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秋光如蜜,该迷茫的依然会迷茫

    秋光如蜜,该迷茫的依然会迷茫

    文图 / 左叔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丧”上那么几天。会有特别胶着的、迷茫的情绪,像堵排山倒海般来的墙。没有破解的办法,只能摒牢一口气,以时间的流逝与其对抗。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托“七十年大庆”的福,几乎做了整整一年脱离“烟火气”,趋向“伟光正”的东西。因为远离生活,想要“走进去”有自己落笔的立场并不太容易。会有体量庞大的案头工作,有些是需要阅读超过10来万字的史料,静下 ...

    阅读全文

  •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的季节

    文图 / 左叔 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喜欢的季节,然后就被这个问题困住了。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时刻,那些本以为不假思考便有的答案,一旦有机会停下来想一想,会觉得其中藏着深意。 对啊,最喜欢哪个季节呢?答案有,但好像并不从一而终。 少时,好像更喜欢秋天多一些。 新学期多半是从与操场上半人高的草“搏斗”开始的,拔草成了开学后全校师生“群策群力”的一件大事。只是那个时季,还不是真正意义 ...

    阅读全文

  • 你有年入百万的潜质,只是用错了微信

    你有年入百万的潜质,只是用错了微信

    文 / 应志刚 作为圈内有点小名气的旅行达人,经常会遇到小伙伴询问,你旅行的钱从哪来? 这是个令人揪心的话题,郑智化在《我这样的男人》里唱道,“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这是很多惦记着“诗和远方”却需要直面残酷现实的朋友,真实的写照。 我在新闻界工作的后期,遇到了“媒体寒冬”。多数媒体人惶惶不可终日,面临倒闭、转型、裁员的窘境。 虽然我新闻做的很好,得过不少国家 ...

    阅读全文

  • 墙破了,就有了门

    墙破了,就有了门

    文图 / 左叔 上周末,有一位朋友在微信上说要请教我一些事情。我因为一方面“家务事”多,一方面担待不起“请教”二字,所以也没有办法与她深聊。事后,细细一想她现如今所遇到的事情,自己也曾经亲历过,想想还是抽出时间来“多说两句”。 到了一个年纪,极容易在内心中生出一丝对“好为人师”的警惕。拿出自己过往的经验去劝解别人,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情。很容易被人说成“站着说话不腰疼”, ...

    阅读全文

  •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文图 / 左叔 周末下午四点的快餐店,人间剧场一般。 妈妈领着两个儿子在自助屏前点餐,小一些男孩对着妈妈大声反复地问,我没有牛奶吗?妈妈并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中年人惯常的平淡表情,里面藏着深渊般的倦怠。 坐边上的是位假日打扮的白领女士,素着一张脸,一边用pad刷课边用手机回复一些什么。她的神情是冷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职场中的勾心斗角虽然远了,但惯性仍在,即便是向上的“进取心 ...

    阅读全文

  •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文 / 繁华而苍凉 我的高中是在QA三中上的,当年住校,房东是姓秦的一家人,待我们很友好,我们喊男主人秦叔,女主人秦姨,他们的儿媳妇那时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大家时常在一起说笑,他家里住着十几个学生,我们最为和X兄妹走的近,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这之前我和L、H住在叶镇邮局对面的大商店院里,当年那里是土坯房现在已经是拔地而起的高楼了,房主姓薛是个生意人,她爱人在叶堡中心小学 ...

    阅读全文

  • 人的成长不是趋利避害,而是心生体谅

    人的成长不是趋利避害,而是心生体谅

    文图 / 左叔 隔很久参加一次同学会,总是感慨良多。一早起床,便有朋友在微信群里与我分享她的感受。 当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差不多”的几个人,经历岁月的洗礼之后,渐渐地拉开了“阶层”,这“阶层”不仅仅体现在腰包里,也体现在腰围上。人会不由自主地反思自己,差距是从哪一刻开始划定的?这差距的根源又在哪里?是自己不够自律,还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些要件里面,命中缺了“一格”。 我也有曾有 ...

    阅读全文

  • 漂泊无定

    漂泊无定

    文 / 繁华而苍凉 她至大学毕业到现在已在外飘荡了五年,自认为是一无所有的漂荡,但她觉着所有的都是值得,因为她的灵魂一直和她的躯体在一起。大三第一学期她去了苏州实习,接下来就开始了她一个人的漂泊和对生活的追求,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人都回家考试了,都朝着所谓的铁饭碗去,这种局面已是无法更改的定势,唯独她不想回去,那怕一无所有,她也不想回去。她受不了他们那个地方人们的愚昧无知,自私 ...

    阅读全文

  • 最终的释怀

    最终的释怀

    文 / 繁华而苍凉 童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也分人的性格。我从记事起就敏感不自信,孤独害怕。我尽量用语言的骄横犀利和满脸的强势掩饰,不让别人看出我内心胆怯。 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但每天可以有五毛钱的零花钱,还鼓动其他的同学向家里人要钱,给他们贯穿的思想是吃了零食就变聪明。那时候学习还算可以,所以这句话就有很大的说服力,因为我的鼓动,XX受的了影响最大,每天 ...

