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微光

    微光

    文 / 苏小旗@公众号 01. 韩丙昆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所以父母用了“丙”字。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出,韩丙昆的大哥叫韩甲昆,二哥叫韩乙昆。 那是在解放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彼时除了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几乎大中国每一家都是儿女一撂堆,老韩家也不例外。生活贫穷,经济落后,没有任何娱乐方式,于是大家都是白天劳动,晚上造人——也许造人就是大家最好的娱乐方式了。所以王朔 ...

    阅读全文

  • 这广告套路深得猝不及防

    这广告套路深得猝不及防

    文图 / 左叔 01. 跟老米预想得差不多,周二下午例行的节目制作会开得不欢而散。临出门的时候,节目统筹小顾主动跑过来跟老米打招呼,惯常的一张笑脸,乐乐呵呵地说,米老师,您都跟我合作这么久了,肯定也知道我就是这么个人儿,心直口快的。会上我说的那几句,您可别往心里去啊!我一直就是这样的,对事不对人。看老米不吱声,小顾又补了一句,您说对吧? 老米知道是绕不过,就随便点了下头,表 ...

    阅读全文

  • 这么矫情的话,生活里根本容不下

    这么矫情的话,生活里根本容不下

    文 / 左叔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这里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是陈末。” 这么矫情的话,其实生活里根本容不下,只有放在电台节目里,才显得不那么做作。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力表达的部分,在这里留了一个缺口,直面人心。我们很多人都曾经被温暖过,只是现如今我们变得坚硬,懂得藏好自己,于是我们开始矢口否 ...

    阅读全文

  • 请允许我用奋斗买下这套房

    请允许我用奋斗买下这套房

    文图 / 左叔 今天,我的朋友圈被李先生的《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给攻占了。作为十八线的码字人,我怀抱学习的心态拜读了全文。读完后,我咽了一口即将喷涌而出的正能量,然后硬生生地挤出两个字: 呵呵! 李先生说,不能因为房价高企而失去对奋斗的信仰,相比于房子更应该相信自己的双手。对此,我表示认同。是的,不是每个公民都有扛起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重任的思想觉悟,但至少应 ...

    阅读全文

  • 海魂衫

    海魂衫

    文/孙衍 每次去参加同学聚会,总是会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说好了以平常心看待一切,到了一起还是免不了比较。混得好的自然甘之若饴,出手也阔绰,混得不好的说起话来酸溜溜的,总是带着些醋意。当年长得好看的如今也老了,当年长相平平的却保养得风韵犹存。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剔光了脸上的胶原蛋白,还原了每个人最初的本色。惟有命运,似乎早早就注定了。在那些懵懂的时光,仿佛就有什么在牵引着, ...

    阅读全文

  • 空军与少年

    空军与少年

    文 / 红笺 图 / 淅沥沥小雨 “东子,你媳妇生了!” “男娃女娃?” “跟你一样,带把的!” 他喜极而泣,对着大山唱了整整一夜的歌。那年冬天大雪封山,他赶了半夜的山路接来了镇子上的大夫,回来的时候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 他叫东子,镇子上的人都这么叫。他是一名空军学校毕业的军人,去军校那年他刚好17岁,听他母亲说当时还是镇长亲自来给送的行。那时候家里穷,走的时候就带了两身衣 ...

    阅读全文

  • 剧本作品:一句承诺,温情长伴

    剧本作品:一句承诺,温情长伴

    文 / 左叔 图 / 大笨鱼 在我的既定印象里,“道德模范”这样的人物一直活在媒体上,离着我的生活其实挺远。 前不久,朱青老师联系我,问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做个本子,排个节目。初一听,我内心里其实是有点排斥的。一来,在行业里的那几年,刚好赶上所谓的“文化建设”,搭台唱戏自不可少,加上领导也舍不得钱请专业人士,我这样的“土八路”不得已站到了台前,也编了几个不成调的东西,可是事情常 ...

    阅读全文

  •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别抱怨,世间总有你一眼看不穿的苦难

    文图 / 左叔 去一间主打江海河三鲜,已经改走平民路线餐厅用餐,人太多,只能坐在大堂的卡座里。卡座边上,是闹闹嚷嚷的几桌圆桌客人,吆五喝六地满满的人间烟火。点单经理上前招呼说,没有纸质菜单,统一到点菜间下单。我心想,这可是个节约成本,推进环保的好事儿。 从墙上贴满各式菜品图片,四周摆满水产箱的点菜间回来,久久不见上菜。与同桌的人话题聊干了,手机滑完了,于是只能各自掏出书来看 ...

    阅读全文

  •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文图 / 左叔 01. 一出梅,大太阳就火辣辣地烤着。星期三下午,陆湫影戴了顶度假风的阔檐帽,挎了只创意市集淘来的帆布袋,去图书馆还书。大概是放暑假了,图书馆的人较平时多出不少,很多公共的座位都让学生们给占了。 她在三楼文学部的自助机上还了书,就去新书架前转了转,那边依旧被满坑满谷的鸡汤书占着,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读书账号有没有新的推荐。博主下午刚发了一条 ...

