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这广告套路深得猝不及防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二年级的日常
文图 / 左叔

01.

跟老米预想得差不多,周二下午例行的节目制作会开得不欢而散。临出门的时候,节目统筹小顾主动跑过来跟老米打招呼,惯常的一张笑脸,乐乐呵呵地说,米老师,您都跟我合作这么久了,肯定也知道我就是这么个人儿,心直口快的。会上我说的那几句,您可别往心里去啊!我一直就是这样的,对事不对人。看老米不吱声,小顾又补了一句,您说对吧?

老米知道是绕不过,就随便点了下头,表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小顾看着老米的背影走出去几步,才遥遥地叫了几句,米老师,您慢走啊,最近几期的方案脚本我这边改好了,就马上发您邮箱啊!老米冲身后挥了挥手,头也没有回。

说实话,会上小顾说的那几句,老米还真没有往心里去。这几年,自从新闻主播台上下来,老米觉得自己心态早就趋向平和了。现如今的电视新闻给主播的镜头直接卡成大头照,妆再厚也及不上小鲜肉,哪能真像国外一样播到退休。他也常劝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凡事不必较真,混口饭吃了罢了。

细细想来,其实小顾会上说的那几句也着实在理。现如今的电视台,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播出平台,尤其是二三线的城市台,既不上星,也进不了网,可能现实的收视率还远不及某些做大做强的网播平台,这样的情势下自己身子骨就不硬,哪里还有底气与人较真。

小顾说,咱们不能穷死了,还要再那边死撑个架子,更何况他们的节目只是个生活服务类的节目,没有必要搞“上纲上线”那一套。老米知道,若不是还有“上纲上线”的“喉舌”作用,怕是一多半的人饭碗都要不保了。

老米现在主持的这个家政服务类节目,原先是台里的自办节目,刚开播那会儿形式挺新又接地气,老米也跟着着实火了一两年。可是好景不长,等到几家卫星频道抄完,这节目的热度立马就下来了。广告招商一年比一年困难,台里又不想放掉这老牌节目,于是“外包制作”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老米本来也不想去趟这滩子浑水,最近几年台里前前后后换了几任领导,每个过来都在大推改革,可精简人员、削减预算、规范补助这“三板斧”砍完之后,也就都没有什么新招了。年轻有点能耐的,能往高处走几步的都跑了,余下的不是拖家带口的,就是像老米这样还在编制体制内的。

知根知底的都劝老米,随便混混好了。可老米有自个儿的苦衷,孩子去年刚送去澳大利亚,一年三四十万的学费生活费,总归得有来路。手上有套房总价还是太高了,没赶着这拔行情顺利脱手,这房贷还得点着卯还上,偶尔周转不济,老米还得拉下脸接点婚礼庆典等外场活动贴补家用。这节目至少是周一至五的带状节目,况且制作公司开的主持价码不低,老米还是动了心。

合着那句“捧人碗,受人管”,名义上台里有人最终把关播出品质,但现场细节上的来来去去,也就只剩老米一个人应对制作公司。小顾名义上只是节目统筹,但却是制作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所以偶尔讲起话来总有几分不自持。

会议上起冲突的点也不复杂,就是最近几期的台本对口播广告提了新要求。做了这么多年电视的老米,从新闻主播台上台笔记本电脑模型背贴牛皮癣广告开始,就已经知道这广告是个什么玩意儿了。只是最近几年,电视广告还真得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背景板、地贴、主持人手卡、嘉宾名牌早都沦陷了,主持人口播冠名商也有“中国好舌头”的范本,这本来都是无可厚非的。

小顾说,现如今每个节点硬生生地念冠名商的方式太过“套路”了,“金主爸爸”提要求能不能像网络综艺节目那样变得花样打广告,别接得那么硬让观众有心理预期,最好能够达到客户提出的“猝不及防”的要求。也不是老米不愿意配合,只是这一季新的冠名赞助商是某间男科医院,这怎么接都尴尬。这讨论来去也没有个结果,时间一久小顾嘴上就没有把门的了,扔了句:人家网综都能把广告念出花来,我们节目怎么就行了?我们是不能念,还是不会念?

