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三月桃花开

    三月桃花开

    天空中欢唱的鸟鸣 唤醒了寒冬沉睡的老树 粉嫩欲滴的露珠 含苞待放的花蕾 挂满枝桠 深浅浓淡一树摇曵 红粉鹅黄满眼春色 那满满的 分明是对三月的希望 打包起残冬的心情 把慵懒交给东去的江水 把倦怠藏进绽放的花蕊 迎着和煦的春光 出发 蜂绕蝶舞 春燕高飞 用辛勤的汗水 记下一点一滴的喜悦 收藏每分每秒的美好 忘记伤痛 没有苦悲 用情守护三月 终究会花开四季

    阅读全文

  •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文 | 小日 图 | 米饭 桃花岛上没有桃花 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有天你路过桃花岛,有天你遇见她 告诉她,我爱她 全世界的海鸥都在哭泣 全世界的云朵都在忧伤 在她身后,我的时光一点点被放慢、拖长 伴随一次又一次的潮起潮落 我的心像碎了一样 (一) 海的那边有一个岛,叫桃花岛。没有人去过桃花岛,所以没有人知道桃花岛没有桃花,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是那种活在很多时间拐 ...

    阅读全文

  • 我们的爱情,只差一盘鱼香肉丝的距离

    我们的爱情,只差一盘鱼香肉丝的距离

    舒悦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和张乃进在哈工大对面的网吧里打魔兽。 张乃进像吃了兴奋剂似的一直在嚷嚷:“山丘之王超神啊,那个锤子太恶心了,又被打晕了。我日啊,锤子哦!” 我说:“张乃进,你能不能消停会儿,我接电话呢。” 张乃进理都没理我,仍旧扯着嗓子大喊大叫:“靠,抽魔,抽魔啊,傻逼!你居然会让山丘之王放出锤子!你个锤子!” 看着张乃进丧心病狂的样子,我只好溜到外面接电话。 这时候 ...

    阅读全文

  • 不如我给你讲一个我的八卦吧

    不如我给你讲一个我的八卦吧

    他是我的一个采访对象,若干年前兼职做广播时认识的。 那是一档用以填补正职DJ们周末休假空档的节目,双休日下午双主持两小时的直播,点歌送祝福、读点鸡汤文、闲扯些八卦等等,内容芜杂且无人管束。我的搭档不喜欢两个人空讲两小时,常常满世界地抓人来当嘉宾,絮絮叨叨地聊聊生活、兴趣、创业之类的杂事。他就是其中之一。 那档节目他讲了些什么,我已经全然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穿了件公务人员常见的 ...

    阅读全文

  • 每当生活陷入绝境,你就喊一声茄子

    每当生活陷入绝境,你就喊一声茄子

    第一次吃茄子的时候,我已经二十多岁了。 这二十多年就像一个巨大的马里亚纳海沟,可以吸进很多东西,但就是没吸进茄子。我像个绕着茄子走的路人,怕一不小心就会坠入茄子的深渊,万劫不复。 当时,我的同事张乃进排在我后面,一脸的鬼鬼祟祟。 食堂里熙熙攘攘的,像喧闹的集市。张乃进紧挨在我后面,像粘附在我身上的膏药。 我说:“张乃进,你能不能不要上面用筷子戳我的背,下面用牙签戳我屁股。” ...

    阅读全文

  • 老少女

    老少女

    每年我都会挑一两个长假,在父母家呆着,哪里也不去。 春天看花开,泡桐树上大朵大朵的紫色花瓣会随着微风轻轻飘下来,落到肩上,像老巷子里说吴语的姑娘出来打了一声招呼,轻轻柔柔的;秋天看柿子树上的叶子落光了,光秃秃的树竿上挂着一只只灯笼般熟透的柿子,人一经过,便似会掉下来砸到头上。 我就是在一个秋天的早晨看到老少女的,老少女用一只网袋盘着乌黑油亮的头发,嘴上抹着淡淡的口红。上身穿 ...

    阅读全文

  • 慢慢消失的“垈”

    慢慢消失的“垈”

    前些日子和朋友小聚,席间宾主之间一一相互介绍,居然有一人和我是同镇同村只是不同“垈”,顿生亲切之感,两人不自然就坐到了一起,“垈上人走一个,垈上人喝一口……”,桌上杯来盏去不甚欢喜。 生在长江北岸,一道天堑自然之隔,我们就被归在了苏北人的行列。在老家,除了行政区划分割的大条件,“垈”是又一个体现人际关系亲疏远近的衡量,就算是同村,也会有东垈、西垈、南垈和北垈之分。 没有深究 ...

    阅读全文

  • 一说起情怀,便想起当年灼烫的天台

    一说起情怀,便想起当年灼烫的天台

    文 | 左叔 图 | 赵君 你关于情怀的第一次思考是在天台上。那个时候你还在念中学,活得跟一张白纸一样。波澜不惊的读书考试,除了偶有不切实际的空想,在应试教育的这个战场上,你活得更像是流水线上等待被打磨的粗坯。然而,你的人生从一次偷窥起发生了变化。 那一日,你和死党一起猫在天台的女儿墙后面,看着校门口闹闹嚷嚷数日不散的人群。校方与那个曾经被你当作人生范本的男子在交涉一些事情 ...

    阅读全文

  • 旧山河中的新岁月

    旧山河中的新岁月

    小时候馋,每到冬天的夜晚看到远处路边有火光,都会异常兴奋:是崩爆米花的吧?但实际上每次都不是,走近了都会发现,是有人蹲在路边烧纸。 东北为逝者烧纸钱的时间是比较固定的:清明节,农历七月十五,还有就是春节前。而烧纸钱的地点,往往是在十字路口。 每年这三个时间点,我妈都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拿着几包纸钱,寻两根木棍,去到离家最近的十的字路口。这时街上行人寥寥,路灯光悠长孤独,尤其是春 ...

