。 有一个东西可 ...

    阅读全文

  •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文图 / 左叔 此生最久远的记忆,是一个静止无声的画面。 一张高高的架子床顶上的横框并没有系上蚊帐,大概是入了秋或者是冬天;一盏从房上拖根线垂下来的白炽灯泡,在黑暗之中散发出昏黄的暖光,大概是晚上或者这间房采光不佳;一只漆着哑哑红漆高高的五斗橱,上面放着暖水瓶、搪瓷茶缸、照片相框、没吃完的鸡蛋糕以及收音机,再也没有更多的细节了。 我怀疑,我其实只记得了那个五斗橱,而更多的细 ...

    阅读全文

  • 鹅掌楸就是这样的树

    鹅掌楸就是这样的树

    文图 / 左叔 去年十月末的时候,来县府东街99号院上班,一副谨小慎微的心态。午餐毕,不便在人多且杂的格子间里面休息,就会出来院子里走走。 横亘在6号楼与4号楼中间,那条无名的内部道路两旁,就是入了秋黄成一片的鹅掌楸。我捡拾了一片落叶,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已记不清当时配了什么文字,大概的心境也如落叶一样吧。 尔后,出去工作了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临近春节,路两旁 ...

    阅读全文

  • 片刻的宁静

    片刻的宁静

    文图 / 左叔 兴许是有一些年纪的关系,这两年我的近视状况有所缓解。这本应该是一件好事,可还是有“负面效应”,那就是常常忘记戴眼镜出门。与这世界隔一层朦胧的关系,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可是遇上开车这样的情急状况时,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窘迫。并不是完全看不清,只是不戴眼镜,心里有少了一份安全感。 工作日的黄昏,牵狗出门,一路朝西,走出去很远,才意识到又一次忘记戴眼镜了,可是心里却 ...

    阅读全文

  • 秋光如蜜,该迷茫的依然会迷茫

    秋光如蜜,该迷茫的依然会迷茫

    文图 / 左叔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丧”上那么几天。会有特别胶着的、迷茫的情绪,像堵排山倒海般来的墙。没有破解的办法,只能摒牢一口气,以时间的流逝与其对抗。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托“七十年大庆”的福,几乎做了整整一年脱离“烟火气”,趋向“伟光正”的东西。因为远离生活,想要“走进去”有自己落笔的立场并不太容易。会有体量庞大的案头工作,有些是需要阅读超过10来万字的史料,静下 ...

    阅读全文

  •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的季节

    文图 / 左叔 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喜欢的季节,然后就被这个问题困住了。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时刻,那些本以为不假思考便有的答案,一旦有机会停下来想一想,会觉得其中藏着深意。 对啊,最喜欢哪个季节呢?答案有,但好像并不从一而终。 少时,好像更喜欢秋天多一些。 新学期多半是从与操场上半人高的草“搏斗”开始的,拔草成了开学后全校师生“群策群力”的一件大事。只是那个时季,还不是真正意义 ...

    阅读全文

  • 你有年入百万的潜质,只是用错了微信

    你有年入百万的潜质,只是用错了微信

    文 / 应志刚 作为圈内有点小名气的旅行达人,经常会遇到小伙伴询问,你旅行的钱从哪来? 这是个令人揪心的话题,郑智化在《我这样的男人》里唱道,“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这是很多惦记着“诗和远方”却需要直面残酷现实的朋友,真实的写照。 我在新闻界工作的后期,遇到了“媒体寒冬”。多数媒体人惶惶不可终日,面临倒闭、转型、裁员的窘境。 虽然我新闻做的很好,得过不少国家 ...

    阅读全文

  • 墙破了,就有了门

    墙破了,就有了门

    文图 / 左叔 上周末,有一位朋友在微信上说要请教我一些事情。我因为一方面“家务事”多,一方面担待不起“请教”二字,所以也没有办法与她深聊。事后,细细一想她现如今所遇到的事情,自己也曾经亲历过,想想还是抽出时间来“多说两句”。 到了一个年纪,极容易在内心中生出一丝对“好为人师”的警惕。拿出自己过往的经验去劝解别人,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情。很容易被人说成“站着说话不腰疼”, ...

    阅读全文

  •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文图 / 左叔 周末下午四点的快餐店,人间剧场一般。 妈妈领着两个儿子在自助屏前点餐,小一些男孩对着妈妈大声反复地问,我没有牛奶吗?妈妈并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中年人惯常的平淡表情,里面藏着深渊般的倦怠。 坐边上的是位假日打扮的白领女士,素着一张脸,一边用pad刷课边用手机回复一些什么。她的神情是冷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职场中的勾心斗角虽然远了,但惯性仍在,即便是向上的“进取心 ...

    阅读全文

  •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文 / 繁华而苍凉 我的高中是在QA三中上的,当年住校,房东是姓秦的一家人,待我们很友好,我们喊男主人秦叔,女主人秦姨,他们的儿媳妇那时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大家时常在一起说笑,他家里住着十几个学生,我们最为和X兄妹走的近,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这之前我和L、H住在叶镇邮局对面的大商店院里,当年那里是土坯房现在已经是拔地而起的高楼了,房主姓薛是个生意人,她爱人在叶堡中心小学 ...

    阅读全文

  • 人的成长不是趋利避害,而是心生体谅

    人的成长不是趋利避害,而是心生体谅

    文图 / 左叔 隔很久参加一次同学会,总是感慨良多。一早起床,便有朋友在微信群里与我分享她的感受。 当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差不多”的几个人,经历岁月的洗礼之后,渐渐地拉开了“阶层”,这“阶层”不仅仅体现在腰包里,也体现在腰围上。人会不由自主地反思自己,差距是从哪一刻开始划定的?这差距的根源又在哪里?是自己不够自律,还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些要件里面,命中缺了“一格”。 我也有曾有 ...

    阅读全文

  • 漂泊无定

    漂泊无定

    文 / 繁华而苍凉 她至大学毕业到现在已在外飘荡了五年,自认为是一无所有的漂荡,但她觉着所有的都是值得,因为她的灵魂一直和她的躯体在一起。大三第一学期她去了苏州实习,接下来就开始了她一个人的漂泊和对生活的追求,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人都回家考试了,都朝着所谓的铁饭碗去,这种局面已是无法更改的定势,唯独她不想回去,那怕一无所有,她也不想回去。她受不了他们那个地方人们的愚昧无知,自私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