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佩服默默努力然后惊艳全场的你

内向而不呆滞,寂静而有力量。平波水面,狂澜暗藏。
—— 贾平凹 《自在独行》

文 / 左叔

我还是挺佩服那些能够沉得住气,在周遭都是“躺平”的氛围中默默努力着,最终凭实力说话惊艳全场的那些人。

在漫长坚持的历程中,不仅任何一个外部因素都有可能动摇一个人苦苦支撑着的斗志,更为困难的地方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与自己的将信将疑、天生惰怠做斗争。

身处在内卷严重的"修罗场"里,人很容易得到一个“这又是何苦”的自我安慰,但也会有人仍旧不满足于自己付出千辛万苦换来的身份,为了“同工同酬”而选择再战“下一城”。

在我看来,如果一直在“围城”之外,怀揣着“不得进来”的怨念,而拥有越挫越勇的斗志是我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已经算是“一脚踏进来了”,已经在“围城”之中看到了自己的现实困境和无解结局,却仍旧为再战“下一城”还要去拼命,我就觉得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我的身边这样的人不多,但偶尔也会在公布结果、谜底揭晓时,意外地闪现出来他们如钻石般闪亮的特质。低调隐忍、不事声张,对当下手头上正在做的事情,无一例外几乎都是认真且较劲的,对自己保持住向上的势头,永远有股子说不出的狠劲。

人在安稳里是极容易有惰性,“体制”之困大概就正在于此,它能够将一个人保护得很好,无衣食之虞可以尽情投入其中,却同样也会将一个人置于某个茧中,束缚住自由挥洒的才情。

人拥有强大的内在定力,可能就不会担心和害怕门可罗雀的寂寞与冷清了吧,因为他知道鲜花和掌声、喝彩和欢呼不是看人的,而是看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的。做成事了,有些东西自然就会来。做不成事,有些握在手里的东西也会散落掉。

说实话,我是一个不太容易能“瞒得住”的人,我猜他们从本性上来说,应该也跟我一样,毕竟都是凡人,应该一直都有想要“一吐为快”的冲动吧,但是更为强烈的“延迟满足”带来的愉悦感,让他们对未来的某一刻充满了期待,在这个过程之中养成的某种秉性,在我看来是因为缺失,而显得非常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