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和碧梨姐聊了会天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碧梨姐问我,“你说说,这大学里谈的恋爱能靠谱吗?”

我说,“孩子大了,离着又远,难道你能管得住?眼皮子底下,你都没有办法,你这手能伸到那么长吗?”

她困惑表情愈加凝重起来,看了看刚刚和我一起去做的指甲,又问道,“那要怎么办嘛?”

我笑着回道,“读大学前,严防死守怕早恋是你们,马上出社会了催婚逼嫁的也是你们,你们这帮家长啊,就是典型的双标。你看看,现在读大学不把恋爱的学分给修了,你准备让她到社会上还被人当傻白甜骗啊。”

碧梨姐开始忍不住抠新做的指甲,“你说的是啊,可是这要怎么办呢?小姑娘嘛,总归是要吃亏的。”

“凉拌!”我接过话头,“你们这帮家长就是操心的命。孩子嘛,饭得自己吃,路得自己走,跟头也得自己摔。不摔,哪会长记性呢。再说了,大学谈恋爱,也不一定会摔跟头啊。跟社会人士比起来,大学都是单纯的小白兔好伐啦。”

“那么你说,这大学里谈恋爱成功率能有多大啊?“碧梨姐仍旧不死心的样子。

“这个,我哪里知道喽……”心里觉得好笑,但嘴上又不好说什么,我佯作深沉地说,“异地嘛……总归难一些的,将来就业啊什么的就容易有分歧,我读书那时候‘毕业即分手’还是比较普遍的……”

“要死了!”碧梨心一急,就容易涨红脸,先是耳根红,尔后蔓延到脸上,加上皮肤白,虽然已经五十开外的年纪,瞬间变成粉扑扑的少女状。她大概也怕我看穿她的窘境,连忙解释道,“其实嘛,也没谈,就是追她的有几个男孩子。你跟她说,你要好好选选,别冲动。”

我心里想,骗鬼咧,我还不知道她就是那种事到临头了才愁的人,但是宽慰的话还是要说的,“也有成功的啊,万一她有本事把小伙子给你拐回来,亲家又离得远,婆婆妈妈的烦心事没有,你等于白捡一个儿子,不要太开心哦。”

大概是这话还是起作用了,能够明显地感受到碧梨姐紧绷的状态稍微松动了一些,她突然靠近我说,“你知道嘛,真得像你讲的一样,有些事情还真得让孩子自己去看去想。你说说,我以前劝她考编制,不听的,一提就跟我搅毛,觉得我们这种工作没什么意思。最近,这不疫情比较厉害嘛,她说她学姐找不到工作,正在思考是要考研还是考公务员。她前两天跟我说,还是有个编制保险点。这孩子……”

“要是真走这一步,那还更要早点考虑考虑谈恋爱这事情。”我呷了一口桌上的咖啡,店里从上海过来的新师傅,手法好淬得时间拿捏恰好处,“体制内的姑娘,看起来嘛好像都不愁嫁,工作稳定家境再好一些的,实际上挑选余地很窄的,你想想我们身边这些剩下的是不是都这类小姑娘。”

碧梨姐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说,“对哦,你说的对的呢,你看看我们单位剩下的那几个,好像条件啊什么的样样都好的呢,就是岁月嘛不饶人了……”

-

-

“我们这儿本来就是男少女多,离着上海又近,稍微优秀点的小伙子都出去闯荡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在单位里能碰到的这些。”我掰着指头数给碧梨姐听,“最近几年考进来的几乎都是小姑娘,行测申论这种还是女孩子厉害的,这样的‘供求关系’嘛,体制内的小伙子挑了花眼,要求不要特高。体制内的小姑娘让找一般企业里的,也不高兴的,哪里肯下嫁喽,起码要是管理层吧,可是年纪相当的小伙子到不了管理层的,到管理层的基本上都有家室了。小姑娘嘛,读完大学就二十二三了,如果再念个研究生出来工作,就二十五六了,自己挑挑捡捡到二十七八,被别人挑挑捡捡就三十出头了。”

“好像是的哦。”碧梨姐喃喃地应和着。

“一急就乱,最后胡乱挥一把,捞到一个是一个。”我故意把结果说得严重了些,“还有啊,还有你们本地那种‘两头住’啊、‘并家子’啊,为了孩子跟谁姓在那边逼逼叨叨,基本上又把外地要强点的男孩子给拒了,你说说剩下的还能有谁呢?”

“我家不要的,”碧梨姐一脸忿忿地说,“我管他孩子姓ABCDEFG呢,关我什么事呢。我不操那个心的,见多了找个不像样的外地女婿日子过不好的。”她顿了顿,喝了一口洛神茶,想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可是小姑娘谈恋爱,哪里是奔着过日子去的啊,尽顾着看脸了。”

“好像你不看脸似的……” 我噗地一声笑出来了, “她们这个年纪嘛,总归要看脸的。她们哪里知道日日面对几十年, 再好看的,迟早也要起腻兴的; 她们哪里知道脸会皱、头会秃, 有趣的灵魂就耐磨多了;她们哪里知道婚姻生活的里子,色衰爱驰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操心,柴米油盐才是近在眼前要日日操心的事情。”

“完了,被你劝一顿,绕进去了。”碧梨姐故作一脸费解,抓着我的一只手问我,“你说嘛,我现在要怎么办呢?”

“少来,扮猪吃老虎,数你最在行了。”我也佯作生气地样子,甩开她的手。

一嘟嘴,碧梨姐又显出与她年纪不相称的少女神态,“我哪里有嘛。”

“你啊,心里有谱的。”我将杯中咖啡的残脚一饮而尽,“你看你,心里再急,孩子面前还是强装镇定的。你知道,年轻人谈恋爱三观不合这种事情, 只要你反对了,他们就要拼死拼活在一起,你若无其事,问题总归要暴露出来,谈不下去了还是要散场的。对吧,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和你当年一样……”

-

本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应是抄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