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浙江文艺出版社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浙江文艺出版社”相关联的文章
  • 亲爱的,你准备带什么去旅行?

    亲爱的,你准备带什么去旅行?

    文图 / 左叔 去过苏州寒山寺的朋友,大概都会惊异它的小。我陪一位外地的朋友去过,结束后他戏谑地跟我说:这庙也太小了吧,站在收门票的地方我就瞧见送客的出口了。他说的是夸张了些,但寒山寺与苏州其他几处景点相较的确是不大。可是苏州经典旅行线路上,寒山寺与拙政园、虎丘一样都是绕不过的点,拥有不可取代的位置。 无从考证当年寒山寺在苏州诸多寺院中的地位,而现如今拥有“不可取代”的原因 ...

    阅读全文

  • 你是我最疼爱的人:婚姻的美满里必定有自我的丰盈

    你是我最疼爱的人:婚姻的美满里必定有自我的丰盈

    文图 / 左叔 《你是我最疼爱的人》是一本43万余字体量的长篇小说,它大概是我近十年左右时间里,读过单本文字体量的极值。上一本印象深刻的文本体量大的单本作品是王安忆的《匿名》。与《匿名》大量的文本消磨在“情状的描摩”不同,《你是我最疼爱的人》将大量的文本消耗在世俗的家长里短之中,更让我这种写不出长段文字的人觉得此处有着一个巨大的黑洞。 “大部头”的作品不易读,尤其在现实浮躁 ...

    阅读全文

  • 平生欢:命运是条蜿蜒的河流

    平生欢:命运是条蜿蜒的河流

    文 / 左叔 我读七堇年的《平生欢》时,脑海里一直会有一个不知出处的画面挥之不去。群山的脚下,苍茫的原野,江河的源头,一缕涓涓细流从某处涌出,然后顺着地形蜿蜒而去,开始各自的旅程。他们时而平行、时而交汇、有的流向更开阔的世界,有的蹚过人生的泥淖,但最终他们都归于平静,汇入了大海。 七堇年的文字是有触感的,这种感触有点像油画上的纹理,带着强烈的创作者的印迹,但是有时候纹理过多 ...

    阅读全文

  • 于大时代中见小山河

    于大时代中见小山河

    文 / 孙衍 王蒙先生在《读书三议》中提倡“读点费劲的书”,这读起来费劲的书是什么书呢?用王蒙先生的话说就是“读一点你还有点不太习惯的书,读一点需要你查查资料、请教请教他人、与师长朋友讨论切磋的书。除了有趣的书,还要读一点严肃的书。”这些书必然不是迎合的产物,不是顺流而下的,而是需要攀缘而上,适合推敲的书。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葛亮,想到葛亮这几年来的几部著作,从《朱雀》《七声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