这话讲得老米就不开心了,他将台本拍在桌上,说了句:你会念,你来!现场气氛一下子就僵在那边。空气安静了一两分钟却像过了好久。有个嗲嗲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节目的助理主持紫眸开了口,她说,两位老师,你们看这样行不行?这广告跟米老米形象是有点不搭,可广告商提要求不满足也不好。如果顾老师您要觉得我可以,我来念行不行?

老米其实没想到紫眸会在这个时候给他俩找台阶下。这节目的助理主持常换,都是年轻漂亮身材挺好的漂亮姑娘,紫眸却是其中显得机灵些的,走台本搭个腔什么的不生硬。后来老米私下里问过,这姑娘也是正经八百播音专业毕业的,可能现在这专业太多太滥,多半是工作不好找,签在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又辗转被推荐到这个节目里来。

他俩平时除了录节目也没有什么交集,来的客客气气地来打个招呼,走的再客客气气道个别。有段时间场地紧张,他俩共用一个化妆间时,紫眸过来征求他意见,说自己有签某网络直播平台了,想在化妆间直播会儿,担心镜头会带到老米,问他可不可以。老米那时候还不知道网络直播是个什么东西,等他看明白后,更觉得电视这一行又被边缘化了一些,而自己作为前浪迟早得被拍死在沙滩上。

紫眸说完,老米和小顾都没有搭腔,空气继续凝在那边。后来还是老米撑不住了问说,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我还有其他事呢。小顾自个儿也觉得话说重了,看了一眼手机说,这时间是不早了,要不米老师一起吃个工作餐?!老米一边说,我哪有那闲功夫,一边顺手将桌上的本塞进包里,提起包就要走。

02.

小顾倒是很快将修改的节目台本发到了老米的邮箱,老米打开看了一眼也没有回复。计划的节目录像时间没推迟,还是周四。一大早,老米就全副武装打了个车出了门。老米平时也嫌墨镜口罩麻烦,都是自己开车去录像,只是今天答应了晚上参加几个老同学的聚会,怕是免不了要喝两口。老米知道自己酒一多,人就没了一个把关的,索性不开车反而安全些。

节目自从外包出去之后,录像就不在台里的演播室了。制作公司租了郊外职业技术学院一间闲置的阶梯教室搭了个棚,租金便宜、清净方便不谈,连请观众群演的钱都省了。节目统筹跟学生会直接联系,定期发点录像观摩券,挑几个上镜的塞在前排,效果比去台里节目镜头扫过去全是大爷大妈,还得的要养眼许多。

周播的带状节目,一开棚就要录五期,虽然每一期节目播出时间都不长,但录制现场“你等我,我等他”的各种空耗折腾下来,常常就是一整天。外行人都觉得做电视台的挺光鲜,大概也只有内行人才知道其中甘苦。对于这种情况,老米一早就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到现场化好妆,扫一眼来宾名单,念几段台本开个嗓,呷过两口罗汉果胖大海泡的茶,就开始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化妆师Tony跟了老米很多年,也知道老米的习惯,见他开始闭目养神,就自动退到角落里滑着手机。老米闭着眼,忽然像想起来什么来似地问Tony,最近看你朋友圈,怎么全是面膜、眼霜的广告啊?发得也太密了吧,躲也躲不过!Tony笑了,说:米老师啊,我也不想啊!这不是也得吃饭嘛,现在我们这一行的生意特别淡,这几年要不是有你照应着,我怕是真要吃土了。

老米睁开眼,透过镜子看了一眼Tony,又闭上眼躺回去接着说,不至吧!不过我看新闻上说,现在微商、朋友圈可是假货的重灾区!Tony先是一愣,然后就笑了: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我跟米老师你合作这么久了,你还信不过我啊,你看看我化妆箱里放着的是朋友圈里卖的吗?Tony见老米也不搭腔又接着说,你要是太嫌我发得烦,就直接将我朋友圈屏蔽了好了。

