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比句点更悲伤:将每一天过成自己期待的样子

文图 / 左叔

华人文化多半还是敬畏生死的,这大概也是我们鲜少能够在文学艺术作品中,看到有把“做白事的”拿出来的说事的原因。上一本有印象的作品,是有些“天津贫嘴风”的《白事会》,虽是生死事,但下笔却是黑色幽默的调侃,总让我觉得现实生活未必如此。

前不久,在电视剧《流金岁月》里看到“谢宏祖”的小跟班“小鹤”,被安了一个祖传“一条龙”的角色设定,恰好跟被人排挤的“宝妈”凑成了一对好友,当时就觉得挺出乎意料的。这一次,读到“对岸”的大师兄所著的《比句点更悲伤》,那感觉好像也差不多。

具体如何来描述这感觉呢?好像有点难。就是你知道这些是非常逼近现实的,也是来源于生活的,虽然有些艺术的加工和创作,但你总觉得你与它之间隔着一层什么,这一层既不是“戏说”,也不是“粉饰”,更不是容易被过度强调的悲欢,但你仍旧能够感觉到那层隔膜,横亘在你与现实的残酷之间。

这一层隔膜,还有两岸在一些社情民风上的区别。尤其是这种涉及到与日常生活稍稍远一些的陌生名词,若不是先前有《康熙来了》等综艺节目“带状化”日积月累式的普及,可能也是会一时半会儿难以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与之相对应的物件。

不过,好在大师兄的文笔是“白的”“接地气”的,不像惯常的“对岸风格”作品过度地强调人文格调、艺术品位而采用隐晦艰涩的表达。大师兄总是在“刻意”地放大他身上的“丧”,肥宅也好、孤独也好,不求上进也好,大概率还是蛮容易引发读者的共情的。毕竟普通人还是大多数,看看别人过得比自己好不了多少,多数人也就获得了安慰,这大概也是这本书在“对岸”刷了很多版的原因。

人生在此结束,划上句点,但更悲伤的不是句点本身,而是在句点前,或者句点后,活着的人无法承受的悲痛。医院、警局、殡仪馆这几个地方,大概最是能够看到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地方,尤其是最后一个场合,既像是人生谢幕的地方,也像是其他故事开场的地方。很多人风风光光一辈子,最后的潦草挺让人唏嘘的。

合上书页,我对书中的很多故事都印象不深,记不起来明确的情节走向,记不起来饱含的人生哲思,只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有些遗憾真的不必带到那个场合再来思考为什么?开心面对每一天,也将每一天过成它自己期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