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们的人生多半就在低头与抬头之间

曙光在头上,不抬起头,便永远只能看见物质的闪光。
—— 鲁迅 《热风》

文 / 左叔

这话让我想起了读完《月亮和六便士》之后的感受,当所有人都在低头寻找掉落在地上的六便士时,总有一些人抬头仰望天际,被天上那一轮永远都无法捉摸的月亮深深地吸引着。

我知道这里提及的“月亮”和“六便士”,都已经不再是具象的物体了,而是指代着,我们生活在这个世间,诸多需要面对的两极化选择:比如谋生与梦想,再比如责任与志趣。一极是压抑着自己的本性,另一极是释放本来的天真。

我觉得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人都不是极左或者极右的,而是处在两极之间的某个中间值上。不过放眼在这个世间留下过名字的人,他们要不就是在两者之间平衡得特别好,要不就是在某个极端上大放异彩或者留下骂名。如此过于刺激和动荡的一生,想来对于你我这样的平凡人也是负荷不起的。

还有,如若不是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我们之中绝大部分人都是要承担某些义务和责任的,不可能为了追逐梦想而放弃眼前糊口的生计。当然,人也是有贪心的,想两头都占着,两头都做好。于是在精力有限的时候,内心的拉扯和矛盾便容易激化,我们会看到沉沦和出走两种完全不同的应对策略。

在应付如麻一般的讨生活诸多琐事里,很多人都想法设法地在内心里存留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这些领地,有些会外化成为一个人的“显性”标签。旁人能够从这些标签中读到他在谋生之外的志趣爱好,是一个极容易让人产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法的特征。还有一些则藏得比较深,很多可能都不曾与旁人分享过,这些隐秘的小角落,一般都是独独留给自己安放心之所往的。

我不觉偏向物质的追求就是不好的,我也不觉得独有精神追求就代表了一个人的高品格。有办法的人总能在这其中找到某种平衡,他们会把生活本身当作“实验场”,在寻找更多的“可能性”中度过原本或许枯燥乏味的一生。

低头寻找“六便士”的时候,他就努力地在金属银亮色的反光中,分辨哪些是来自“月亮”普照的淡淡冷光;抬头望月的时候,他也会心想,这要是块这么圆、这么大的饼该有多好,这样一口吞下去了,肚子就不会饿得咕噜咕噜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