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写作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写作”相关联的文章
  • 体悟是所有文艺创作的第一步

    体悟是所有文艺创作的第一步

    文 / 左叔 & 图 / 明亮 最近在减脂,然而周末我在凤凰街吃了一顿火锅。与一位文学青年对座,席间聊一些现如今“码字”界的焦虑与困惑。其实他的困惑,我也曾经有过。是蹭着热点,刷些流量,写一些也许别人关心但自己并不感冒的内容,还是写自己最真切感受到的,体察到的内容,不必去在乎别人怎么看?这个问题,我想明白了,也许没有那么多人关注,但至少写的时候不那么难受。 散了之后,我们仍 ...

    阅读全文

  • 不好意思,我们不谈理想只谈钱

    不好意思,我们不谈理想只谈钱

    文图 / 左叔 有那么一阵子,我跟你一样,觉得谈钱是挺俗气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熟人之间的事情,举手之劳的事情。人情往来,有心力就帮一把。可是日子一久,经历的事情一多,我就觉得有点不是个滋味了。 说实话,我是一个自我时间管理比较严苛的人,虽然未必件件事情的计划都会落实到纸面上,但至少在心里面会“有个谱”。像我这一类人,最大的焦虑是自己的时间节奏被打乱。虽然这件事情在别人眼里看起 ...

    阅读全文

  • 总能在生活里读到一个好故事的开头

    总能在生活里读到一个好故事的开头

    文 / 左叔 & 图 / 聪爷 早晨送完孩子上学,通常我都会赶到单位晨读。开车经过娄东宾馆东侧小巷时,一位与我同一方向女学生的背影吸引了我。那是一位穿着中专校服女生的背影,大约是步行去上学的路上吧,一只手里是一只黑色的帆布袋,似乎也没有装什么东西,飘飘荡荡地拎在手上,另一只手里是一把黑色折叠好的雨伞,晃晃悠悠地在手里甩着。 最让我觉得好奇的是那背影的步态,颇有些老成的外八字 ...

    阅读全文

  • 写了一半的稿子丢了

    写了一半的稿子丢了

    文图 / 左叔 灵感来的时候,我常常来不及下笔,就会在电脑上开一个空白文档。如果时间充裕,我会借着灵感来的那股子停下来的劲继续往前开拓。可是有时候,我会被工作和生活中的琐事打断,隔几个小时或者隔几天才有机会重新去碰那个临时打开的文档。虽然当初在记述下那些文字的思维脉络还在,可是却再也很难寻觅当初流畅的语感了。虽然凭借职业化的调动,我能够将文本弄完整,但那种让自己觉得舒服的感 ...

    阅读全文

  • 佛系,就是不被当下世俗标准裹胁

    佛系,就是不被当下世俗标准裹胁

    文图 / 左叔 小野,挺普通的一个网名。我至少有两个朋友都叫这个名字,一男一女。 男的原先是业内领先的某地产公司做事,后来出来自己创业,出过书、做过平行进口车、干过自媒体,当然也做微商卖过各式各样的杂货。小野这个名字,只是他众多网名和身份标签之中的一个。从他少年读书时为杂志画插图开始,他只用这小野这个名字署他的画。这些年,他写过很多精致奇妙却经不起推敲的地产广告文案,也写过 ...

    阅读全文

  • 不硬着头皮试试,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不硬着头皮试试,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文 / 左叔 & 图 / 米妮 小时候总有一些歌,不知不觉间被孩子们给唱歪了,似乎每个孩子都在唱“歪”的过程中抖着各自的机灵,乐此不疲。譬如: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天天不迟到,“拉了线我就跑,轰得一声学校不见了”。 现在想来,这歌词改得也太邪恶了,将“童言无忌”与“口无遮拦”全数罗列了出来,然而唱着歪歌的孩子未 ...

    阅读全文

  • 浊世沉沦,几缕清明

    浊世沉沦,几缕清明

    文图 / 左叔 此生,我只去新疆两次,而且去了两次都只在乌鲁木齐周边转了转。原因很简单,新疆太大了,光是从一处坐车到邻近的另一处便已经耗尽了过半的时间,余下来的只能是走马观花式的匆匆。 无法深入,所有的感触都是浮光掠影式的。 比如,在登顶天池的途中见到路旁林中有一座白色的毡房,脑海之中第一时间的反应居然是警觉意识,如同步入江南水乡小镇沿街随便一处民宅都在疑心会不会有消费项目 ...

    阅读全文

  • 所谓长处,多半是自己觉得舒服顺手的

    所谓长处,多半是自己觉得舒服顺手的

    文图 / 左叔 王安忆在演讲分享实录集《小说家的第十四堂课》里提到过自己的创作状态,有点像农人休耕一样,在长篇小说创作之中间隔一些中短篇或者是散文的创作,她又坦言这些年短篇写得少了许多。于是,读这一本《红豆生南国》时,我便在努力地猜想这其中收录的《乡关处处》、《红豆生南国》、《向西、向西、向南》这三篇大概分别间隔在哪些长篇作品前后。 最近几年,陆陆续续读过王安忆的《长恨歌》 ...