说话间,有人敲主持人专用化妆间的门,Tony看了一眼老米对外面叫了一声谁啊。外面人应了句米老师在吗?老米睁开眼正了正声色,对Tony小声说,估计又是录节目的嘉宾吧,你让他稍等一下吧。Tony对门外说,米老师在换衣服,麻烦你稍微等一下噢。

隔了几分钟,Tony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二十来岁、长手长脚、留着大浏海、一身韩范的年轻男子应该是艺人,边上衣着花哨的大叔模样的人估计是经纪人或者助理。大叔模样的人主动过来打招呼说,米老师,我是青春萌语公司的,这里我们家的艺人。那年轻艺人上前主动向老米伸出了手,叫了声米老师好。

老米也伸出手,握了握,接过话说,我来就看到嘉宾名单了,咱们录第二场是吧,节目只要有小鲜肉,我们的收视就有底了。经纪人大叔笑着说,看米老师说笑的,我们还想请米老师节目上多关照关照呢。老米猜出经纪人的意思,但也只能接着寒喧说,照顾好来宾是主持人的本份。经纪人大叔又拉拉扯扯地聊了几句,三番五次冲艺人使着眼色。年轻人终于想起要将手中的唱片郑重地递给老米。

老米接过来看了两眼那唱片,又问了一句经纪人,这事儿跟制作组讲过了吧?经纪人大叔满脸堆笑地说,米老师您放心,我这边都讲过了。米老师,除了这张前不久发的EP外,我们家艺人马上要上线一部古装网剧,还想请您在节目里给捎带两句。老米眯着眼睛看着经纪人大叔说,说说都演的什么剧啊?在这节目里说,也得有个气口啊,总不好接得太生硬是吧?!

米老师,我们也怕麻烦您,经纪人大叔笑着递过来个信封说,这里面有我们准备的相关资料。老米噢了一声,看一眼Tony。Tony伸手就要去接。经纪人着了老米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信封交到Tony的手里,Tony拿了信封就顺手放在化妆台上。经纪人大叔看已收下就不多言语,嘴上说着不打扰休息就领着艺人退了出去。

关了门,老米坐定了,捏了一下那信封,背对着Tony感慨,现在都是什么世道行情啊!Tony回应他说,可不是吗?这经纪人也是操碎了心,那孩子还是太木了点,拍过一两部走红的网剧,火了一圈人就没有轮到他。老米笑了说,还是你关心娱乐圈啊,没你不认识的新人。他都拍了点啥啊,我怎么没见过呢?Tony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不咸不淡地回应老米,网剧现在除了搞基卖腐能火还有啥?听说他马上上线的也是这一类的。

老米原本正准备呷口茶的,听到Tony如此说就放了下来,没有原由地问起Tony来,不会吧?!如果这样的子的话,就算我在节目里说了,这也播不出去啊!咱们电视尺度哪有这么大?Tony笑了,你管他呢,录的现场说了,经纪人也看到了,至于能不能播出去,这事儿又不是你做主的,还能回来倒找你负责啊。

正说着呢,门又响了。老米的表情有点不耐烦了,Tony回应的嗓门自然就大了起来,扯了一句谁啊!门外有人应,听得出来是那位经纪人大叔。Tony半开玩笑地指了指那信封,老米冲他摆了摆手。Tony只要又问外面有什么事?隔着门也能听得出经纪人大叔是乐呵呵地解释着,刚才一忙忘记跟米老师合影了,怕一会儿录影再拍影响节目流程。

这也不太好拒绝,于是门又开了。经纪人大叔拿着手机掌镜,小鲜肉很懂事理地照顾身高差,劈着一双大长腿站在老米的侧身后。经纪人又是照顾光,又是照顾化妆间的背景,调了半天拍了几张,但仍然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最后老米露出点不耐烦的意思,问了句拍得如何,经纪人大叔终于忍不住问,能不能再请米老师帮忙拿一下唱片再拍几张?老米半开玩笑地回了他一句,早说嘛,快把小鲜肉的脸都笑僵了!

