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擦声而过-短暂-2011年淡夏版文案

    擦声而过-短暂-2011年淡夏版文案

    在某期刊上读到一段话:最令你吃惊的事实是人生只有900个月。事实上,你可以画一个30×30的表格,一张A4纸就够了。每过一个月,就在一个格子里打钩。你全部的人生就在这张纸上。这样的解读常常会令人深醒,启发一些关于人生的思考以及自己活着的意义。每个生命的长度永远都是有限的,但每个生命的厚度却又都是无限的,当一个生命开始敬畏死亡,它完成了自己的开化、结束了混沌,当一个生命在有限 ...

    阅读全文

  • 擦声而过-遗忘-2011年淡夏版文案

    擦声而过-遗忘-2011年淡夏版文案

    你我都很自欺,在我们的人生历练当中,有一些事情,我们会一直收存着,而另一些,你我却想尽一切的办法,想将它们舍弃。可是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徒劳的,那些愉悦的部分总是留存不久,便被岁月和苍老模糊了细节,而那些令你我不安的却一直深埋在心中,在某一个触发点的,又回来再一次倾袭。有时候遗忘一些什么,远比记住一些什么更难,因为在你我的内心里早已经给一些事情做了一些分类,那些值得,哪些不屑, ...

    阅读全文

  • 擦声而过:遗憾-2011年淡夏版文案

    擦声而过:遗憾-2011年淡夏版文案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当美好的事物或者关于美好事物的憧憬破灭的时候,人就难免就心存遗憾。从你我懂得珍惜的那一秒开始,其实这样的情绪就一直伴随在左右,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揪心的人生体验。它既有回天无力的苍白与空洞,又有不得不放手的痛楚与不舍。人生不容许太多的假设,否则你我必定会期待有一次重来的机会,面对太多的拥有与失去时,或许还有一丝的侥幸,可时光终究是一把无情的刀, ...

    阅读全文

  • 城市天空的文化底色

    城市天空的文化底色

    跟很多有广播情结的人一样,最初的最初,还是缘起于 “答的的答,答的的答,小喇叭开始广播啦……”。水乡小城,夏日晚风,蝉声渐止,晚饭花枝蔓繁复,空气里有花露水和痱子粉混合的味道。嘴唇单薄不爱说话的男孩,竹椅、青砖庭院、塑料凉鞋、扑扑直跳的好奇心。不停地搬家的童年,很多朋友来不及熟悉就要分开,唯有红灯牌收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才能找到熟悉的质感。

    阅读全文

  • 擦声而过:从容-2011年淡夏版文案

    擦声而过:从容-2011年淡夏版文案

    无论是穿着prada的时尚女魔头,还是活在升职记里面的杜拉拉,也许在年少的时候,你都曾经羡慕过这些曾经有过历练的人。她们有自己的事业、目标以及人生规划,干练精巧、处事得体,面对林林总总的阻碍都显得游刃有余,仿佛完全可以掌控自己的工作生活。等到你在职场摸爬滚打这些许年下来,却发现现实与想像总归还有那么一段距离。的确有一些事情可以从容应对,但也有一些事情你会庆幸从来未曾从容过, ...

    阅读全文

  • 爵士青春:聆听最贴合这个城市的节奏

    爵士青春:聆听最贴合这个城市的节奏

    作为上海地区唯一一档爵士音乐类专题节目,《爵士青春》目前正在转变型态,将由音乐推介型态的节目转为音乐陪伴类型的节目型态,即将落户在阳光959平台上播出。这一次的文案方向是“爵士青春·聆听最贴合这个城市的节奏”。希望能够通过文案发掘出爵士乐与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我的印象当中,上海随时随地地都保持着一种特有的优雅感,无论人或者城市,都能在有限的局促空间里尽可能呈现 ...

    阅读全文

  • 水晶鞋

    水晶鞋

    有人曾经问过我,人世间何物最值得憎恨? 我的答案是:无酒的宴会、无欢的恋爱以及无趣的童话。 若要在这三项当中硬挑出一个“最”字,我想无趣的童话因为涂毒后人,理应被列为其首。 但是人世间最悲剧的事情是,我就是一个无趣童话的主角。

    阅读全文

  • 阳光959-2011年频道形象文案-“我是谁”系列

    阳光959-2011年频道形象文案-“我是谁”系列

    缀言:这是我第二次参与阳光959的频道整体形象的包装,作为一个转型为陪伴型电台的地方电台,在这一次的频道形象包装文案当中,借鉴了“方正IT·正在你身边”的系列电视广告的文案创意,强调了电台的陪伴以及隐形朋友的感觉。这一次的包装文案选取了六个不同的主题进行了阐述,因为时间仓促这里只是初稿,还没有特别修饰至饱满的状态。希望后制团队会根据不同的主题选择不同的质感的声音对其进行进一 ...

    阅读全文

  • 爱车时间:2010秋季版文案

    爱车时间:2010秋季版文案

    缀言:《爱车时间》是阳光959周一至周六早上8点至9点的带状晨间节目,夏季版的文案是我写的,24段文字,工作量不是很大,分两批给完。这一次要写的是秋季版的文案,突然感觉到压力不小。虽然这档节目的时间还OK,不是太复杂的,但是这档节目做得不是服务型态的节目,而是音乐陪伴类的节目。所以在文案的撰写上是以“务虚”为主,常出现的词汇就是动力啊、舒适啊,这一类不着边的词汇,不知道写完 ...

