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怎样写好一篇演讲稿

    怎样写好一篇演讲稿

    文图 / 左叔 动念想整理一下自己这些年参与演讲的体会,完全是因为同办公室的小伙子要参加演讲比赛,然后非常客气地请我帮忙看一看他的演讲稿。我当真了,于是就真得没有客气,噼哩啪啦地讲了一通。事后,我其实是有点后悔的,毕竟才同事数日真得还没有亲近到可以无话不说的地步,至少我应该在口头表达上再委婉一些为好。 首先我们得明确演讲和演讲比赛其实是两件事情。但凡是比赛,就会有主题、主办 ...

    阅读全文

  • 最后一个木匠

    最后一个木匠

    文 / 孙衍 & 图 / 菁木 打我记事起,姑奶奶就已经八十多岁了。我们那里有一句古话,说:“只要活过八十一,就能活到九十九”,果不其然,八十多岁的姑奶奶皮肤白晰,脸色红润,就连白头发都难觅几根。 姑奶奶是从前清走过来的人,也是咱们整个家族里唯一裹小脚的女人。虽然裹着小脚,姑奶奶走起路来还是带着风,一颠一颠的像是要跑起来。晚辈想要搀扶她,她也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还能走。 ...

    阅读全文

  • 小鱼

    小鱼

    文 / 秋海 & 图 / 冠博 初秋的山头,凉意渐深…… 阿婆佝偻着背,那双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手,正从蓝色的塑料袋中捧出土黄色的元宝,颤巍巍地放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已然吹不皱的花白头发,稀稀落落地贴着头皮,恐怕连它们自己也很难相信这里也曾青丝如柳、风鬟雾鬓吧。 阿婆心里面那股犹如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痛苦,小鱼是清楚的,即使她是那么冷漠地站在一旁。对小鱼而言,放下祭品的那一刻,她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下)

    连载:消失的六年(下)

    文 / 苏小旗 图 / 左叔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7 父母弟弟都住在了她出钱建造的新房里,对于她的归来,与她当年消失一样,引起了村民们的猜测。钱,只是因为钱,一个离家六年的女孩,究竟做了什么,才会有这么多的钱。人们猜测,没有结论。但是往往,人们猜测的原因,就已经是结果。 我只是去南京帮亲戚卖衣服了。对任何人,林楚永远是这一句话。 林楚依然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连载:消失的六年(中)

    文 / 苏小旗 & 图 / 蓝小锐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4 林楚告诉盖立贤自己怀孕了,他却只是紧紧抱住她,什么都没说。 经过上一次的东窗事发,盖立贤更加不能承诺什么了。 林楚心凉了。她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宝贝,你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但我会让你在我肚子里多活一些时间。打定主意后,她找到晶晶,把盖立贤老婆的电话号码给了她。 一天下午,盖立贤来了,林楚发了信息给晶晶 ...

    阅读全文

  •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连载:消失的六年(上)

    文 / 苏小旗 & 图 / 胡孜楠 1 周末从林楚的娘家回来后,丁骁就发飙了。 丁骁甚至连拖鞋都没换,把车钥匙狠狠摔在茶几上,恨恨地问林楚:“刚才你舅妈又提到你娘家重新盖房时你出了一大笔钱,你到底哪来的那么多钱?”林楚轻轻把包放在茶几上,说:“我舅妈那是夸张了,我只给了一万,都是用我自己的工资存的。”话说出来后,林楚自己都觉得是那么牵强。 丁骁紧盯着林楚的眼睛,说:“我再问 ...

    阅读全文

  • 爱自己的开端

    爱自己的开端

    文 / 苏小旗 & 图 / YingHao 为了使我不去过多顾虑别人,让我真正做到自己爱自己,我的心理咨询师老李让我闭上双眼,他要讲个故事给我听。 有一间小木屋,他说,窗外是厚厚的白雪,很冷。木屋里有一张床,一个人躺在上面,盖着厚厚的被子。这被子已经非常破旧了,漏洞百出,但整间屋子里只有这条被子里有一点点温度,来自那个人身上的温度。这个人没有勇气起床,因为孤独,也因为实在太 ...

    阅读全文

  •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文 / 苏小旗 1 马桂兰年纪越大越不喜欢自己的姓。凡是提及“马”的词语,有几个是好的?作牛作马,牛头马面,吹牛拍马,马浡牛溲,想到这些,马桂兰就会感到莫大的忧伤。 姓了马,那就是一辈子都被人“服牛乘马”,马桂兰说,就算别人说了你啥,你也得“呼牛作马”。 那你得赖我姥爷,马桂兰已经四十五岁的女儿小坤儿盘腿坐在马桂兰床上,嘴里嚼着干豆腐卷辣酱和大葱说,要不你就赖我太姥爷去,反 ...

    阅读全文

  • 微光

    微光

    文 / 苏小旗@公众号 01. 韩丙昆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所以父母用了“丙”字。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出,韩丙昆的大哥叫韩甲昆,二哥叫韩乙昆。 那是在解放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彼时除了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几乎大中国每一家都是儿女一撂堆,老韩家也不例外。生活贫穷,经济落后,没有任何娱乐方式,于是大家都是白天劳动,晚上造人——也许造人就是大家最好的娱乐方式了。所以王朔 ...

