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读书

悦读:在纸质书籍日渐淡出的年代,阅读的乐趣依旧无可取代

  • 书人小记:爱书之人的烟火日常与人间趣味

    书人小记:爱书之人的烟火日常与人间趣味

    文图 / 左叔 这一本读得极慢,一半是因为工作渐渐步入正轨之后,手头上的杂务越来越多,另一半是因为家中有些变故,很多时间和精力都消磨在日常起居生活的林林总总里,想要聚集心神也是特别难的。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无论是出版界的大咖,还是写作领域的名家,抑或是藏书领域的好手,在我的认知里总觉得这些爱书之人的日常与你我这般寻常人之间总是隔了一层。 细读之后,其实这些爱书之人的日常也 ...

    阅读全文

  • 一个城市的性别

    一个城市的性别

    文图 / 左叔 我一直觉得一个城市是有秉性的,如同人一样。 横平竖直、阔阔大大的格局里面出入的必然不是寻常的视野,可是只要背过主干道,那钱槐榆荫下平头整脸的胡同人家里依然是看天吃饭、宠辱不惊的底色生活;码头历史、江滩纳凉必然会催生市井气息,国骂挂嘴、偏执捉狭只是留给外人看的,九头鸟也好,大萝卜也罢,骨子里还是透着七分亲昵,三分自嘲的朴素智慧与人生豁达。 然而上海却是不一样的 ...

    阅读全文

  • 浊世清明多半缘自独处时的自省

    浊世清明多半缘自独处时的自省

    文图 / 左叔 想要了解一个人,其实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他如何自处。人前的爱憎好恶,也许并不作数,最为松驰的心理状态和真情流露,也许无法与他人共享。 人是社会动物,只要意识到在同一个环境场里还有另外一个差不多的社会生物在,便会本能地戴上所谓“文明面具”,会将自己想要展示的那一面呈现在他人的面前,压抑天性中的种种冲动与不羁,保持住最起码的礼貌与涵养。 当然,现实中也有率真做自己 ...

    阅读全文

  • 时光无味,始终值得牵念的唯有人情

    时光无味,始终值得牵念的唯有人情

    文图 / 左叔 读许忆的《旧时光的味道》,会有一种知根知底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一半来自年纪相仿,另一半来自成长背景相似。 世事历练,几乎所有人的内心里都会有一些不便明说的体悟,恰好借由许忆满是“人间烟火”味的文字点破了,很多事情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知其不易,又不是一个人孤独面对,于是内心中那些坚硬结痂的地方又松动柔软了一些。对于成长背景与他相似的我而言,在这本书的字里行间里, ...

    阅读全文

  • 父母去,人生不止归途……

    父母去,人生不止归途……

    文图 / 左叔 去年春夏之交,陪爱人回河北省亲。居家生活里最寻常的一餐饭,同样也是久未回家的小舅子在桌上冒出了一句话,老爷子,就这一年脑筋差了不少,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话在桌上讲完便完了,我们都不曾深思,总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岁月不曾饶恕过谁,当然也包括我的老岳父。 二月,我们留在江南过年,没有回去。小舅子回家过年了,带老岳父去例行体检,结果发现了不好的苗头。三月, ...

    阅读全文

  • 凉薄的世间,温暖的文字

    凉薄的世间,温暖的文字

    文 / 间间 & 图 / 左叔 左叔的这本随笔集是4月份上市的,私以为若是秋冬季节出版也许会比现在的反响更好,更加大卖(据说已再版了)吧。这么说是因为左叔笔下的故事在字里行间流淌着脉脉的温情,每一篇文字都散发着温度,犹如冒着淡淡热气的一杯暖饮,一隅在黑暗中绽放的橘黄色之光,一碗散发袅袅香气的老火靓汤,无疑更适合秋冬深夜,放下俗世羁绊,仔细品读,叫人暖心又暖胃。 不管处在哪种 ...

    阅读全文

  • 徐瑾 x 有时:写作者的阅读乐趣在哪里?

    徐瑾 x 有时:写作者的阅读乐趣在哪里?

    文图 / 左叔 读徐瑾的《有时》,一直觉得在文中提到她是八五后的阅读者时,我感觉到有点惊讶,她的文笔是老道的,这种老道是透过诸多芜杂的细节去深究其中的根源的“轻车熟路”,而不像我印象中八五后的阅读者纠结于浮于表面的细节的状态。 后来,我又细细想一想,现如今的八五后也都站在三十而立的关卡前,只是我没有与时俱进仍以旧时眼光在审视他人的成长,而很多时候我们的成长都有阶段性的相似点 ...

    阅读全文

  • 浮色 x 黄梵:幻境变迁之中不变的动因

    浮色 x 黄梵:幻境变迁之中不变的动因

    文图 / 左叔 在我有限的阅读经验里,黄梵先生的《浮色》算是一本体验特别的书。说实话,我本身并不太爱读科幻类题材的作品,我对天马行空的想像缺乏诚恳由衷的喜爱,反而对于潜入到生活内里,并且能够从容地从现实层面跳脱出来,拥有某种譬喻意味的作品保持着惯常的兴趣。 我与很多人一样,困在生活里便喜欢贴近生活的作品,能够在阅读之中关照到自我当下的作品,自然就会多一份亲昵感,而超现实的作 ...

    阅读全文

  • 时间之书 x 余世存:于匆促之中怀念旧时美好

    时间之书 x 余世存:于匆促之中怀念旧时美好

    文图 / 左叔 《时间之书》的宣传语如是写道,“著名学者余世存最新力作,首部全面解读二十四节气的国民读本”,“首部”、“全面”这两个词儿其实挺扎眼的,似乎要在一瞬间将它与此前由《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先生操刀《微读节气》拉开层次,但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底气不足的意思。 怀抱这样的心境进入阅读,自然会带着一丝“看把你的能的”挑剔眼光,总是期待着在书中能够的到一些我此前就在阅读过 ...

