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孩子,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

    孩子,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

    文图 / 左叔 女儿的古筝课在周四,这学期自从有了“劳动委员助理”的闲差之后,值班周需要与值日生一起劳动,放学较平时晚了二十分钟。结束了再去学琴的地方上课,就很容易排在别的学员后面。冬天日头短,常常要天黑透了才能到家。 周四接她回家的路上,她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啊? 是啊!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如何回答她。 我很意外,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奶茶刘若英。 ...

    阅读全文

  • 此生中那几个好吃的瞬间

    此生中那几个好吃的瞬间

    文 / 左叔 图 / 小躺 01. 世间美味,多半是儿时的味道。 我的童年虽然已经过了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但那个时候平头老百姓家的境遇大抵相当,在吃这个问题上,还是要靠逢年过节来解那个馋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闻到煎带鱼的味道,便会联想到过年。久而久之,似乎变成了某种隐秘的条件反射,但我却一直找不到原因。 后来我长大了,才慢慢摸清彼此关联的起因,仍旧是物资匮乏。我童年生活的 ...

    阅读全文

  • 夜深人静,我只想和你聊聊剧本

    夜深人静,我只想和你聊聊剧本

    文 / 左叔 图 / 王严冰 读书的时候,院里排话剧《雷雨》,有幸观摩排演。地点是文学院一个空置的会议室,几个人懒懒散散地围坐着排演区。几个演员都是学长姐,穿着自己本素的衣服,大概还在初排阶段,演员台词也没有完全记熟,所以常有磕磕绊绊的地方。当时据说这出剧是要推荐参演驻宁高校的大学生艺术节,但排演现场让人看起来忧心忡忡。 再次看到这出剧,已经是参演完“大艺节”之后的返校表演 ...

    阅读全文

  • 愿所有离去都轻如鸿毛

    愿所有离去都轻如鸿毛

    文图 / 左叔 人固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 这轻重之间的差异,说到底还是人与人之间的轻疏远近。对于陌生人而言,可能只是朋友圈里再也刷不出更新的账号,手机通讯录里再也拔不通的一个号码,或者是久而久之便会忘记掉的名字;但对于妻儿老小而言,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那是孩子成长无法弥补的缺失,那是天塌了、山垮了、整个世界都黑了。 我相信重大变故面前,时间永远是一剂良药, ...

    阅读全文

  •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文 / 左叔 图 / 寸叔 赋闲大半年,但因为接了一些文字工作的案子,差不多每个月都需要出门与人碰头开会。有时候在专门的会议室,有时候在街边的咖啡馆,有时候在车上,还有一些时候因为时间不凑巧就直接电话视频或者微信群里解决掉。不必朝九晚五,通常会闭塞掉一些人际往来,而这样的会议便成了我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缺口。 这么多年养成了习惯,但凡参加会议都会随身带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 ...

    阅读全文

  • 静静地看我走完这过场

    静静地看我走完这过场

    文图 / 左叔 在组织面前,个人永远是渺小的。选岗前一晚,我在微信群里扔了一句便去睡觉了。但我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那一晚的状态是胶着的。所有的岗位信息都是传闻、所有的排名顺序都是猜测,没有公示,也没有官方说明,对于心怀期待的人而言,确实难捱。 时间倒回一个半月前,培训中心组织了共计三天的岗前适应培训。除了地方情况介绍、转变心态课程之外,其实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只是同一 ...

    阅读全文

  • 除了有趣,仪式感还能给我们什么?

    除了有趣,仪式感还能给我们什么?

    文 / 左叔 01. 自从手机拍照应用里提供了滤镜修图功能之后,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就多出一项颇具仪式感的“重要行程”——饭前拍照。与西方宗教色彩浓烈的“餐前祷告”不同,饭前拍照总带着一点点讨好自己、记录生活、无心炫耀的成份,这也让它被一部分人的反感。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一位饭前拍照达人,不过她的作品却常常收获点赞。 她是手工业者,最早结识她还是因为某杂志上的一篇报道。后来慢慢接 ...

    阅读全文

  • 寻得回出走少年,却找不出教育焦虑的根源

    寻得回出走少年,却找不出教育焦虑的根源

    文 / 左叔 一连两天,我的周遭让一个13岁少年走失的消息迅速地刷了屏。一说在上海宝山区,又说在太仓公交上,离着我们如此得近,人人皆如亲历者般兴奋难眠。万幸的是今年早晨上海警方微博公布了事情的最新进展,离家出走的少年在杭州西湖边找到了。 只能凭有限的网络传播内容,回溯这起少年出走事件。孩子在学校因为部分学业完成不好,老师打电话让家长接回。家长接孩子出了学校门,就让孩子独自骑 ...

    阅读全文

  • 在迟来的间隔年,许一个自己给未来

    在迟来的间隔年,许一个自己给未来

    文图 / 左叔 上周,与一个朋友约时间,去她那边取些一同订购的物件。她答复我,不如晚几天再来,说有份礼物到了之后一同给我。周二一早,借着出门办事的由头去见她。取了物件,她也将礼物交予我。是本2017年的年历,设计风格的黑色包装,内里的版设和文字也极具文艺范,掂在手心里颇有份量,却不知道缘何此刻是它。 与她道谢,将礼物装在帆布袋出了门。办完事情,时间才逼近十点,又没有其他的安 ...

