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我的前半生:自由

    我的前半生:自由

    文 / 大白兔 我把我妈送精神病院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行动证明我是正常的。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在帮助我妈,只有她自己,蹦跳着,叫嚣着,说要告我,说我没有良心、剥夺一个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的自由。 其实我内心是有点害怕的,从派出所到医院,我和我妈一样紧张。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地从后座伸手拽我头发,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推开我爸跳车逃跑,我想到我的孩子,万一她哪天出来了,会不会 ...

    阅读全文

  •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文图 | 左叔 七骨仙一直记得读书那会,教现当代文学的教授总喜欢兜售他那套理论:一个好的创作者,必定要有高超的生活观察技巧,能够将自己的人生经验、情感诉求投射在其中,达到超脱现实的忘我境界,才有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令人昏昏欲睡的暑热,那个年过半百,却依旧顶着一头如少年般毛糙头发的教授,站在没有空调的阶梯教室讲台上,汗流浃背地拿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一些资深 ...

    阅读全文

  •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文图 | 左叔 D3088汉口至上海虹桥,上午十点二十分汉口站始发的车次。周二一早,郁文芳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私家车,从汉阳出发横穿六条地铁同时在建的“武汉大工地”,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状态地赶上了车。过早时胡乱划拉两口的热干面,横竖撑在胃里,如同黄梅将至的天空不断翻涌。 她前一夜就试着用手机订票,可到了付款环节就卡壳,过了晚上十一点,订票系统就彻底登陆不上了,她颓然地对着已经整 ...

    阅读全文

  • 时间到底还要辜负多少好姑娘

    时间到底还要辜负多少好姑娘

    文图 | 青熟奶奶 J是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姑娘,水瓶座,幼儿园老师,性格开朗,脾气温婉,典型南京姑娘,皮肤不算白长得却很甜,笑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一对小虎牙,尤其可爱。 认识她的那年她二十岁,第一感觉就是这姑娘好瘦,还有点黑,话不多,慢热。 夏天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我的ex和她的ex当时都酷爱摩托车,又是同学,所以每次出来他们男生都是为了炫耀 ...

    阅读全文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文图 | 左叔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知道台青的本名叫什么。她没有问,台青也没有说。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她们一直有这样的默契,仿佛这一问一答都显得特别多余。 她们结识于电脑和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门户网站羽翼未丰,社区论坛风头正劲。那个时候,她还在读汉语训诂学研究生课程,导师办公室里就有两台连着网的电脑。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处境,让她脱开了穷学生的尴尬,以查阅资料等由头长 ...

    阅读全文

  • 谁会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谁会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文 | 孙衍 图 | 左叔 知乎上有个大学女生发出询问,说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中年领导,事后因为求教过职场经验,中年领导便对她百般呵护,并以征儿媳的借口认女孩做了干女儿。嘘寒问暖,关心学业,有事没事发个红包,在女孩丢了钱包后给予慰问。前段时间,女孩没钱花了,中年领导以干爹的语气直接就劝她好好学习把兼职辞了,要多少钱他负责给。 听上去,女孩真是命好,摊上一个好干爹了。从此,前 ...

    阅读全文

  • 天堂来信

    天堂来信

    文 | 孙衍 当海军告诉我他要第二次骑行西藏时,我张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拢来。 我似乎比他还要激动,好像明天去西藏的是我而不是他。他没有像上次那样给我看他新买的山地车,新添置的水壶、野外帐篷、新式手电、地图、瑞士军刀,还有他新置换来的单反相机和长焦镜头。 他甚至没有了上次的亢奋,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生活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习惯了,当生活中某个细节成了习惯,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 ...

    阅读全文

  • 清茶一壶酒一杯

    清茶一壶酒一杯

    ——写给金太仓杂志改版五周年 文 | 左叔 回首这几年,我一直觉得可以用一句歌词来概括,那就是“和有缘人做快乐事,未问是缘是劫”。那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采编人员在做这本杂志之外,都有一份正职,而也是因为爱好的单纯,所以才让我们在这来来往往之中,积淀下了淡泊如水的情谊。 依稀记得第一次参加编前会议时的情景,深秋的夜色如水般冰凉地漫过街头,我如约来到街角咖啡馆暖暖的灯光下,一方长 ...

    阅读全文

  • 西安爱情故事

    西安爱情故事

    文 | 孙衍 图 | 反骐骥 向南坐在我的对面,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过往。 我们都不是那种会聊天的人,但这一晚上,我们一直在聊,面前的柠檬红茶已经加了三次水,我们仍然聊得口干舌燥。甚至,我一度咳嗽起来,她都没有因此而止住话题。 向南十几年前考上西安的大学,留在了这里,做起了媒体人,开始和这个城市有了某种联系,也开始用笔记录这个城市里的人。 但她从来都不写自己,她把自己裹得 ...

