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相关联的文章
  • 心有悲悯,万物皆有灵

    心有悲悯,万物皆有灵

    文图 / 左叔 我总是有一种错觉,每一次科技的突破、认知的改良,几乎都是从我们最习以为常的地方寻找到了出口,而我们与那些最终寻找到出口的“先驱者”相比,最大的差异可能并不是钻研的能力,而是面对已知事物时我们心中是否仍有那份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至于这种好奇心是如何建立的,此前我一直相信是一种本能力量的驱使。 在读美国动物行为学家乔纳森·巴尔科姆的《鱼什么都知道》之前,我和很多人 ...

    阅读全文

  • 技术宅拯救不了这个世界?!

    技术宅拯救不了这个世界?!

    文图 / 左叔 好像“技术宅”已经成为了影视作品的一个标配,比如在《侏罗纪世界2》里面就有一个叫“富兰克林”的“技术宅”,戴个眼镜,抱着电脑,拿着防蚊喷雾走进了火山即将喷发的恐龙岛,怎么看都不是那种“行走的荷尔蒙”讨女性喜欢的角色。 这种危机片基本结构说到底还是“骑士战恶龙”的模式,除了“公主”(要拯救的对象)、“恶龙”(危机)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最后用来“解扣”的人物设 ...

    阅读全文

  • 偶尔脱个序会让你找到某种平衡

    偶尔脱个序会让你找到某种平衡

    文图 / 左边 我喜欢《夏日会在晚餐后》呈现出来的语感,虽然它的外在是市面上流行的“轻阅读”的品相,但它的文本语感是精妙的,能够感受到作者龚林轩在推敲某些极致的东西,比如描述比喻的陌生感,会努力地寻找更为精确的比喻和表述。读他的文字,我会想到张爱玲、王安忆、朱天心这一派的写作者,在文字上擅长“工笔细描”的写作者在这个方向的孜孜不倦的努力。 他如是写道:伦敦的地铁支线繁杂,难 ...

    阅读全文

  • 别太轻信那些虚妄的繁荣

    别太轻信那些虚妄的繁荣

    文图 / 左叔 我本来准备放弃说些什么了,后来又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于是又决定回过头来聊一下。 在现时代的传播环境里,写作者越来越是一个多面体,决定传播效率的因素不再单位局限于写作者的写出来的部分,还有颜值、还有摄影、绘画、表演等其他才艺,甚至还有绯闻、私生活以及恶意炒作的内容。在这个“个体崛起”的时代,任何有传播价值的东西附着上文字便成了书,同样这也是一个阅读式微、影像横 ...

    阅读全文

  • 一朵人文主义的花朵

    一朵人文主义的花朵

    文图 / 左叔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阅读的偏好,比如我就极少读史,也不太感兴趣名人传记类的作品。我猜想即便是饱览群书的大家,也一定有他不太愿意去碰的领域。有时候,阅读无法穷尽这件事情本身也很迷人。 我常常在读几本纯文学的作品之后,会找一些自己不常碰的领域的书籍来看,但是这个调剂备选的领域其实也是有局限的,要不是社会纪实类的作品,要不是就是自然科普类的读物。这一类超越我知识储 ...

    阅读全文

  • 分手是堂人生必修课

    分手是堂人生必修课

    文图 / 左叔 分手是堂人生的必修课,和恋爱一样。 恋爱可以激发一个人生命里最大的正向能量。热恋中的人的似乎自带光华,连平时并不显见的才情和诗意也忽然萌发出来了,从小作文句子没有写通顺的人也能够在往来的互动中留下令人惊艳的文字,那才情并不逊色三流的诗人。可是这段自带光华的时段通常都极为短暂,如电光火石般燃烧一瞬间,余下来的除了灰烬,还有虚空之后难捱的落寞。 初一看,都会以为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