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青春的底色里,会有些说不出来由的愤怒

    青春的底色里,会有些说不出来由的愤怒

    文图 / 左叔 前不久,去中专学校代了两次课。备课的时候才意识到,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这个年龄的年轻朋友了。生活里,接触到的几乎都是像女儿一般大的、十岁左右的小学生;工作中,接触到的几乎都是新入职的同事,本科毕业至少也是二十二三岁了。十八九的年纪,似乎自从自己离开那个阶段后,就不再深入的接触。 虽然讲与不讲并非极重要的时候,但我总想尽力表达好。会有一些担心,担心一些过于深 ...

    阅读全文

  •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戾气就充斥了我们生活。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两个人陌生人一言不和,便恶语向相,甚至大打出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很多人都觉自己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还要日常生活之中低三下四地委屈求全。每个人都挺着个腰杆子,于是那些没人肯服软的地方便是争端的裂隙。可是仔细想想,互相争来争去的,都不是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 ...

    阅读全文

  • 与其怀念,不如相见

    与其怀念,不如相见

    文图 / 左叔 聚会的最后一日,夜宵直至子夜时分。师生间多半有近二十年时间不曾聚过,似乎还有很多话没有讲完。结束后依旧不舍,各自持着几分醉意,又执着要送归彼此。 于是“中元节”的大晚上,几个四十岁往上数的男人跟“活闹鬼”一样,从南苑荡到了北苑,又由北苑荡回南苑。说好要去看的北大楼倒是没有去成,却在南苑曾经住过的11舍的门外立了许久。 最终,兴许是乏了,也兴许是不敌酒意,我们 ...

    阅读全文

  • “硬要”在书展上“叔展”

    “硬要”在书展上“叔展”

    文图 / 左叔 第二次参加江苏书展了,这一次不是“应邀”出席,是“硬要”掺和。以新华书店的“朗读者”身份出席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朗诵展演,我在B馆中心舞台读了自己的原创作品《与伟大的时代同行》。这一次展演的作品来自江苏十几个地市选送的,虽然不是比赛,但还是高手林立的,很多地市派出来的是电视主播、广播节目主持人等专业人士,叔叔我这等业余的选手完全就是去打个“酱油”。 总体而言 ...

    阅读全文

  • 审美不是追求一致,提升审美力才是

    审美不是追求一致,提升审美力才是

    文图 / 左叔 前不久图书馆出了周边文创,我代人参加阅读节的会议,意外收获了一枚金属质地的书签。我拿在手中把玩了很久,觉得特别精致,也顺势就联想到了“贵局”的周边,于是就难以控制我的“刻薄”,挤兑后者显然还停留在农村围墙上涮油漆写大字的阶段。我觉得这并不是不用心,也不是没有经费保障的关系,形成差异的关键点还是没有那个眼界和审美。 审美是什么?大家心里都知道大致的意思,但又好 ...

    阅读全文

  • 年轻人,“万贱穿心”你要不要忍?

    年轻人,“万贱穿心”你要不要忍?

    文图 / 左叔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参与了一场电视演讲比赛。人生中,第一次做别人的导师。我的学员队共计五人,也是各有各的特色,短短的几次集训,彼此间也结下了或深或浅的情谊。 后来因为我岳父过世,临近直播前一周,我不得不请辞,心里总觉得对他们的信任有所辜负,也特别感激替为我救场的老师不辞辛劳地收拾我的“烂摊子”。 最近因为少儿朗诵比赛,这场电视演讲比赛的视频需要重新剪辑出来做成 ...

    阅读全文

  • 久处不厌的第一条是各持本份

    久处不厌的第一条是各持本份

    文图 / 左叔 午休后,一位朋友在微信上与我聊天,表示了对另一个朋友近来家庭变故的关切。我知道她的顾虑,既想要关心,又觉得牵涉过多的隐私,于是两难之中就不知道从何处开口。我就借来这两天读来的一句话来开解她,“所谓礼貌,大概就是各人以本份相待。” 这句话的意思,就如它字面上呈现出来的一样,我们每个人尽自己的心,做该做的事情。说回到她的顾虑中来。以我的理解,虽然那位家庭遭遇变故 ...

    阅读全文

  • 真正抛弃我的同龄人,是走得比我早的那些

    真正抛弃我的同龄人,是走得比我早的那些

    文图 / 左叔 比起被同龄人抛弃,更让我觉得恐慌的是同龄人的死亡。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同龄人的死亡。那个时候,我对死亡是没有概念的。 印象中就是暑假开学后,学校里专门搞了一个安全教育为主的班课。大致讲了一下子隔壁班某个现在已经没有印象的同学,因为暑假下河游泳溺亡,大家要引以为戒。 这件事情并没有带给我多大的触动,生活在水乡的孩子,在我们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不下河 ...

    阅读全文

  • 霏姐逸事数则

    霏姐逸事数则

    文图 / 左叔 大约两岁左右,我们周末有工作,不得以要送她去我父母家。她躺在车子后座一路说笑,但车子拐入奶奶家巷弄,她大概是认得出天际线、标志物,便大哭说不要去。据此判断,记路和方向感这事应该是天生的。 幼儿园小班,下午自由活动时间,她一个人坐在滑滑梯台阶上,双腿交叠放在一起,拆了辫子,将头发偏分在一边。阚老师问她在干嘛?她说她现在是小美人鱼。阚老师为此专门开了QQ小窗转述 ...