    阅读全文

  • 一个创业者的非正常死亡

    一个创业者的非正常死亡

    文图 / 左叔 一早起床,朋友圈被《一个人,和他的爱》给刷了屏。追悼亡夫的一篇寻常文章,引来无数人关注转发,一半是因为悲怆隐忍的文笔力量,另一半则是文章背后一个创业者令人唏嘘的结局。 几天前,我经由另一个创业平台得知张锐先生辞世的消息,在此之前我对他一无所知。虽然那个创业平台转述此消息的口吻多少有点“唇亡齿寒”的意味儿,但“互联网创业者、前媒体人、四十二岁、心肌梗塞、公司I ...

    阅读全文

  • 也许我也得过抑郁症吧

    也许我也得过抑郁症吧

    文/孙衍 最近关于抑郁症的话题越来越多,因为很多明星都是因为抑郁症而去世,更引起了巨大的波澜。一直不太了解抑郁症是什么,仅仅是心情不好,情绪失控吗? 百度了一下,百科上是这么解释抑郁症的: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 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 ...

    阅读全文

  • 大隐隐于朋友圈

    大隐隐于朋友圈

    文/左叔 图/阿杰 播/未晞 01. 你在什么时候想按下科技进步的暂停键? 手机响了,显示了一个你不太想接的电话。你将手机屏幕朝下扣在桌上,电话铃声是停了,但仍在线上。就在你觉得安心的时候,腕上的穿戴设备开始振动,夺命一般地催促着。你忽然发现科技进步将自己逼到无路可逃的境地。 有时候你会庆幸,现在住处因为地处偏远、结构复杂,室内总有几处手机信号不好的地方,如果不想被打扰,会 ...

    阅读全文

  • 那些藏在课本背后的青春

    那些藏在课本背后的青春

    文 / 左叔 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写作状态不好。这种“不好”不是内心里没有想要表达的核心,而是落笔时没有特别好的文本,总觉得写下来的东西与自己想要的仍有一段距离,常常是三四千字的素材,最后连八百字都改不出来,面对电脑枯坐半天的结果只能是沮丧。 特别焦虑的时候,我就会开着手机直播APP。对于一个年届四十的大叔而言,这不是一个“涨粉”的好选择,也不是 “蓝海”里捞金的好办法,但美 ...

    阅读全文

  • 有些事你做不到,并不是什么坏事

    有些事你做不到,并不是什么坏事

    文 | 孙衍 图 | 温凯 因为出版了新书的缘故,和一些时尚杂志的朋友聊得多一些。一直以来都认为“时尚”这个词离自己太过遥远,唯一一次与时尚的接触还是十年前的事了。 那是2005年的冬天,我刚刚从部队退伍来到北京,准确地说还没有真正离开部队。作为一个三无(无户籍无身份证无劳动关系)人员租住在鼓楼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 四合院里住了十几户人家,几乎清一色的老人,只有对门租住着两 ...

    阅读全文

  • 心中常住着一个少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心中常住着一个少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文 / 孙衍 昨夜又做梦了,梦到蒙胧的清晨,一列操练的队伍,队伍里一个少年新兵笨拙的样子,每每摆臂都是顺拐,他既紧张又认真的样子,分明是我认识的一个人,那是我邻居家养女的儿子。 现实中,他并没有当过兵,梦就是这么荒诞,总是借着现实中存在的人,发生着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还记得小时候,他到处奔忙,跟着父亲走街串巷,赶在周末或者城管未曾出现的地带练摊。他们卖过锅碗瓢盆衣架针线之类 ...

    阅读全文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文 / 孙衍 如果把我三十多年的人生切割成两部分,正好一半在异乡,一半在故乡。 当很多人思虑着要不要去远方闯一闯时,我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十几年,想着归来了。 回到家乡的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在回顾,在思考,这些年在外面做了些什么,又得到些什么。毋庸置疑,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总是遗憾大于收获。 幸好还有遗憾,我还能继续想着让自己更好一点,也正因为有遗憾,才能让自己时时处于警醒的状态 ...

    阅读全文

  • 人生在世,要抵御的又何止是衰老

    人生在世,要抵御的又何止是衰老

    文 / 孙衍 也许我们不曾发觉,但总有人会告诉我们,你长高了,成熟了,胖了,瘦了,长出白头发了。总有一些年龄段,就像里程碑般告诉我们,你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二十五岁那年,我还在东北工作,去一个老领导家做客,领导夫人是辽宁新民人,有着很重的沈阳近郊口音,但为人直爽,因为和老领导的关系,我们以前见面的机会比较多,我称她为嫂子,她也对我视若己出。老领导调走之后,见面虽然少了, ...

    阅读全文

  • 写不出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写不出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文 / 左叔 图 / 米饭 入了伏,我一直处在游离的状态,精力无法集中,所以也没有办法写出什么字来。跟同是写作者的朋友感慨了几句,就被安慰说,夏天本不适合写东西,大家状态都不好。听闻之后,虽然心里觉得略微地好受了些,但仍然有挥之不去的惶恐感。 父母需要回老家处理杂务,孩子放暑假在家,她日常起居都在我的手上,时间被分割成无数的碎片。周一、三、五的上午的美术课、周二上午练琴以及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