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王安忆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王安忆”相关联的文章
  • 偶尔脱个序会让你找到某种平衡

    偶尔脱个序会让你找到某种平衡

    文图 / 左边 我喜欢《夏日会在晚餐后》呈现出来的语感,虽然它的外在是市面上流行的“轻阅读”的品相,但它的文本语感是精妙的,能够感受到作者龚林轩在推敲某些极致的东西,比如描述比喻的陌生感,会努力地寻找更为精确的比喻和表述。读他的文字,我会想到张爱玲、王安忆、朱天心这一派的写作者,在文字上擅长“工笔细描”的写作者在这个方向的孜孜不倦的努力。 他如是写道:伦敦的地铁支线繁杂,难 ...

    阅读全文

  • 日常生活的价值

    日常生活的价值

    文图 / 左叔 葛亮的散文集《小山河》读完的第一感受是略微杂了一些,前后之间有一些类似舞台调度换幕转场的感觉,虽然“时代洪流潜没于日常”的主旨仍旧在。相较于文集后半部分“谈艺录”式的创作感受谈,我比较偏爱这本散文集前面的内容,那些民国旧事以及他眼中港大、香港以及异域的风光,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小山河”。 一本书,不可能通篇都是好的,一篇文章,也不可能每个字都是好的。况且这 ...

    阅读全文

  • 所谓长处,多半是自己觉得舒服顺手的

    所谓长处,多半是自己觉得舒服顺手的

    文图 / 左叔 王安忆在演讲分享实录集《小说家的第十四堂课》里提到过自己的创作状态,有点像农人休耕一样,在长篇小说创作之中间隔一些中短篇或者是散文的创作,她又坦言这些年短篇写得少了许多。于是,读这一本《红豆生南国》时,我便在努力地猜想这其中收录的《乡关处处》、《红豆生南国》、《向西、向西、向南》这三篇大概分别间隔在哪些长篇作品前后。 最近几年,陆陆续续读过王安忆的《长恨歌》 ...

    阅读全文

  • 有些美好在于非黑即白的逻辑行不通

    有些美好在于非黑即白的逻辑行不通

    文图 / 左叔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写作是不可以教的事情。这种不可教,并不是遣词造句等技术层面的不可教,很多时候是立意视角方面的不可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经验,都有自己的长处和局限,而写作的独特性便是依附这些特质而存在的,纵使在初涉写作的时候,我们都曾经走过模仿之路,但终究也只是形似罢了。踏出第一步之后,每个人还是会很快找到自己最自在的表达方式。 如果持这样的观点,那么学院 ...

    阅读全文

  • 时代洪流中最坚韧的仍旧是儿女情长

    时代洪流中最坚韧的仍旧是儿女情长

    文图 / 左叔 在近六个小时车程的长途旅行中,读完了《朱雀》余下近三分之二,起伏的情节隔绝了长假里的拥挤嘈杂,让我体会到挣扎于时代洪流中的旷世悲凉。而在此前,我花了近一周的时间,才读完这部长篇小说的开头部分,带着一层隔膜的归根之旅,借着外黄内白“香蕉人”的视角来重新审视南京人文风物,可是这样的回溯于我而言并没有带入感,我一度怀疑这大概是因为我与南京这座城的缘份总归是浅薄了一 ...

    阅读全文

  • 藤蔓易得根难觅

    藤蔓易得根难觅

    文图 / 左叔 读完《匿名》之后,我曾经跟朋友聊起,我觉得我今年读长篇严肃文学的份额用完了。那种因为文本繁复而产生的艰涩感,实在是印象深刻。我以为,我今年不会再碰王安忆了,结果后来就碰到她的短篇小说集。上海文艺出版社发行,收集了她历年的创作,做了一个系列丛书,共计八册。我担心没有办法读完,于是从中取了一册,名叫《伴你同行》。 《伴你同行》收集22篇短篇小说,从涉及的题材来看 ...

