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法国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法国”相关联的文章
  • 想将自己从芜杂的现实中打捞起

    想将自己从芜杂的现实中打捞起

    文图 / 左叔 生而有涯,阅读无边。有生之年,想要在阅读上做某个类项的穷尽,也几乎断定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在浩如烟海的出版物中,不去浪费时间精力成本,尽可能地读到更多有价值的书,也许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读所谓的“口碑之作”。然而,这也不是最保险的办法,总有一些我们听闻很久、一直想读的名作,最后读完了之后会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受。 勒庞关于大众心理研究的专著《乌合之众》最早被“ ...

    阅读全文

  • 如果你见到那个少年,请立刻写信告诉我

    如果你见到那个少年,请立刻写信告诉我

    文图 / 左叔 我的人生里,有一段不太愉快的成长经历。直到最近十来年,我终有勇气开始面对它。 我的学生时代,有一位极要好的朋友死于一场交通事故,而我身在事故现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被那个画面控制着不能自持。眼看着一个白衣少年倒在殷红的血泊里,强烈撞击之后的自行车轮子还在那边自顾地转着,而一个鲜活的生命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已经走了。空气里有挥之不去的铁锈味、四下里有惊呼、失措 ...

    阅读全文

  • 每个生命都有它的时间线

    每个生命都有它的时间线

    文图 / 左叔 每一天都是某个人的世界末日。时间像潮水般涨啊涨,当它涨到你眼睛的水平,你就淹死了。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看完整部电影,最喜欢的是剧本和配乐。 剧本最精妙的部分,我认为是时间线的安排。撤退部队的一周,支援民船的一天,空中战机的一小时,这三个并不等量的时间纬度,最终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重叠在了一处。如同圆形机械表盘上的时针、分针、秒针最终指向了一处,这便是四 ...

    阅读全文

  •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文 / 孙衍 和赵波的再次相遇,是在南京上海路的柴米吧,这是一个充满了波希米亚风格的小店,小店客人不多,显得异常安静。店主人是赵波的闺蜜兼好友小川,小川同时在不远处经营着一家在南京颇有知名度的酒吧:答案。据说答案曾经名噪一时,聚集了相当多的无论是南京的还是外地慕名而来的文艺界人士,甚至不乏大咖。 此时的赵波去答案少了,但待在柴米的时间多了。她坐在我的对面,声音一如继往的清脆 ...

    阅读全文

  • 失忆年代:为了忘却的纪念

    失忆年代:为了忘却的纪念

    如果没有《我是歌手》这档节目,许多人对于梁翘柏这个名字是陌生的,与庙堂之高的音乐人不一样,梁翘柏的音乐姿态以及创作的风格显然要入世许多,愿意与不同的人、不同的团队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纵使这样还是没有办法像许多活在幕前的音乐人那样家喻户晓。每个人都有人生的低潮期,创作者同样如此,梁翘柏用了这样的概念,将这一些喻入留在身体里的一把手术刀,籍着这张纯音乐的专辑将自己当年的那些创作 ...

    阅读全文

  • 偷影子的人

    偷影子的人

    《偷影子的人》是法国作家马克·李维的一部小说,一部令整个法国为之动容的温情疗愈小说。故事讲述一个老是受班上同学欺负的瘦小男孩能够偷别人的影子,因而能看见他人的心事,他开始成为需要帮助者的心灵伙伴,为每个偷来的影子找到点亮生命的一点点光芒。 文章中我最喜爱的一句话:“你偷走了我的影子,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想着你。”最懵懂的爱情里,或许正确来说是暧昧的时候,那种朦朦胧胧的感 ...

    阅读全文

  • 来自我心:噢,巴黎

    来自我心:噢,巴黎

    这一期节目主题其实有点宏大,由头是中法建交四十周年,巴黎铁塔亮起了“中国红”。跟很多人一样,也许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去一趟巴黎,于是我们只能借助音乐的力量,坐地神游了。这一期节目当中重点推荐了旅法作家熊佩云刊发在2004年第2期《散文》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米哈博桥上的眼泪》,这篇散文很好地解读了两国文化上的差异,以及当我们随着经济腾飞所舍弃掉本该值得珍存的文化底蕴。很多 ...

    阅读全文

  • 潜水钟与蝴蝶:沉重的肉身

    潜水钟与蝴蝶:沉重的肉身

    这是一本很薄的书,译成中文只有四万两千字左右,比起洋洋洒洒的大部头作品来说,它显得十分的轻薄。但就是这四万两千字,记录了一个生命从1995年12月中风至1997年3月辞世间的一段艰难人生。所有的文字是书写者凭借左眼皮眨眼的力量,指导友人记录下来的,所以这四万两千字的厚度又超出了许多洋洋洒洒的文字。让-多米尼克·鲍比,曾经的ELLE杂志主编,被沉重如潜水钟的肉身困住灵魂,在最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