    阅读全文

  • 谁都是只能看个开头,猜不到结局

    谁都是只能看个开头,猜不到结局

    文图 / 左叔 我读书那会儿,虽然计算机课程还在学DOS系统,但已经开始有视窗操作系统和互联网了。然而我们毕业时不过是一届穷学生,不要说能够买只手机了,连上网费有时候也凑不出来。况且,那个时候网上还没有校友录这样可供大家方便联系的最基础的服务。 我们这一代人是踩着变革的节点往前走的,那个时代是毕业分配体制日渐瓦解,人力资源开始流动,我们多半都有过穿着廉价西装,拿着复印的简历 ...

    阅读全文

  • 肉身的沉重

    肉身的沉重

    文 / 左叔 霍金走了,网络上一片哀悼之声。前一日,那个在大会直播时耿直翻白眼的妹子迅速地灭了火,就如《乌合之众》里描述的那样,那些看似汹涌的传播总会被更新的内容取代。想起此前,有境外媒体怀揣着“轮椅上是假霍金”的阴谋论还没有厘清,这就已经抵达了“盖棺定论”无证可考的时刻。当然也会有人感慨,对于整个人类而言霍金的离世是一种损失,然而对于霍金本人而言在漫长的渐冻病症的折磨之后 ...

    阅读全文

  •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文 / 左叔 & 图 / 嘉宝 少不更事的时候,总觉得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大的,周遭的环境是人的对立面,是被改造的对象。不管条件是不是成熟,机会是不是存在,我们总有办法去战胜它。 好像有那么几年,遇到的诸事真的就像鸡汤里说的那样“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那些看似没有眉目的事情,最终似乎也就真得迎刃而解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年,我变得开始“信命”,越发得对老祖宗经年积累 ...

    阅读全文

  • 常来投诉站的老妇人

    常来投诉站的老妇人

    文 / 左叔 以前,我偶尔有事去消费投诉点,都会遇到一位老太太。 听说她常常是揣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投诉,上班时间就到一直耗到下班时间才走,事情常常不出三样:小菜场买条鱼剖好了回去发现缺斤少两;化妆品专柜买回去的口红色号与试妆的时候不一样;电视台下午时段的广告荼毒无知无识老年人群。 她年纪和体态都有点风烛残年的意思,但衣着得体,偶尔还化个淡妆,表达诉求逻辑结构严谨,常有接地气 ...

    阅读全文

  • 开洗车店的女人

    开洗车店的女人

    文/左叔 这几年,我都在同一家洗车店洗车。 店主是位边远省份来的女人,带着几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同乡男孩在这里开店。我看着她的门面从两间变四间,常客越来越多,也间或听闻她结婚、生育、离异之类的消息,有些是言辞中透露的,有些就明眼地摊在人前。 今年过年各家洗车费都涨了,她家也象征性地涨了一点。开了年,小工回去过年还都没回来,洗车就剩下她一个人,还有帮着做饭的本地阿姨搭把手。 有客 ...

    阅读全文

  • 忽然心头一紧

    忽然心头一紧

    文图 / 左叔 岳父健在的时候,曾经跟我提过,离他家北面十几里地就能看到明代长城,说有空去看看。 每年回来几乎都是冬天,零下十几度,总是觉得天气不适合。 有一年国庆长假回去,他又跟我提起,过去曾有北京来的亲友,坐着他的拖拉机去爬长城。 我想起那辆停在院里好久不动的拖拉机,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想着将来总归是有机会去看看的。 岳父家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燕河营镇,光从地名就能 ...

    阅读全文

  • 亲,我们还约吗?

    亲,我们还约吗?

    文图 /左叔 上一次,见到编辑部“老面孔”最多的场合,大概是在《娄东园林诗汇》的活动现场。那场活动是由编辑部主办的雅集,而我是那场活动的引言人。那一晚,江南丝竹馆古朴的小院里月色融融,旧相识聚在一处,做起事情来终归是顺的。谈笑间,我能真切地感受到那些似曾相识熟悉的氛围,在我们细碎的言辞间慢慢地升腾起来。 这一年,我忙着出书跑书展宣传、忙着做线下阅读推广活动、忙着参与朗诵阅读 ...

    阅读全文

  • 中国式父母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人生

    中国式父母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人生

    文 / 左叔 & 图 / 苏晨 这话题,我忍着好几天都不想写。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下手了。 忍住不想写的原因,是有可能会因为有过多的主观认知而不可避免地吐槽当下现实,然而却又和你一样无可避免地随波逐流成为那些大多数。但愿,我能说出你内心里曾经闪过的念头。如果有,请你默默地心疼自己三秒,然后把它忘了。 我在朋友圈里发过一个段子。#中国式父母的一生# 小学吼娃陪作业、中 ...

    阅读全文

  • 凡人皆有一死

    凡人皆有一死

    文 / 浮云君 从确诊到现在,整个人似乎都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 当然……凡人皆有一死,只是总是比较难接受,自己可能快要领盒饭……“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吧” 一个四十几岁才被发现的先心,一根快要爆掉的主动脉,我一直以为我未来的唯一困扰是脂肪肝呢…… 然而,命运并未曾眷顾我。 F君最初比我惶惑不安得多,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接受现实,而我,梦魇的次数从几个月一次变成了几天一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