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看一段人世风光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有一段时间,在豆瓣一个小组里混,先是发了一段自己的感想,或许是共鸣者众,便有许多人发来豆邮,倾诉内心的烦忧。
大多是与感情有关的,我惊讶于人海茫茫,竟有这么多人在为情所困。

那些日子,我像个过来人般,与他们交心,分担着他们的悲喜,也用自己的切身体验去化解他们内心的忧虑。
可是,爱情真的有解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只不过适时地做一回垃圾桶,任她们发泄一下罢了。而她们自然也懂得,这一次次的明知故问,也只是消解内心一时的苦闷。有时候,连她们自己都会自嘲,自己是不是太蠢,太过于纠结,太过于罗嗦,太过于钻牛角尖了。

我自然是理解的,既然年轻,困惑便多;既然年轻,对于爱会更加义无反顾,便更容易撞得头破血流。
也正因为年轻,那些爱是那么直接,单纯,那么令人欣羡。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看一段人世风光

还记得年少在部队时,队里面有个排长,约摸二十六岁的样子。因为跟他关系比较好,便经常出入他的办公室。那时候流行在办公桌上放一块玻璃,下面压着些照片,还有一些座右铭之类的。我记得排长当时就压着一张自己用毛笔写的“人到中年”便签。
那时候的我对中年这个词的概念还很模糊,觉得人只有过了三十岁才能算是到了中年,而他不过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所有的你以为都只是你以为,而处于其中的人们是无法这么以为的。排长经常彻夜不眠,拉着我跟他聊天,虽然第二天我还要上课,还要操练,还要站那一次就要两小时的岗。
在那些不眠的夜里,他总是打趣地问我初恋的事情,问有多少女同学给我来信,却很少提及自己。

我终究明白,他一定是因为感情的事,而无法入睡。回头想想,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华,又怎耐得住长夜漫漫。
后来,我偷偷地看了他的信件,才发现他竟然陷入了一段三角恋情当中。虽然他知道后,并没有生气,反而大方地向我坦陈这段感情的痛楚。

原来,他深爱的姑娘在遥远的边防,那是他们在军校时认识的,那时候女孩还是军队卫生学校的一名女学员,如今却已是某边防部队的女军医。
我见过她的照片,穿着一身绿军装,肩上的红肩章十分夺目,脸上有些坚毅,又有些许文艺气息。

果然,从他们的通信中,我隐约读出些什么。排长告诉我,她不但是一名出色的军医,经常发表医学论文,而且还经常写一些散文和诗歌发表在报纸的副刊上。
而另一个女孩是北京的,同样也是军医,据说有着深厚的背景,如果联姻成功,可以将排长调到北京的机关去。女孩追求排长好几年了,排长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排长有时候会问我,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我头也不抬地回答,当然是边防的军医姐姐。排长摇摇头,说你还小,不懂的。
时隔多年以后,我方才懂得,为什么排长会在玻璃下面压一张“人到中年”的便签。

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很多你无法抗拒的东西,权力、金钱、双方的家庭等等。
也许,你会说,对于爱情来说,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事实上,只有亲历的人们才会明白,那些看似附加的东西,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会扮演各种角色,这些角色时而像知遇的贵人,会在你失落的时候拉你一把;时而又像魔鬼,将你的心灵吞噬,让你陷入欲望的深渊不能自拔。

在众多的豆邮来信中,最让我难忘的是一个叫小菲的姑娘,她说她快撑不住了,对于现在的一段感情,不知何去何从。
小菲是因为一次拨错电话认识坚的,那时候坚还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收入不菲,但忙得天昏地暗,无暇顾及恋爱这件小事儿。
小菲那时候研究生刚毕业,要给导师打电话结果拨给了正在忙碌的坚。

小菲问:是李老师吗?
坚正忙着一笔新接的单子,以为是个骚扰电话,便没好气地把电话挂了。
小菲又重拨了一遍,问:是李老师吗?我是王菲呀。
那头的坚冷哼一声:你是王菲?我还是谢霆锋呢。
小菲又好气又好笑,这一来二去,她便与坚认识了。

小菲出身很好,父母都是高干,在她上大学的时候便自己驾着一辆奥迪上学了。认识坚后,为顾及坚的自尊,小菲隐瞒了一些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自己硕士刚毕业在找工作。
坚来自北方的一个县城,工作上他很勤奋,是个不折不扣的上进好青年。也正是这一点,让小菲非常欣赏。在她的身边,大多是富二代和官二代,不是作风奢靡,就是为人高傲。在她眼里,坚实在是当下少有的青年才俊了。虽然现在苦点累点,但只要努力,她相信坚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前途的。

小菲很快搬到了坚租住的屋子里,屋子很小,很局促,这对于从小生活在大房子里的小菲很难适应。小菲为了让坚和自己生活得更好一些,自作主张将车卖了,给坚租了一套大点的房子。
半年后,小菲又托父亲的朋友将坚从保险公司调到了银行。对于此,坚并没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因为从保险公司到银行的转变,看似工作更加稳定了,收入却大幅下降。

小菲只是想让坚过得轻松一点,却忽视了坚除了为自己而奋斗外,还要时时贴补远在家乡务农的父母,而收入的薄寡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了。
从前在小菲面前表现昂扬的坚,一下子颓废下来,他经常沉默寡言,就算小菲用自己从未下过厨的手开始学着做一些小点心给他,他还是无法振作起来。

小菲说,坚已经半个月没有理她了,甚至几次提出分手。
小菲说,我可能真的要失去他了。
小菲的情感困惑,是众多富家女与凤凰男的典型案例,只不过坚还算是个好青年,有着强烈的自尊心,但又不那么虚荣地想依仗什么而平步青云。
而小菲呢,有着富家女十足的奉献精神,敢爱敢恨,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牺牲一切,毫不退缩。可是,爱情真的不是一厢情愿地无私奉献啊,当你的爱溢满了,不是吓跑一个爱你的好人,就是惯坏一个贪慕虚荣的小人。

面对这样的困惑,我竟然无法给予小菲一个足够好的指导。因为对于坚,小菲给的爱太过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对于小菲,她有错吗?她为了自己的爱人,赴汤蹈火,去练习一切可以做好爱人的本分。
所以,我只好劝她,把答案交给时间吧。如果坚真的爱你,他会来找你;如果他的内心里你只占很小的一部分,那你何必将自己一再埋葬。

爱是两个人的事,不爱是一个人的事。
当你爱了,也请停下脚步听听对方的声音,让对方的心跳和你发生共振,而不是拽着对方,亦步亦趋。
后来,小菲没有再来信,也许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未来的日子里,她一定会遇到更多的人间悲喜,唯有祝愿她保持那份初心,遇见对的人,做着对的事。

谁对谁错谁又错过,谁会陪谁看细水长流?
重新回到那个排长的故事,他也终究没有选择那两个让他左右为难的女军医,而是与现实和解,在驻地找了一个既有些才情又有稳定工作的女孩结了婚,如今,他们生育了一对双胞胎,过着幸福的日子。
我们总是艳羡那些美好的爱情,那些人前的风光,却从未想过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冷暖自知,悲喜在尝。

文字:孙衍个人豆瓣主页
图片:米饭(拍摄邀约微信私号:sk8_Q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