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发芽了

| 左叔新书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京东 / 每日特卖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两周前,一共种子五种不同的种子。彩叶草、茑萝、矮牵牛、薄荷……咦!还有一个什么来着的?记性真得变差了,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起来。我并没有一次性把所有的种子都种掉,都带了一点点实验性质,每一种都只种了一小部分。五种种子里面,算茑萝的种子比较大,但还是比芝麻小,其他的种子都太细小了,一个“针鼻子”大概可以放得下五六枚,伺候这些“小祖宗”还真得需要一些细心和耐心。

我没有去“腐败”那种一直专门用来育苗的盒子和营养土,因为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到那个水准上面,完全是玩票,没有必要折腾得那么花哨。育苗土,我用楼下的花园土、草木灰(这个东西还是费了一点小小的事情,我骑自单车到近郊自己弄野芦苇烧的,差一点成了一场小火灾)、腐熟的豆饼水(臭的,一定要控制好)拌在一起,放了十来来之后才用的。育苗的盒子,我用的是吃剩下的某品牌蛋糕塑料托子,刚好像深度跟育苗穴盒差不多,钻了孔之后排水性还不错,个人觉得其实浅浅的纸杯也不错,将来要移值的时候可以直接撕掉外面一层,不会动到根系。没有暖房,就用一次性塑料餐布盖一盖,效果也是蛮好的。总之,凡事都可以变通,我也尝试把吃空的酸奶盒子(塑料的那种)钻了孔,放上土种了小株的吊兰,长势也非常喜人。

因为种子太小了,覆土太厚会导致芽没有办法长出来,所以基本上只能薄薄地盖一层浮土,浇水的时候也不能倒上去,可以用“洇”或者用雾化喷水,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出芽比较顺利的是矮牵牛和彩叶草。矮牵牛大概出了十来株,彩叶草大概出了七八株的样子。出苗率还算不错。茑萝的状态不好,后来查看了一下相关的资料,茑萝发芽需要的温度还是蛮高的,适合播种也在四月末,五月初,可能是温暖还不到的关系,播种太早,加上浇水太多,已经出现了莓变的迹象,估计是要泡汤了,好在没有把全部的种子都种下去,留了一些余地再做实验。薄荷基本上没有任何迹象,问题也看不出来,最近还在研究当中。

莲叶海棠已经开始开花了,它的花朵常常不见蕾的踪迹就突然开出来了,总觉得是异化掉了的叶子,跟仙人掌的叶子异化应该是差不多的道理吧。我把没有吃完的洋葱头种在花盆里,只是一周的功夫,它长得已经有小腿肚子那么高了,亭亭玉立的样子,除了耐粗作和喜肥的习性之外,还着实看不出是蔬菜。分株出来的吊兰已经被我种在酸奶盒子里面了,长得不错,虽然盆子简朴了一些。疯狂地开了一季的瓜叶菊被我修整了一次,把旧的花枝全部剪除,结果两周之后居然“梅开二度”,幸好当初没有急急地将它扔掉,原来它也不是那么难以伺候的家伙,只需要多给它一些水就好了。长期以来,我浇水一直比较谨慎,可是瓜叶菊几乎是一个水鬼投胎的植物,只要表土一干,12个小时内叶子肯定就蔫了。因为水浇多了,土容易板结,多松松土便好。

照片过两天补上来。莫急。

补记:今天买了两本江苏文艺出的小说,王安忆的《妹头》和池莉的《看麦娘》,算是再版的作品了,此前没有遇到做得比较好的版本,都看了一些电子的。译林、南海以及江苏文艺一直比较偏爱,所以收藏了。买了袁泉的《孤独的花朵》,在朋友的车上听完整张,觉得或许是制作公司想法太多,再或许是因为很多都是不同境况下呈现出来的作品,最终集成专辑,所以整张专辑风格模糊且杂乱。还是觉得推荐像《那一件疯狂的小事叫作爱情》这样的单品或许合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