    阅读全文

  • 这广告套路深得猝不及防

    这广告套路深得猝不及防

    文图 / 左叔 01. 跟老米预想得差不多,周二下午例行的节目制作会开得不欢而散。临出门的时候,节目统筹小顾主动跑过来跟老米打招呼,惯常的一张笑脸,乐乐呵呵地说,米老师,您都跟我合作这么久了,肯定也知道我就是这么个人儿,心直口快的。会上我说的那几句,您可别往心里去啊!我一直就是这样的,对事不对人。看老米不吱声,小顾又补了一句,您说对吧? 老米知道是绕不过,就随便点了下头,表 ...

    阅读全文

  • 这么矫情的话,生活里根本容不下

    这么矫情的话,生活里根本容不下

    文 / 左叔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这里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是陈末。” 这么矫情的话,其实生活里根本容不下,只有放在电台节目里,才显得不那么做作。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力表达的部分,在这里留了一个缺口,直面人心。我们很多人都曾经被温暖过,只是现如今我们变得坚硬,懂得藏好自己,于是我们开始矢口否 ...

    阅读全文

  • 请允许我用奋斗买下这套房

    请允许我用奋斗买下这套房

    文图 / 左叔 今天,我的朋友圈被李先生的《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给攻占了。作为十八线的码字人,我怀抱学习的心态拜读了全文。读完后,我咽了一口即将喷涌而出的正能量,然后硬生生地挤出两个字: 呵呵! 李先生说,不能因为房价高企而失去对奋斗的信仰,相比于房子更应该相信自己的双手。对此,我表示认同。是的,不是每个公民都有扛起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重任的思想觉悟,但至少应 ...

    阅读全文

  • 海魂衫

    海魂衫

    文/孙衍 每次去参加同学聚会,总是会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说好了以平常心看待一切,到了一起还是免不了比较。混得好的自然甘之若饴,出手也阔绰,混得不好的说起话来酸溜溜的,总是带着些醋意。当年长得好看的如今也老了,当年长相平平的却保养得风韵犹存。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剔光了脸上的胶原蛋白,还原了每个人最初的本色。惟有命运,似乎早早就注定了。在那些懵懂的时光,仿佛就有什么在牵引着, ...

    阅读全文

  • 空军与少年

    空军与少年

    文 / 红笺 图 / 淅沥沥小雨 “东子,你媳妇生了!” “男娃女娃?” “跟你一样,带把的!” 他喜极而泣,对着大山唱了整整一夜的歌。那年冬天大雪封山,他赶了半夜的山路接来了镇子上的大夫,回来的时候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 他叫东子,镇子上的人都这么叫。他是一名空军学校毕业的军人,去军校那年他刚好17岁,听他母亲说当时还是镇长亲自来给送的行。那时候家里穷,走的时候就带了两身衣 ...

    阅读全文

  • 剧本作品:一句承诺,温情长伴

    剧本作品:一句承诺,温情长伴

    文 / 左叔 图 / 大笨鱼 在我的既定印象里,“道德模范”这样的人物一直活在媒体上,离着我的生活其实挺远。 前不久,朱青老师联系我,问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做个本子,排个节目。初一听,我内心里其实是有点排斥的。一来,在行业里的那几年,刚好赶上所谓的“文化建设”,搭台唱戏自不可少,加上领导也舍不得钱请专业人士,我这样的“土八路”不得已站到了台前,也编了几个不成调的东西,可是事情常 ...

    阅读全文

  •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文图 / 左叔 去一间主打江海河三鲜,已经改走平民路线餐厅用餐,人太多,只能坐在大堂的卡座里。卡座边上,是闹闹嚷嚷的几桌圆桌客人,吆五喝六地满满的人间烟火。点单经理上前招呼说,没有纸质菜单,统一到点菜间下单。我心想,这可是个节约成本,推进环保的好事儿。 从墙上贴满各式菜品图片,四周摆满水产箱的点菜间回来,久久不见上菜。与同桌的人话题聊干了,手机滑完了,于是只能各自掏出书来看 ...

    阅读全文

  •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文图 / 左叔 01. 一出梅,大太阳就火辣辣地烤着。星期三下午,陆湫影戴了顶度假风的阔檐帽,挎了只创意市集淘来的帆布袋,去图书馆还书。大概是放暑假了,图书馆的人较平时多出不少,很多公共的座位都让学生们给占了。 她在三楼文学部的自助机上还了书,就去新书架前转了转,那边依旧被满坑满谷的鸡汤书占着,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读书账号有没有新的推荐。博主下午刚发了一条 ...

    阅读全文

  • 我的前半生:自由

    我的前半生:自由

    文 / 大白兔 我把我妈送精神病院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行动证明我是正常的。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在帮助我妈,只有她自己,蹦跳着,叫嚣着,说要告我,说我没有良心、剥夺一个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的自由。 其实我内心是有点害怕的,从派出所到医院,我和我妈一样紧张。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地从后座伸手拽我头发,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推开我爸跳车逃跑,我想到我的孩子,万一她哪天出来了,会不会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