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漫谈写作:它可以被感知却无法被教授

2021.11.19 / 太仓市图书馆 / 零基础艺术课 / 漫谈写作

左叔:“写作课”这件事情答应了很久,但一直拖到年末才具体来做,触发我拖延症的关键因素,是内心里可能还是不太能过得了自己的“关隘”。我始终觉得写作这件事情,人可以从其他各式各样的途径中去摸得着那个“门边”,可以在形式上、技巧上被教授,但却没有办法直接获得一条最为便捷的途径,可以直抵写作的核心。因为每个人的核心都不尽相似,也没有一个范例是可以被模仿,甚至被超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