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小说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小说”相关联的文章
  • 当事人袁谷芬

    当事人袁谷芬

    文图 / 左叔 第一次接触当事人袁谷芬,是在电话里。 负责经检的老俞让我通知她丈夫叶永强来配合调查。电话接通后,她在电话里嗫嗫嚅嚅地说,不认识路。 这个理由太牵强,一个在批发市场里做米店生意的人家,送货满城跑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路,况且我们算是在闹市区的显眼位置。 这一两年,想要推托不配合调查的当事人实在是见多了,但她不愿意再多编几个理由的说辞也实在低级。她的说辞自然惹得我不 ...

    阅读全文

  • 浮生若梦,你是那个唤醒我的人

    浮生若梦,你是那个唤醒我的人

    文 / 左叔 原先,我只以为长期困扰我的健康的只是脂肪肝,不曾想“先心病”是我一直以来的隐疾。医学昌明的今时今日,我的胸中却仍然藏着根随时可能爆掉的主动脉。而它在我半个多世纪的各项健康检查中,安然地潜伏在那里,时刻准备着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一口吞掉毫无防备的我。 将诊断书捏在指间时,我感受到生命的那点份量,如这页纸一般轻薄脆弱,上面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迹,却没有一个字是关于此 ...

    阅读全文

  • 人近中年小确丧

    人近中年小确丧

    文 / 左叔 先是生了一场带状疱疹,疼得夜不能眠。 看诊的医生问他,小时候有没有出过水痘?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于是打电话回家问母亲,母亲在电话那头迟疑了半晌,才嚅嚅地答复他,好像是出过的,跟“妹妹”出的疹子差不多。末了,又补了一句,谁小时候没个头疼脑热的,好几十年前的事情,那会儿还是乡下卫生院呢,我哪会记得哪么清楚啊! 母亲口中的“妹妹”,其实也不是别人,是他的第二个孩子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下)

    连载:消失的六年(下)

    文 / 苏小旗 图 / 左叔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7 父母弟弟都住在了她出钱建造的新房里,对于她的归来,与她当年消失一样,引起了村民们的猜测。钱,只是因为钱,一个离家六年的女孩,究竟做了什么,才会有这么多的钱。人们猜测,没有结论。但是往往,人们猜测的原因,就已经是结果。 我只是去南京帮亲戚卖衣服了。对任何人,林楚永远是这一句话。 林楚依然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文 / 苏小旗 & 图 / 蓝小锐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4 林楚告诉盖立贤自己怀孕了,他却只是紧紧抱住她,什么都没说。 经过上一次的东窗事发,盖立贤更加不能承诺什么了。 林楚心凉了。她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宝贝,你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但我会让你在我肚子里多活一些时间。打定主意后,她找到晶晶,把盖立贤老婆的电话号码给了她。 一天下午,盖立贤来了,林楚发了信息给晶晶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文 / 苏小旗 & 图 / 胡孜楠 1 周末从林楚的娘家回来后,丁骁就发飙了。 丁骁甚至连拖鞋都没换,把车钥匙狠狠摔在茶几上,恨恨地问林楚:“刚才你舅妈又提到你娘家重新盖房时你出了一大笔钱,你到底哪来的那么多钱?”林楚轻轻把包放在茶几上,说:“我舅妈那是夸张了,我只给了一万,都是用我自己的工资存的。”话说出来后,林楚自己都觉得是那么牵强。 丁骁紧盯着林楚的眼睛,说:“我再问 ...

    阅读全文

  • 爱自己的开端

    爱自己的开端

    文 / 苏小旗 & 图 / YingHao 为了使我不去过多顾虑别人,让我真正做到自己爱自己,我的心理咨询师老李让我闭上双眼,他要讲个故事给我听。 有一间小木屋,他说,窗外是厚厚的白雪,很冷。木屋里有一张床,一个人躺在上面,盖着厚厚的被子。这被子已经非常破旧了,漏洞百出,但整间屋子里只有这条被子里有一点点温度,来自那个人身上的温度。这个人没有勇气起床,因为孤独,也因为实在太 ...

    阅读全文

  •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文 / 苏小旗 1 马桂兰年纪越大越不喜欢自己的姓。凡是提及“马”的词语,有几个是好的?作牛作马,牛头马面,吹牛拍马,马浡牛溲,想到这些,马桂兰就会感到莫大的忧伤。 姓了马,那就是一辈子都被人“服牛乘马”,马桂兰说,就算别人说了你啥,你也得“呼牛作马”。 那你得赖我姥爷,马桂兰已经四十五岁的女儿小坤儿盘腿坐在马桂兰床上,嘴里嚼着干豆腐卷辣酱和大葱说,要不你就赖我太姥爷去,反 ...

    阅读全文

  • 赵小青醒世录

    赵小青醒世录

    文 / 孙衍 赵小青是谁?赵小青首先是个女生,一个北漂女生,一个北漂的写剧本的女生,一个北漂自觉并不漂亮的写剧本的女生。这样的女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敏感、自我、一针见血。但赵小青和所有的北漂女生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我这么忙,少跟我虚情假意。 所以,赵小青对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苏洋说:“认真谈谈。我知道你是一个特别传统的人,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发生关系,你是想留到结婚 ...