    阅读全文

  • 我的前半生:自由

    我的前半生:自由

    文 / 大白兔 我把我妈送精神病院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行动证明我是正常的。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在帮助我妈,只有她自己,蹦跳着,叫嚣着,说要告我,说我没有良心、剥夺一个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的自由。 其实我内心是有点害怕的,从派出所到医院,我和我妈一样紧张。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地从后座伸手拽我头发,我担心她会不会突然推开我爸跳车逃跑,我想到我的孩子,万一她哪天出来了,会不会 ...

    阅读全文

  •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文图 | 左叔 七骨仙一直记得读书那会,教现当代文学的教授总喜欢兜售他那套理论:一个好的创作者,必定要有高超的生活观察技巧,能够将自己的人生经验、情感诉求投射在其中,达到超脱现实的忘我境界,才有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令人昏昏欲睡的暑热,那个年过半百,却依旧顶着一头如少年般毛糙头发的教授,站在没有空调的阶梯教室讲台上,汗流浃背地拿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一些资深 ...

    阅读全文

  •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文图 | 左叔 D3088汉口至上海虹桥,上午十点二十分汉口站始发的车次。周二一早,郁文芳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私家车,从汉阳出发横穿六条地铁同时在建的“武汉大工地”,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状态地赶上了车。过早时胡乱划拉两口的热干面,横竖撑在胃里,如同黄梅将至的天空不断翻涌。 她前一夜就试着用手机订票,可到了付款环节就卡壳,过了晚上十一点,订票系统就彻底登陆不上了,她颓然地对着已经整 ...

    阅读全文

  • 时间到底还要辜负多少好姑娘

    时间到底还要辜负多少好姑娘

    文图 | 青熟奶奶 J是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姑娘,水瓶座,幼儿园老师,性格开朗,脾气温婉,典型南京姑娘,皮肤不算白长得却很甜,笑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一对小虎牙,尤其可爱。 认识她的那年她二十岁,第一感觉就是这姑娘好瘦,还有点黑,话不多,慢热。 夏天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我的ex和她的ex当时都酷爱摩托车,又是同学,所以每次出来他们男生都是为了炫耀 ...

    阅读全文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文图 | 左叔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知道台青的本名叫什么。她没有问,台青也没有说。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她们一直有这样的默契,仿佛这一问一答都显得特别多余。 她们结识于电脑和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门户网站羽翼未丰,社区论坛风头正劲。那个时候,她还在读汉语训诂学研究生课程,导师办公室里就有两台连着网的电脑。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处境,让她脱开了穷学生的尴尬,以查阅资料等由头长 ...

    阅读全文

  • 谁会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谁会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文 | 孙衍 图 | 左叔 知乎上有个大学女生发出询问,说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中年领导,事后因为求教过职场经验,中年领导便对她百般呵护,并以征儿媳的借口认女孩做了干女儿。嘘寒问暖,关心学业,有事没事发个红包,在女孩丢了钱包后给予慰问。前段时间,女孩没钱花了,中年领导以干爹的语气直接就劝她好好学习把兼职辞了,要多少钱他负责给。 听上去,女孩真是命好,摊上一个好干爹了。从此,前 ...

    阅读全文

  • 天堂来信

    天堂来信

    文 | 孙衍 当海军告诉我他要第二次骑行西藏时,我张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拢来。 我似乎比他还要激动,好像明天去西藏的是我而不是他。他没有像上次那样给我看他新买的山地车,新添置的水壶、野外帐篷、新式手电、地图、瑞士军刀,还有他新置换来的单反相机和长焦镜头。 他甚至没有了上次的亢奋,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生活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习惯了,当生活中某个细节成了习惯,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 ...

    阅读全文

  • 清茶一壶酒一杯

    清茶一壶酒一杯

    ——写给金太仓杂志改版五周年 文 | 左叔 回首这几年,我一直觉得可以用一句歌词来概括,那就是“和有缘人做快乐事,未问是缘是劫”。那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采编人员在做这本杂志之外,都有一份正职,而也是因为爱好的单纯,所以才让我们在这来来往往之中,积淀下了淡泊如水的情谊。 依稀记得第一次参加编前会议时的情景,深秋的夜色如水般冰凉地漫过街头,我如约来到街角咖啡馆暖暖的灯光下,一方长 ...

    阅读全文

  • 西安爱情故事

    西安爱情故事

    文 | 孙衍 图 | 反骐骥 向南坐在我的对面,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过往。 我们都不是那种会聊天的人,但这一晚上,我们一直在聊,面前的柠檬红茶已经加了三次水,我们仍然聊得口干舌燥。甚至,我一度咳嗽起来,她都没有因此而止住话题。 向南十几年前考上西安的大学,留在了这里,做起了媒体人,开始和这个城市有了某种联系,也开始用笔记录这个城市里的人。 但她从来都不写自己,她把自己裹得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