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在忧急骚动中讨生活,就在烦闷无聊中挨日子

文 / 左叔

自从微信可以标状态之后,我发现不少人标出的“状态”,跟我的心理状态也差不多,一会儿鸡血一阵子,一会儿丧气一阵子。我也差不多,鸡血的时候十指如飞,丧气的时候迟滞不前,人生太艰难了。

我觉得自己身上还是有蛮多劣根的,一件事情做久了,如果没有找到新的形式,或者新的思路,再或者新的方向,就会心生厌倦。埋着头,一直做,这件事情实在不适合我。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我算是蛮能“坚持”的一个人,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做了那么多年的网站,写了那么多年的东西,但做的东西却一直在变,早些年写些文化类的稿子,后来又写舞台上的东西,再后来连时评也写了。

如果细细翻看过,一定会给人杂七杂八的感觉,估计那些给创作者“画像”的大数据分析,面对我网站上积存下来的这些东西应该也很迷惑吧。说实话,我还是蛮佩服那种沿着某个类向,一钻到底的人物,他们鲜少为外界所动。

以前,遇到鸡血与丧气来回切换的时候,会有懊恼的情绪,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心智不够稳定。后来,发现这其实也是一个人自我调节的某种天然的反应,因为无可避免,所以也就跟它和解了。

外部环境会在我们内心里留下投射,让人觉得有些焦虑,进而转化为讨生活的忧急骚动。一旦环境宽松一些,人骨子里的那根懒筋又开始作妖了,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懈怠的状态,烦闷无聊无法突破同样也让人觉得难捱。

我觉得只要不一直停留在这个状态之中,人应该还是相对“正常”的,一旦在某个状态太久了,倒是要提醒一下自己,不可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