    阅读全文

  • 将双手放空,你将得到一片晴朗

    将双手放空,你将得到一片晴朗

    它最难,也最令你成长 阿楠说,糖小姐的性格真好啊,真应该让我女儿多跟她玩玩。我说这句话我听过很多次,很多妈妈跟我说过。 珈佳说,可能我对女儿管束太严格了,即使她像糖小姐这么大时也没有这么欢乐开朗。 不远处,女儿正跟大她四岁的姐姐开心地玩着。而几天前,她与小她四岁的妹妹也玩得来。 大概是我很少管束她的缘故,我说,我从来没把她当过孩子看待,我们同事都说我跟女儿说话从来都是很平等 ...

    阅读全文

  •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今年,上海连续下了几场很大的雪,很多人都拥上街头狂欢。曼桢隔着正大广场的玻璃门看着这些喧闹的人群,不禁失笑。脑海里却浮现出西安的雪,西安这时候也该下雪了吧,纷纷扬扬的,落满了整个街道,整个城墙,整个护城河。你可以聆听千年古树落雪的声音,可以感受千年古塔积雪的重量,想象皑皑白雪下那些久远的朝代,肌肤胜雪的华妃宫女。 那才叫雪啊。 曼桢心里想着,却不料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

    阅读全文

  • 今晚,我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今晚,我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文 | 孙衍 图 | 米饭 最近一期的《金星秀》上,金星说和孟非在一次饭局上吃饭,本来聊得挺拘谨的,后来说到大家最讨厌的主持人时,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同一个名字。因为都是同行的原因,也可能是顾及各自的面子,金星并没有把这个主持人的特征说出来,所以网络上众说纷纭,有说是乐嘉的,有说是周立波的,也有说是湖南卫视某著名主持人的。其实他们都只是胡乱猜测而已。 依稀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晚 ...

    阅读全文

  •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直男癌的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直男癌的

    1、你一定会记得,当你走在路上,经常有个男人在你前面一米处就开始点烟,然后扬起烟灰。你在后面恨得牙痒痒,他依然潇洒地再吸一口,又扬了扬烟灰。你只能嗖地从他身边窜过去,跑到了他的前面。这个男人就是直男癌晚期患者。 2、我有个同事,是做业务的。我们说起香港时,我说香港人抽烟都是找一块公园的小绿地或者在两幢高楼的夹缝里抽。然后,他说这不见得,我就看见香港人往地上扔烟头的,说明人家 ...

    阅读全文

  •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额头已把光阴记,万语千言不忍谈 我带女儿在绥中车站下车后,女儿问我,妈妈,大姨呢? 大姨说四点半会准时出现在出站口,我说,但我张望好一会儿也没看到老大。待我们走出出站口,看她正在上台阶。你真准时,我说,老大笑,是呢,刚停好车。杨美元呢?我问,她在家带小弟弟呢,她边搂着我女儿边说。 一路上她车开得很慢,这是你姐夫的车,我不大会开。估计你自己的车也开不明白,我说。去一边儿去!老 ...

    阅读全文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大舅已经第三次打电话给我妈,索要我的微信号码了。 那天他在南京拍了无数张照片,几乎每走到十米开外就要拍照,他生怕错过每一个可以摄录下来的景色,犹如生怕错过每一个和家乡重逢的片刻。 我终究没拗过他的坚持,加了他,收到了一张张并不清晰的照片,有的人扭曲了,有的景色是模糊的,有的整张照片就是一圈一圈的光晕。 我跟他道谢,并承诺会带回家给我妈看。 在这些照片中,仅有一张是清晰的,那 ...

    阅读全文

  •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看一段人世风光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看一段人世风光

    有一段时间,在豆瓣一个小组里混,先是发了一段自己的感想,或许是共鸣者众,便有许多人发来豆邮,倾诉内心的烦忧。 大多是与感情有关的,我惊讶于人海茫茫,竟有这么多人在为情所困。 那些日子,我像个过来人般,与他们交心,分担着他们的悲喜,也用自己的切身体验去化解他们内心的忧虑。 可是,爱情真的有解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只不过适时地做一回垃圾桶,任她们发泄一下罢了。而她们自然也懂得 ...

    阅读全文

  • 你的不自信,终究还是因为不够努力

    你的不自信,终究还是因为不够努力

    少年时写东西极短,一两句便成一篇,颇有一点当下“微时代”信息流的风格。到不是自己走在时代的尖端,只是那个时候没有多少人生历练,想写长也困难。那个时候,文字表述的技术层面,现在看来也不够好,特别是情节驱动类的文字,把握不好表达的节奏,甚至讲不好一个起承转合、抓住人心的故事。 那个时候写东西,特别重视自己情绪的表达,常在一些细枝末节上翻来覆去地说,现在回头去看当年的文字,总觉得 ...

    阅读全文

  • 那一年,南京下了一场大雪

    那一年,南京下了一场大雪

    那一年,南京下了一场大雪,还没到九点,公交车就都停了。寒假打工服装店店长,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全体提前下班。大家都没有欢呼,只是静默地忙着手上的活计。因为雪天顾客少,一整天站下来,除了底薪,提成的收入大概还不够三餐的费用。 其实下午五点过后,街上就已经行人寥寥了,提前打烊大概也是节约成本之举。大家伙七手八脚收拾完,时间也快十点了。我俩从新街口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鼓楼方向走。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