    阅读全文

  • 我们总是裹挟着过往与未来相遇

    我们总是裹挟着过往与未来相遇

    文图 / 左叔 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其实我和很多人一样,总觉得时间和精力不足以背负太多的“书债”,每每看到那些未拆塑封的书堆在架子上,总是在感慨买得太多,读得太少。 这一本《微反应心理学全集》大概是四月份入的手,当时读到推介便觉得这样的“工具书”既是符合我心理咨询师的“执业兴趣”,同时大量引用的“文献典范”应该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也会有“创作上的支撑”。 然而,入手之后却 ...

    阅读全文

  • 能有个幌子也是极好的

    能有个幌子也是极好的

    文图 / 左叔 严格意义上来说,《至味在人间》这本书是一本报章专栏文稿的辑集,它的作者陈晓卿本身就是一位电视媒体人,在做好主业的同时,前后十余年间在吃这件事情上孜孜不倦,终于成就了这本五味杂陈的书。 从书的后记、作者自述来判断,主导这本书出版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其实是想借着央视电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热播来造就一个现象级的作品,然而因缘际会等诸多因素影响了整体运作的周期。 ...

    阅读全文

  • 致那些没有下文的故事

    致那些没有下文的故事

    文图 / 左叔 进入工作状态之后,能够静下来用于写作的时间变得特别零碎,常有写到一半不得不放下来处理其他杂务的状况,等到忙完再回头去捡的时候,那一气呵成的状态却已经没有了。 一旦十指飞舞的流畅状态不在了,我内心深处便会生出几分对自己的宽容,觉得这样的文章强逼出来未必就好,不如等到状态好的时候再去做。可是事实上,写到一半的文章那么一放,通常就没有下文了。反而,那些强逼出来的文 ...

    阅读全文

  • 徐瑾 x 有时:写作者的阅读乐趣在哪里?

    徐瑾 x 有时:写作者的阅读乐趣在哪里?

    文图 / 左叔 读徐瑾的《有时》,一直觉得在文中提到她是八五后的阅读者时,我感觉到有点惊讶,她的文笔是老道的,这种老道是透过诸多芜杂的细节去深究其中的根源的“轻车熟路”,而不像我印象中八五后的阅读者纠结于浮于表面的细节的状态。 后来,我又细细想一想,现如今的八五后也都站在三十而立的关卡前,只是我没有与时俱进仍以旧时眼光在审视他人的成长,而很多时候我们的成长都有阶段性的相似点 ...

    阅读全文

  • 藏在寻常小事里的感染力

    藏在寻常小事里的感染力

    文图 / 左叔 台湾民谣女歌手陈绮贞早年有一支作品令我印象深刻,歌词花了极大的篇幅描述了“我想记住的四十七件事”,而这些事都是寻常生活中便可以看到的场景,琐碎、零乱,像一首意象复杂的小诗,也像一幅印象派风画的抽象涂鸦。 蜻蜓 蜻蜓飞行的速度 狂风卷起沙扬起雾 一张空白的画布 我看见过被地震摇晃的屋子在一个非常美好的晴日 旅行纪念品掉下来,引起惊呼 一颗螺丝钉如何慢慢松动,然 ...

    阅读全文

  •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一刻呼应了我的需求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一刻呼应了我的需求

    文图 / 左叔 在我的人生中,常有这样的尴尬时刻。可能是我外在表现得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所以会有人问我,这本书你读过吗?或者你了解某位作者吗?一般情况下,我几乎都答不上来。 我得承认是我一个阅读面向特别狭窄且放弃了很多经典作品阅读的人,也许可以称得上个“阅读爱好者”但未必是一个“阅读全知”。我阅读的兴趣点并不是发散状的,很多时候是由于外界的机缘串联起来的,我的确在读一般市面 ...

    阅读全文

  • 怎样写好一篇演讲稿

    怎样写好一篇演讲稿

    文图 / 左叔 动念想整理一下自己这些年参与演讲的体会,完全是因为同办公室的小伙子要参加演讲比赛,然后非常客气地请我帮忙看一看他的演讲稿。我当真了,于是就真得没有客气,噼哩啪啦地讲了一通。事后,我其实是有点后悔的,毕竟才同事数日真得还没有亲近到可以无话不说的地步,至少我应该在口头表达上再委婉一些为好。 首先我们得明确演讲和演讲比赛其实是两件事情。但凡是比赛,就会有主题、主办 ...

    阅读全文

  • 提笔忘字

    提笔忘字

    文图 / 左叔 我在一个花艺活动的场子,做了一个极简短的分享,结束后有人找我签名。其实我在心里对此是有预期的,所以在那短短个把小时里,我有一直留心每个人在现场的举动,然后脑补与之相关的背景画面并且提炼成简单的句子,然后想把这些句子写在签名页上送给她们。 真的到了这一刻,发现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容易,与十几个人相关的句子是想得出,但当每个人排着队等着我去签字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会有 ...

    阅读全文

  • 听雨

    听雨

    文图 / 左叔 少年时写作,文字倒是极为精练,常常短短几行就成一篇,且内容不开阔,常以记述情绪和感受为主。事后回想,形成那样的格局大概是写作的环境所至。我写的文字几乎都是半公开的形式,也不刻意避人,所以周遭与我利益相关人多半都能读到,偶尔遇到些不便明说的话,就因此而收起了锋芒,唯有留下一些隐形的“勾子”给看得明白的人。 我印象里有一篇不长的文字,写的是落雨天躺在床上听到雨声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