    阅读全文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当真吧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当真吧

    文图 / 左叔 社团分崩离析,彼此失信。做事的人管不到账务,管账的人扛着背信弃义的骂名。 根源是什么,他却不甚清楚。特别奇怪,他总是有一种特别敏锐的人际关系感知能力,常常会捕捉那些不太重要的信息。其实早在去年岁末,他便渐渐抽身出来,不是预知预判到了什么,只是单纯觉得不舒服,是“穿反了内裤、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自己知道”的那种不舒服。 等双方心存芥蒂的时候,他就完全不想掺和 ...

    阅读全文

  •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文图 / 左叔 因为我是独子的关系,母上大人早早就跟着我过了起“黄昏漂”的生活。起初,父亲还没有退休,她就一个人忙里忙外帮着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忙起来还好,只是闲下来多少会免不了提起在故乡的时光:下脚便是街面上,不必像坐牢一样蹲在四楼眼巴巴地守着我上下班的点。 刚参加工作那几年,我们住处是一处拆迁安置小区。虽然原有的居住环境被楼房的格局打破了,但此地的居民乡里乡情的人情往来 ...

    阅读全文

  • 寻常人家野草花

    寻常人家野草花

    文图 / 左叔 长寿路往北,不到桥的位置,有一户墙角檐头上挂着一丛即将绽放的仙人掌。虽然嫩黄色的花蕊还没有吐出来,我却已经在它垂蔓的枝节之上,感受到了那股子邻家女孩般明媚娇俏的质感。 对于植物的喜爱,似乎有一个演进的过程。一般人都是先以奇异为美,没有见过的植物品种,不曾看过的特殊花型,要统统收集了才会有满足感,这心态大概与少年得志阶段要风得风、要雨得风的想法一致。 可是,那 ...

    阅读全文

  • 垫起脚尖就能够着的,我们多半不会珍视

    垫起脚尖就能够着的,我们多半不会珍视

    文图 / 左叔 没去沙溪工作前,曾经在朋友圈里广撒“英雄贴”求推荐“文艺打卡”的地方,然后就被人安利一间甜品店。曾经自己动念去寻过一次,没找到,后来就放弃了。总觉得在沙溪工作的日子还长着,终有一日会有机会去“拔草”。然而,午休散步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却一直不曾再起念去寻。 这心态,生活中比比皆是吧。会把那些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够得着的东西,不太放在眼里。选择旅行目的地的时候, ...

    阅读全文

  • 山水相逢,后会无期

    山水相逢,后会无期

    文图 / 左叔 执念,应该人人都有吧,只是每个人所持不同罢了。 如果将某物遗忘在某处,我会执拗到寻得或者断了寻得的念想为止。曾经有过几次,下班时走得匆忙,将一些或许当晚也不一定能用得上的小杂物落在某处,细想也不确定是落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会返回去寻,直到确认为止。 虽然心里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必立即去做的,但却无法控制自己。 我有比较严重的时间焦虑,这个焦虑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常常 ...

    阅读全文

  • 对你的好奇,止于顾名思义

    对你的好奇,止于顾名思义

    图文 / 左叔 一般咖啡馆的选书,我多半是不能忍的。比如这一排,看书名,我勉强想看看的,大概就只是有林培源的《南方旅店》。 这个书名让我想起一首歌,张玮玮的《米店》。 三月的烟雨 / 飘摇的南方 你坐在空空的米店 你一手拿着苹果 / 一手拿着命运 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窗外的人们 匆匆忙忙 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 因为这首歌的旋律,埋伏在自己的生活背景里。会在这样的场景之中被唤醒 ...

    阅读全文

  • 蔓生

    蔓生

    文图 / 左叔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偶然间,不经意地发现一个蜘丝马迹来,结果就像毛衣脱了一个线头,后来越扯越长到失控的地步。 原本不以为意的东西,后来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些话,耳边听过本就算了,可又是句“好奇害死猫”,暗地里去求证以让自己死心,却不知道自己求证的过程,在别人眼中变成了那件事情实锤的佐证。 这些翻来覆去的事情,常常蔓生出一些不可以控的 ...

    阅读全文

  • 你的假期余额已不足

    你的假期余额已不足

    图文 / 左叔 每年劳动节假期鲜少会安排出游,多半是因为有诸多换季的杂务要处理。 身居江南,四时衣衫这些身外物自不必说。单单是被褥这些居家织物,就得至少三四床以应四时之用。此地湿度又大、晴日不多,若是摊上假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又怎么好意思放任自己在外浪荡。收纳这些杂物才是天光不等人的首要任务。 这些说起来都是轻巧的活计,但真正实施起来却是不易的。洗晒是件非常耗时的事情,而 ...

    阅读全文

  • 人心是从几时起柔软的

    人心是从几时起柔软的

    图文 / 左叔 搬到西郊住,先后养了三只猫。 第一只猫是只狸花,开车从上海接回来的,一路上紧张害怕地低鸣好好久。初一进家门,立的规矩比较多,比如不可以上桌、不可以吵嚷、不可以四处闲逛,可偏偏是一个娇馋的主儿,回回吃饭便盘踞在人腿上,撵也撵不走。 第二只是遛狗时被狗撵上树的“警长”,野惯了的流浪儿,进家门已经不小,规矩已经来不及立了,自然也就松懈了许多。想管束它不可四处闲逛,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