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每一个美好的未来,都值得长久的专注与等待

文 / 左叔

坚持到第三年,我终于有了一扇略微有些像样的黄木香拱门了。黄昏时,逆着光,丛生的黄色小花迎风摇曳,美极了。

这个拱门,此前我也种过铁线莲。铁线莲生长速度极快,也曾迅速爬满整个花架,但终究是那种多年生的草本藤。

一到冬天叶子落尽就显得枯败不堪,木质化的部分还能留得住,未及木质化的藤与叶,随风飘零给也日常洒扫增添了诸多烦恼。

木香花是木本的,粗杆要粗壮很多,到了冬天显然叶子萎靡,但不至于落尽,养护得好,还是有森森的绿意的。天寒地冻,万物萧萧之中,迎门便是一架常绿,心情也会随之欣然一些。

这株黄木香,买回来的时候只是一株小苗,大概膝盖高一点儿,第一年开了三十几朵花,第二年大概有百来朵,到了今年就已然是数不清楚了。

其间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它落脚的地方是院外的公共花坛,土质基本上就是建筑回填土,碎石杂物特别多又极为贫瘠,根系很难扎下去。苗弱之时,能想到的扶助之策都用上了,但就是感觉长得慢,一直不抽条儿。

再来就是拱门的这个位置也是略略的尴尬,因为前面还有幢六层多的楼,夏天日照偏角小,一直处于暴晒中,冬天日照偏角大,则整日见不到阳光,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难的处境了。

前年夏天大旱,去年冬天极寒,总感觉它要挺不过去,好在它还算得上是顽强的。如今再看它,就像看着年幼时体弱的孩子,成年了就一扫阴霾,变得血气方刚了一样。

买花的时候,还是喜欢买苗,一方面是价钱确实便宜,万一失手了,也不至于肉疼;另一方面还是因为喜欢看它慢慢长成的样子。

喜欢买回家后照顾、修剪、分株、移盆等一系列的后续动作,喜欢它慢慢从伶仃稚弱之状,慢慢变化为自己想要的模样。这份欢喜,大概也是缘自基因里对于农耕之事的愉悦感和获得感吧。

所有默默坚持、静静等待之事,多半是因为里面多多少少都藏着希望吧,而生活是因为充满了无数个或大或小的希望而变得充实且有奔头。

#日签# 这个写作计划执行到今天,已经累积到351篇了,无限逼近当初自己设定的坚持到一年的目标了。

当初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是觉得自己到了某个年纪后,思维有点固化,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常常聚不成一个想要表达的主题,需要一些外部的刺激,而每天随机生成的#日签#,就像是在考试中遇到考题一样,逼着自己在极短的时间里,调用自己的一切可能去“破解”它。

365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日复一日坚持下来还是有收获的,在构思和执行的效率上面不得不说提升了不少。其中也有一些文字被《读者·原创版》这样的平面媒体相中,刊载在了纸质的杂志上,也算是无心插柳的收获。

这其间的难并不在写作这件事情上,而是难在如何平衡好工作、生活、写作这三件事情,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腾挪出来。此刻是无数的过往一一抵达,未来是眼下的此刻悉数出发。因与果,其实早已写好了。

这算是专注坚持在做一件事情吗?

好像也不完全是吧,更像是在种黄木香一样,寒来暑往、静待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