    阅读全文

  • 擦声而过|2010秋冬季版文案

    擦声而过|2010秋冬季版文案

    缀言:作为文字包装方面的统筹规划者,我参与到阳光959的工作其实已经有些时日了,在做完《回味唱片》、《爱车时间》以及全台文字包装方面的工作之后,被约参与做《擦声而过》的文字包装。因为原来的节目主持没有办法保证足够的时间制作2个小时的“LIVE”的节目,于是这档节目改成“罐头节目”。说实话,两个小时的直播型态的节目的确需要蛮多的工作量,如果是陪伴类型音乐节目还要,如果是话语量 ...

    阅读全文

  • 桃花劫

    桃花劫

    恋爱长跑的结果通常不是修成正果,便是劳燕分飞。 这是承欢最近一段经常挂在在嘴上的一句话。 不知从几时起,自己的节目里面接到的求助都是这一类的问题。 承欢只是把问题可能导致的两极摆出来讲,但语气明显地偏向“劳燕分飞”的方向,这一点倒是自己始料未及的。

    阅读全文

  • 个人原创小说集:留一把钥匙给你

    个人原创小说集:留一把钥匙给你

    自己个人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留一把钥匙给你》已经印好了。除了完成全部的文字之外,从内页版式到封面设计都是我自己做的。实在是不会装订,否则也一并做了。封面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快印公司的纸质,内纸选择了淡黄色的纸张。这是我第一次跟快印公司合作,制作的质量比想像中的好。可订数量为150本,具体剩余数目以淘宝实时显示数字为准。每人限订两本,以实拍为准,不口头保留。除非正式出版社渠道出 ...

    阅读全文

  • 先锋898新年月历设计稿

    先锋898新年月历设计稿

    蓝色色调的设计稿是我设计的,黑色色调的设计稿是原来设计师设计的。怎么说呢,设计这种东西见人见智,自己觉得满意的,别人未必觉得好。我首先必须声明,我不是专业的设计师,也不是靠设计糊口的人,898的颜冬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着改一改设计稿,我便试试看了。下面我简单说一说我自己个人的观感,不妥的地方,欢迎大家拍砖、扔西红柿或者美金。 我先说说我为什么要设计成这样的吧。首先,是了解设 ...

    阅读全文

  • Lie to Me

    Lie to Me

    看《Lie to Me》的时候,她失声笑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只是把这些由陌生语言组成的喧哗当作生活的背景,用以消磨掉那些凭空多出来的时间。可是在这一刻,当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嘴角,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脆弱,抽取纸巾时失手打翻泡面,所幸只是残羹洒了一地。起身想去收拾,才发现手脚不听使唤,胸口闷得只能伏在沙发上抽泣。原以为一年前便流干净的眼泪,突然在这一夜翻涌而至,所有的过往都困 ...

    阅读全文

  • 首张文字EP:多少

    首张文字EP:多少

    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自得其乐的事情,相信会有很多人永远无法理解。这是一张完全文字概念的EP,里面收录了6支原创的文字作品,也就是说目前它们是没有旋律的,至少现在我还没有能力将我心中的旋律以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我尝试着以一张EP的结构将它们排了一下顺序,《王子和天使》有点黑色幽默的成份,《害怕》有初为人父的感概,《过往的烟火》和《多少》应该是传统意义的情歌,不知道是否有疗伤的作 ...

    阅读全文

  • 情流感:感情得失相对论

    情流感:感情得失相对论

    两个人都很好,但并不是对方想要的,拖拖拉拉坚持了四年,最终一夕分手。没有一个被当作导火索的关键性事件发生,就这样戛然而止让人觉得困惑。当被问及感受的时候,双方表现得很坦然。作为朋友当然知道彼此心中有痛,但这种痛似乎来得更理性一些。虽然都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明显的心智较常人成熟许多,在感情的事情上,成熟有时候显得很无情,所有的文艺作品的导向都教导我们遵照内心的感受,可是一旦 ...

    阅读全文

  • 后来

    后来

    收到他寄自布鲁塞尔的明信片是一个下午,阳光散淡。明信片正面有中世纪建筑浮光掠影,华丽且不真实,如同年幼无知时的誓言。两枚红色郁金香邮票上印着斑驳的邮戳,一路风尘之后,那枚硬纸卡片已经卷了边、起了毛,多出一些细细的纹路,如同你奔波生计的倦容。只有他的字是你熟悉的,斜斜的,写长了便一路向上跑。他只写了一句话:你的地址我一直记得。一丝微笑从你嘴角浮现。有些地方、有些梦想,他终于达 ...

    阅读全文

  • 爱杀

    爱杀

    鲜血溢涌出来的时候,我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镇定自若,但我的泪还是不自觉地留了下来,这让我觉得懊恼。 很抱歉,我实在不喜欢它呈现出来的质感,腥臭且稠腻,如同即将腐败或者见不得光的感情。 我看见那躯壳颓然地跨塌,然后侧倒在陈旧的木质地板上。一声闷响惊起浮尘,在暗室的微光里飞舞。 然后世界安静下来,三分钟前,所有的在头脑经过的声响都渐渐隐去,如是散场后的剧场,耳朵仍然有漂缈的剧中人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