03.

说来也奇怪,那一天节目录像流程走得特别顺,不仅节目嘉宾小鲜肉想交待的那几句都照应上了,助理主持紫眸接得那几句口播广告也特别顺溜出彩,就连开场单录观众掌声欢笑也特别的有氛围。老米觉得自己眼光还算是老道,没看错紫眸这主持人业务的功底。那男科医院的尴尬,在小姑娘半真半假的玩笑中就那么一笔带过了,而且现场气氛特别好,估计后期连罐头笑声音效都省了。

出了摄影棚,退了上台疯,回到化妆间,老米开始觉出累来了,嗓子眼跟冒了烟一样。Tony跟往常一样,补完最后一场就提前撤了,桌上留一杯温热的茶。经纪人大叔给的那信封,Tony怕是人多眼杂,给塞在老米搁在化妆台下的包里。老米换了自己的衣服,就将化妆间的门半敞着,对着镜子一个人卸着妆。

这其间,管服装的阿姨敲门进来,对了一下衣服,又出去了;节目统筹小顾敲门进来,交待了几句,又出去了;助理主持紫眸敲门进来,道了个别,又出去了。老米就这样不急不徐地慢慢收拾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散场后,老米总有几分莫名的感伤,却又特别享受将自己沉浸在这样的情绪里。

直到手机响了,老米才回过味来,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同学吴凡来的电话。老米接起来,劈头就听到吴丹在电话那边嚷嚷着,我的大主持人啊!您在这电话也太难打了吧,加上这个我都拔了六个了。我车就停在技术学院的东门,你忙完就过来吧。老米很纳闷地问他,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呢?吴丹在电话说,嘿!这你就别管了,见到面我再跟你讲吧。我现在是在东门啊,黑色的四个圈,车牌3个8加WD,找不到你就打我电话。
挂了电话,老米就想起了当年读书的时候,吴凡一头自来卷的毛燥模样。老米并不是主持专业的科班出身,大学念是的师范,吴凡与他只是同系并不同班,本来并没有太多交集。可师范专业女多男少,像老米和吴凡略有颜值的男生自然名气在外,从一开始“王不见王”到最来成了“点头之交”这其中也有几番曲折,但现如今回想起来也只应了那四个字“年少荒唐”。

与大部分同学仍在当教书匠不同,老米和吴凡几乎一出校园就找准了自己想要的方向了,这样的举动拉近了两个人的心理距离,彼此间都有点英雄惜英雄的意思。吴凡先是进了外商公司,后来又听说自己在做外贸还涉足电商。再后来工作忙了,联络淡了,老米也就失了吴凡的消息。一个月前,吴凡打了老米好几次电话,联系同学聚会的事情,老米看到陌生号码,差点当作是电信诈骗。

老米自认因为依旧要上镜的关系,跟一众已经当妈的同学比起来,自己算是保养还不错的,见了吴凡后才觉得,自己其实也是松散了不少。吴凡还真是老样子,依旧顶着一头毛燥的自来卷,只是身形上勉强算是大了一个外框而已。

寒喧了几句,老米就上了吴凡的车,坐定了免不了调侃几句混得不错什么的。老米问吴凡现在做什么?吴凡自然谦虚地应他,随便瞎折腾。老米又问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录像,吴凡说刚好是顺道过来盯个场,见到一票人聚着,一打听就碰了巧。老米笑了说,你这家伙一项都是喜欢玩神秘的。吴凡说,嘿唉!我能玩出啥神秘来喽!