    阅读全文

  • 无论如何,记住那个最真的自己

    无论如何,记住那个最真的自己

    文 / 鹿满川 & 图 / 误解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有一次我在微信上跟左叔说,觉得他是个很细腻很会享受生活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写作的优势,不如考虑出书,分享出来。他当时很谦虚,说对自己之前写过的一些东西不是十分满意,打算慢慢积累。 他不急,但我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做。他有他自己的节奏。 等待了一年,这本《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上市了,收到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像 ...

    阅读全文

  • 钟立风 x 书旅人:坦然面对没有感受

    钟立风 x 书旅人:坦然面对没有感受

    文图 / 左叔 印象中不是第一次读钟立风的书,但检索过自己写过的随感,却没有为他的文字作品记述点什么,音乐作品的推荐倒是有的,其实也夹杂了一两句文字作品的琐碎印象。我猜想这其间必定有一些错失的地方,只是现如今任凭我如何回想,依旧无法找寻到线索。 进入到工作状态之后,读书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不少,每天在菜市场这样的人间烟火里穿行,坐在桌前的时间自然就会少了许多,能够闲下来翻两页的 ...

    阅读全文

  • 任时光流淌,我们都已换了模样

    任时光流淌,我们都已换了模样

    文 / 孙衍 & 图 / 苏晨 不知道是去年,还是前年,或者是哪一年,我去无锡开会,中途的时候突发奇想要去苏州的诚品书店看看。很感动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有这股说走就走的冲动,想起左叔就在苏州,便拨了左叔的电话。 电话那头,左叔的声音有着电台DJ的深沉和铿锵,但也少了些播音腔的拿腔拿调。他欣然应允,答应开车来无锡接我。 挂完电话我就后悔了,脑子里涌出另一个我对自己吼:该死的,放 ...

    阅读全文

  • 大地上的亲人:滚滚洪流之中的血肉之躯

    大地上的亲人:滚滚洪流之中的血肉之躯

    文图 / 左叔 读完黄灯的《大地上的亲人》,内心里涌起预期中五味杂陈的感受,这些感受一半来自于自己的成长阅历,另一部分来自于阅读其他作品积累下来的情绪。让我更加深切地感知到农村问题是一个机制体制为根的庞大复杂的系统问题,历史滚滚洪流是另外一套话语体系,而那些鲜活的有血有肉的人在大地上奔走流离的命运才是时代演进面目模糊的主角。 同样都是聚焦在社会转型期农民群体的作品,但相较于 ...

    阅读全文

  •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一刻呼应了我的需求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一刻呼应了我的需求

    文图 / 左叔 在我的人生中,常有这样的尴尬时刻。可能是我外在表现得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所以会有人问我,这本书你读过吗?或者你了解某位作者吗?一般情况下,我几乎都答不上来。 我得承认是我一个阅读面向特别狭窄且放弃了很多经典作品阅读的人,也许可以称得上个“阅读爱好者”但未必是一个“阅读全知”。我阅读的兴趣点并不是发散状的,很多时候是由于外界的机缘串联起来的,我的确在读一般市面 ...

    阅读全文

  • 人类简史:幸福不是强求的欢颜

    人类简史:幸福不是强求的欢颜

    文图 / 左叔 在被人安利以色利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之后,自己的认知领域被打开了一缺口,既而又萌发出新的兴趣,想读一读自己熟知领域之外的作品。看看除了纯文学的写作线索和框架之外,历史学、人类文化学、经济学或者工科学术背景的写作者在说理、表述或者写作方面的逻辑线,于是自己找来他的另一部作品《人类简史》。 这本书封面上还有一个副标题叫《从动物到上帝》,在读这本书之前 ...

    阅读全文

  • 小说课:写作也许是项不能教授的技能

    小说课:写作也许是项不能教授的技能

    文图 / 左叔 在分享读书感受之前,我得先表扬一记我所在城市公共图书的服务。如果在馆藏系统里无法找到自己想读的书,特别是一些专业领域的新书,可以尝试通过微信公众号下订单的形式点单。在那个平台上,只需要留下借阅卡号、快递信息即可,不需一周新书即能到府。台湾知名作家许荣哲先生的《小说课》系列作品,我就是如此到手的。如此便捷,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读书呢? 虽然我大学里读中文,毕业后 ...

    阅读全文

  •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也许我爱过你,但我还是要离开巴黎

    文 / 孙衍 和赵波的再次相遇,是在南京上海路的柴米吧,这是一个充满了波希米亚风格的小店,小店客人不多,显得异常安静。店主人是赵波的闺蜜兼好友小川,小川同时在不远处经营着一家在南京颇有知名度的酒吧:答案。据说答案曾经名噪一时,聚集了相当多的无论是南京的还是外地慕名而来的文艺界人士,甚至不乏大咖。 此时的赵波去答案少了,但待在柴米的时间多了。她坐在我的对面,声音一如继往的清脆 ...

    阅读全文

  • 像候鸟一样飞:拍动灵魂双翼抵御现实沉重

    像候鸟一样飞:拍动灵魂双翼抵御现实沉重

    文图 / 左叔 看国家地理频道的时候,曾经介绍过一种海鸟,生活在烟波浩渺的大洋深处的岛屿周边,从学会飞行起,除了生育繁衍之外,余生都在四海漂泊和羽翼振动中度过,就像电像《阿飞正传》里提到那只“无脚鸟”一样。张国荣的那句台词特别经典,“我听人讲过,这个世界有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看过电影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