    阅读全文

  • 走过种梦的麦田,收获温情的焦香

    走过种梦的麦田,收获温情的焦香

    也不知道是从几时起,烤箱成了我们厨房装修的标配,似乎家中没有一个烤箱便不完整了一般。可是对于很多人而言,这只烤箱连同洗碗机、消毒柜一道,能够发挥作用的机会和场合并不多。好在西风渐近,传统犹在,食物的温暖永远是维系中国人情味的重要连接,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在传统在传统的煎炸烹煮的之余,凭着一腔敢试的心在烘焙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文 | 左叔 图 | 雁庭 对于经营着一家烘焙坊的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沉溺的宠爱,原来全是缺失的偿还

    【连载】留恋 x 沉溺的宠爱,原来全是缺失的偿还

    文图 | 左叔 接上篇【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她强睁开眼睛来辩清光雾的后面,原来是值班护士,护士轻声地唤她的名字,你女儿来看你了。她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窗外,窗外有一丝微光,大概是放学的时候,她努力地确认自己不是在梦中。悠悠站在床沿边上,被人按着肩膀,一言不发地愣在那里。她努力地抬眼看,悠悠的身后是姑母。姑母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几乎一点也没有变。姑母轻推了悠悠一 ...

    阅读全文

  • 逆风而行,听见的都是催你向前的声音

    逆风而行,听见的都是催你向前的声音

    文 | 左叔 图 | 阿杰 他原先只是杂志社摄影部的一名普通摄影师,放在一干人等里并不起眼。除了分配的任务外,刊稿不多也不少,一切都是恰如其分的样子。后来杂志换了主编,风格开始往艺文方向上靠,贩售起情怀,他的作品便忽然显眼起来,刊稿渐渐变多,赞美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那几年,他跟在文字采编身后跑采访,常常在完成拍摄任务后,并不急着闪人,而是会等到空场后,再用镜头捕捉周遭环境当 ...

    阅读全文

  • 穿过北京地铁的忧伤

    穿过北京地铁的忧伤

    文 | 孙衍 人的际遇总是喜忧参半。 比如刚刚被卷入一场权力争夺战中,就接到了北京的一纸借调令; 比如前几天还听说北京正被雾霾笼罩苦不堪言,而现在却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再比如出了北京站才发现地铁因为备战奥运被封,出租车站排起了长龙,但走出去一点的公交车上却空无一人。 我惶惶然刚踏进车厢,就听身后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说:“能借您电话用一下吗?” 我愣了一下,怀顾四周,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连载】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文图 | 左叔 接上篇【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抽完胸腔积液后,她觉得整个人舒畅了不少。这样些微的差别,让她觉得一直停驻在胸口的大石块被移走了,如同陈律师办完那些手续跟她的那一记握手。比起生理的负担来说,心里的困惑来得更具体一些,更直观一些,常令她有不敢就此闭眼的惶恐感。她很怕自己就被这样的沉重压垮了成了一具躯壳,那么多未完的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连载】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文 | 左叔 图 | 苏晨 接上篇 【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垄断行业的窗口单位大抵都是如此,里面的人多半与她相似,都是头头脑脑打招呼硬塞进来的,这样的岗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实在太适合做顺手的人情了。与她原来所在单位男性比例偏高的环境不同,她所在的收费点清一色的三姑六婆,又较偏远,清闲下来便易生是非。作为一个老集体的新成员,多少接受一些上下打量的眼光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连载】留恋 x 相较于婚姻的不幸,其他可以忽略不计

    文 | 左叔 图 | 苏晨 她从药物作用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只有姚姨在。应该是黄昏了,太阳从病室朝西的阳台窗户里投进来一道光,刚好落在她插着流质针的手上。她看得见这道光线,隐隐地像是一扇门被打开了一道缝,可以窥见一些什么,但又不会看全。意识让她从一具尚有鼻息的躯壳里,慢慢地恢复成一个残存生命的人,只是这麻木的四肢仍然没有办法感知到深秋日暮时分,由那道光带进来的些许温暖。 ...

    阅读全文

  • 吃完这盘西红柿炒蛋,从此天涯路远

    吃完这盘西红柿炒蛋,从此天涯路远

    文 | 孙衍 张乃进跌跌撞撞闯进来的时候,我正边哼着萧敬腾的《王妃》边洗澡。 他冲进来一把就扯开了浴帘,歪着脑壳,两只眼睛像鼓胀的气球一样瞪着我。 我一拉浴帘,鄙夷地看着他说:“你想干啥?捡肥皂啊?” 张乃进又将浴帘扯开了,说:“你是人吗你?” 我说:“我怎么不是人了?我要不是人,你就是禽兽。” 张乃进涨红着眼睛说:“对,禽兽,你就是禽兽,冷血动物。” 我赶紧围了个浴巾,将 ...

    阅读全文

  • 每一个诗和远方,必定有爱得深沉的苟且

    每一个诗和远方,必定有爱得深沉的苟且

    文图 | 左叔 离职的时候,一直都有人问我准备做什么。我实事求是地答复他们还没有想好。这个时间,我通常会看见对方眼里闪过一丝存疑。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多半人总觉得,我做这个决定一定是反复推敲和衡量的结果,但事实上所有人都有一时冲动的时刻。 大概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于是也有人拍拍我的肩头给我打气说,看了这么多人混在体制内,大概也只有你离开体制能够活得很好,因为几乎没有你不会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