车子七弯八拐进了一个离城特别远的度假村,老米跟着吴凡前后脚进了包间,七八个女同学原本有说有聊的,见他们进来呼啦啦全都站起来迎着他俩。吴凡见了就打趣地说,各位同学,咱们也不要太心急了,这心急啊吃不得热豆腐。咱们平时隔着屏幕看得着摸不着,今天我可以为你们将活的拉来现场了。你们是偏爱红烧口,还是想吃刺身,就看大家今晚这酒怎么喝了。

老米左边一看,大学广播站的有人在,右一边看,学生会宣传部的有人在,心里暗叫不好。坐定没多久,老米就两小壶白的灌了下去,席间的场面就渐渐失去了控制。女同学还想倒酒,老米捂着小壶口抱怨着,你们说说,你们说说,你们这帮为人师表的,怎么都这么能喝呢?有个女同学酒也多了,虽然舌头有点大,但话还是挺顺溜的,她站起身举着杯子说,那我们几个还不是看你激动的呗,机会难得,老米你就不给我们同学们一个面子?老米捂着酒壶口,就是不撒手。

这个时候,吴凡站起来了拿了只筷子敲了敲碟子沿儿,大声地嚷嚷着,你们这帮女的吧,进门的时候我跟你们怎么说来着的。说完就顺势拿过女同学手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小半壶。老米这壶酒啊,我帮他喝了。老米抬头看了一眼吴凡,吴凡对着老米的眼神说,但我这壶酒也不是白喝的,但喝完老米得答应我一件事儿。老米眯缝着说,啥事啊?吴凡笑了说,现在可不能说,说了你未必能答应,但肯定不是坏事,是给你送钱的好事。

有女同学说,有这等好事都不想着我们,就光顾着老米,你俩有啥特殊情况吧。老米拦着吴凡,你不说清楚那我也不敢让你说,虽然钱是个好东西,但也有烫手的啊。吴凡拍了拍老米的肩膀说,都是老同学的,我没事儿烫你干吗?说完就一扬脖小半壶酒下了肚。

大家又都坐定了,有人开了腔问吴凡,你倒是说说怎么给我们大腕儿送钱啊?吴凡打了一个酒嗝说,大家不是一直都关心我现在瞎折腾啥吗?我也不瞒大家,我现在跟人合伙,专门“修枪”。有个女同学惊呼,吴凡啊,你路子也太野了吧。吴凡笑了,用指了指桌下透着几分坏的说,是那把枪。大家都悟过来了,有人回了他一句,吴凡啊吴凡,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污力老司机还是不减当年啊。

吴凡嘻皮笑脸地说,嘿,咱们同学也都不是外人,在座的家里那口子万一真有啥毛病,也别见外,照顾照顾同学我的小生意,我打保票都给修好了。要是万一实在修不好了,你们要想帮个忙啥的,我说什么也会看在同学的情份上也会拔刀相助的。大家一阵哄笑后,吴凡对老米说,老同学帮帮忙,帮我说说那广告。

老米听到这里也算彻底明白了,赶情节目新一季赞助商就是吴凡。吴凡说,当初制作公司找我谈的时候,我一听说是你主持的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投谁的广告不是投呢,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一层同学关系,是吧。没想到口播广告这事儿给你闹了不愉快,我本来还想看看节目效果,再请你代个言什么的,弄出这一出,我现在就更不敢开这口了。

一桌子人看到这里,也知道这餐饭也不单单是个同学兼粉丝见面会,这里还里还捂着其他几层意思在,也都渐渐地不言语了。酒场子就那么冷在那边,谁也不顾了。

老米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壶一扬脖喝了,这杯酒我先谢谢同学看得上,再者也是赔个不是。这事儿说到底还真就是我自己要个面,人总归有所为,有所不为吧。老米借着几分酒意,指着一个女同学说半开玩笑地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俩说要再婚办酒缺个司仪,拜托到我这儿,我再勉强也能接这一场,但要是你俩离婚想办一场,再怎么托请我这儿也不能接啊。

老米说完,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么了,面露得意的表情,看了边上那一票人一眼。那一票人心领意会地跟着哄笑起来,企图化解掉现场的尴尬。可吴凡听了也没有恼,仍旧带着几分醉意,笑呵呵地对老米说,老米啊老米,你说你不会花式打广告来着的,可你刚刚这广告打得套路很深啊,深得让人有点猝不及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