    阅读全文

  • 身份标签与人生之中尴尬的为难处

    身份标签与人生之中尴尬的为难处

    文图 | 左叔 花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将王安忆的《匿名》读完了,可是阅读体验并不舒畅。 收到书讯,就第一时间满网络地去找这一本,并没有即刻如愿。所幸,后来有朋友得知我求这一本,便快递给我。拿到手,翻开一看,便被这本书的体量给惊住了。35万字密密麻麻地印449页,却只售39元。 读了前两章,我便意识到这是块“硬骨头”,那个时候还有俗务缠身,知道自己断定是没有办法完成,于是 ...

    阅读全文

  • 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城市:悟出自己才懂的那个主旨

    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城市:悟出自己才懂的那个主旨

    一本无序无跋丛书中的某册,被割裂了来看,特别像当年港台音乐风潮西进的时候,内地音像出版社引进发行的某个歌手的精选集,创作背景被模糊了,作者在文字之外想要表达的东西也被模糊了,只剩下了没有关联的旋律兜兜转转讲着不着边际的故事。当然王安忆的这一本《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城市》要比当年进入发行的流行音乐作品稍好一些,出版社还是将一些作者的文字关联到了一些,找到他们一脉相承的联系,书中 ...

    阅读全文

  • 王安忆-天香:非一夕之功

    王安忆-天香:非一夕之功

    说实话王安忆的这一本《天香》其实并不好读,一是书中古僻字过多,每每遇到都要翻阅字典,旧时的人取名又爱出处和典故,一个偏旁部首居然也会衍生出那么多不同的字意来,恰如有机化学的分子式一般,结构复杂,而这些在现代生活里早已经散落,不再细分,因而落得生疏;二来书中提及较多的是旧时的礼俗、刺绣的技巧以及所谓的姻缘际会,这些也是与当下的生活略微脱节的,倒是蛮适合中情古意的人去读

    阅读全文

  •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就我个人而言,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六位女作家分别是张爱玲、李碧华、亦舒、三毛、王安忆以及安妮宝贝。我这样排她们的名字是有心里的一个顺序在的。也许我的印象掺杂了很多个人体验,我总是觉得张爱玲的冷漠疏离、李碧华的旷世奇情、亦舒的喧嚣落寞、王安忆的清冷淡定、安妮宝贝的暗伤无数,这些都只能证明这五位女子都是偏冷调的,若换作颜色,烟灰、墨黑、暗红、铁青适合一些,唯有三毛的文字是明亮且温润 ...

    阅读全文

  • 悲欣交集真滋味

    悲欣交集真滋味

    失踪二十多日的破鼻,在带女儿第一次打防疫针的回家时被发现。它蜷在楼下一辆银灰色现代的车轮边上,见有车子急匆匆地驶过,轻车熟路地钻得更深一些。它不见瘦,神态安静平和,不像失踪多日过得很潦倒的样子。轻声呼它的名字,它起初还不应承,只是把头探出了些。走近了再呼几声,它才显露出本性,急吼吼地应承,跑到腿边撒欢。显然,它对它的名字以及过往岁月里面的一些温暖的事情仍然有记忆,也许在某种 ...

    阅读全文

  • 米尼:四目相对的绝望

    米尼:四目相对的绝望

    谁还记是王安忆原著中的米尼,一个在宿命里面挣扎的女人,有狡黠的眼神以及笃定的态度。王安忆在她身上倾注了自己对社会洪流里平凡苍生的注视与理解。于是在字里行间里面,读到了时代的变迁、读到平凡生活的不堪、读到了一个女人的偏执、自私以及自以为是的幸福观。《米尼》是王安忆早年的作品,虽不及后来的《长恨歌》来得乱世浮生般的宏大,但却有透骨的苍凉和寂寞。虽然王安忆在文字笔锋上不似张爱玲, ...

    阅读全文

  • 发芽了

    发芽了

    两周前,一共种子五种不同的种子。彩叶草、茑萝、矮牵牛、薄荷……咦!还有一个什么来着的?记性真得变差了,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起来。我并没有一次性把所有的种子都种掉,都带了一点点实验性质,每一种都只种了一小部分。五种种子里面,算茑萝的种子比较大,但还是比芝麻小,其他的种子都太细小了,一个“针鼻子”大概可以放得下五六枚,伺候这些“小祖宗”还真得需要一些细心和耐心。 我没有去“腐败”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