    阅读全文

  • 有些美好在于非黑即白的逻辑行不通

    有些美好在于非黑即白的逻辑行不通

    文图 / 左叔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写作是不可以教的事情。这种不可教,并不是遣词造句等技术层面的不可教,很多时候是立意视角方面的不可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经验,都有自己的长处和局限,而写作的独特性便是依附这些特质而存在的,纵使在初涉写作的时候,我们都曾经走过模仿之路,但终究也只是形似罢了。踏出第一步之后,每个人还是会很快找到自己最自在的表达方式。 如果持这样的观点,那么学院 ...

    阅读全文

  • 时代洪流中最坚韧的仍旧是儿女情长

    时代洪流中最坚韧的仍旧是儿女情长

    文图 / 左叔 在近六个小时车程的长途旅行中,读完了《朱雀》余下近三分之二,起伏的情节隔绝了长假里的拥挤嘈杂,让我体会到挣扎于时代洪流中的旷世悲凉。而在此前,我花了近一周的时间,才读完这部长篇小说的开头部分,带着一层隔膜的归根之旅,借着外黄内白“香蕉人”的视角来重新审视南京人文风物,可是这样的回溯于我而言并没有带入感,我一度怀疑这大概是因为我与南京这座城的缘份总归是浅薄了一 ...

    阅读全文

  •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文图 / 左叔 去一间主打江海河三鲜,已经改走平民路线餐厅用餐,人太多,只能坐在大堂的卡座里。卡座边上,是闹闹嚷嚷的几桌圆桌客人,吆五喝六地满满的人间烟火。点单经理上前招呼说,没有纸质菜单,统一到点菜间下单。我心想,这可是个节约成本,推进环保的好事儿。 从墙上贴满各式菜品图片,四周摆满水产箱的点菜间回来,久久不见上菜。与同桌的人话题聊干了,手机滑完了,于是只能各自掏出书来看 ...

    阅读全文

  •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文图 / 左叔 01. 一出梅,大太阳就火辣辣地烤着。星期三下午,陆湫影戴了顶度假风的阔檐帽,挎了只创意市集淘来的帆布袋,去图书馆还书。大概是放暑假了,图书馆的人较平时多出不少,很多公共的座位都让学生们给占了。 她在三楼文学部的自助机上还了书,就去新书架前转了转,那边依旧被满坑满谷的鸡汤书占着,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读书账号有没有新的推荐。博主下午刚发了一条 ...

    阅读全文

  • 我的前半生:自由

    我的前半生:自由

    文 / 大白兔 我把我妈送精神病院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行动证明我是正常的。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在帮助我妈,只有她自己,蹦跳着,叫嚣着,说要告我,说我没有良心、剥夺一个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的自由。 其实我内心是有点害怕的,从派出所到医院,我和我妈一样紧张。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地从后座伸手拽我头发,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推开我爸跳车逃跑,我想到我的孩子,万一她哪天出来了,会不会 ...

    阅读全文

  •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文图 | 左叔 D3088汉口至上海虹桥,上午十点二十分汉口站始发的车次。周二一早,郁文芳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私家车,从汉阳出发横穿六条地铁同时在建的“武汉大工地”,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状态地赶上了车。过早时胡乱划拉两口的热干面,横竖撑在胃里,如同黄梅将至的天空不断翻涌。 她前一夜就试着用手机订票,可到了付款环节就卡壳,过了晚上十一点,订票系统就彻底登陆不上了,她颓然地对着已经整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连载】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文 | 左叔 图 | 苏晨 接上篇 【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垄断行业的窗口单位大抵都是如此,里面的人多半与她相似,都是头头脑脑打招呼硬塞进来的,这样的岗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实在太适合做顺手的人情了。与她原来所在单位男性比例偏高的环境不同,她所在的收费点清一色的三姑六婆,又较偏远,清闲下来便易生是非。作为一个老集体的新成员,多少接受一些上下打量的眼光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连载】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文 | 左叔 图 | 苏晨 她从药物作用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只有姚姨在。应该是黄昏了,太阳从病室朝西的阳台窗户里投进来一道光,刚好落在她插着流质针的手上。她看得见这道光线,隐隐地像是一扇门被打开了一道缝,可以窥见一些什么,但又不会看全。意识让她从一具尚有鼻息的躯壳里,慢慢地恢复成一个残存生命的人,只是这麻木的四肢仍然没有办法感知到深秋日暮时分,由那道光带进来的些许温暖。 ...

    阅读全文

  • 长春路:梧叶纷飞又一秋

    长春路:梧叶纷飞又一秋

    有那么几年,她并不经常路过长春路,虽然公司的门店就在附近,但她出门去办什么事情或者偶尔去现场盯客户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绕过那一段路,但每每经过与长春路相交的那几个路口时,她还是会想起他来,想起来他开的长春路上那间药店的“断句玩笑”,她的嘴角仍然会浮现起一丝娇嗔的表情。虽然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一直在她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那样的一个男人,带着一点不羁的味道。 大学毕业后,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