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即便是你掏出了真心,也极有可能会被人嫌弃血腥

他所说的“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 钱钟书围城

文 / 左叔

年纪极小的时候,我奶奶常常跟我说一个道理:看一个人大方不大方,不是以你所拥有的东西来衡量得到的价值,而是要从对方所拥有的东西来评估给予的份量。

当然,不识字的她,讲的是一句非常粗鄙且无法转换成文字的俚语,而我也是在很多很多年之后,自己摊上了一些“借多还少”的事情之后,才恍然领悟过来,原先那句在形式上颇为“粗野”的话中所暗含的,竟然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

那个时候我刚出社会工作不久,也没有存到什么钱,就遇到有熟人来借钱。这个熟人在我当时的理解里,“家业”也是挺大的,与自己还略微有些沾亲带故,所以在他讲出特别“急用”的理由之后,我也就没有多想就借出去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没有还回来,我心里还琢磨了一番,毕竟自己刚工作不久,都是数着每个月的入账数过生活的。虽然日子过得不宽裕,但自己一方面没有处理这类事情的经验,另一方面也不想承认自己在处理这个问题过于冒失,最后想了想还是拖着好了。

再后来,自己后背生了一个瘤,要去医院做手术,当时是需要自己先垫付一部分医药费的,因为也不知道瘤是否有病变,要做完切片化验才有结果,所以也不想惊扰父母。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终究还是开口跟他讨了那笔钱。

不过,对方脸上恍然的神情还是挺让我意外。反正,其间的过程是不太愉快的,来来往往好几次,最后勉强在我做手术前还给了我。

“就这点小钱,我又不是不给,你用不着这么着急往回要啊!”

当时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情自然是愤愤不平的,恨不得自扇耳光责罚自己办错了事情。当然,两人自此便是“拉黑”的关系,也无从知道当时他是因为什么拖延了,也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说出了这句让我一直记到今天的话。

现在年纪略大一些再回头看当初的事情,可能这些话其中的某些部分在那他那边是成立的,比如“小钱”,再比如“又不是不给”,他说的时候也极有可能在某种被逼急了的情况里面,口不择言了一些,但我作为一个听者,身处在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困境之中,这番话听起来终究还是伤人的。

人与人之间,永远都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不能理解我的难处,我在自己的问题紧逼之下,连去了解一下他的难处的想法都不曾有过。

昨天在后台给我留言的人,讲了一些男女感情之中“借多还少”的事情,来来去去的内容过于复杂了,最后我都看晕了,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化解的办法,唯一能想起来就是我自己经历过的这件事情。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子的,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掏出了全部的真心,可是在对方看来并非是不够,而是嫌过于血腥。有些疯狂是荒唐,有些痴话是笑话,人与人的信任有错付的时候,男女感情之事应该也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