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想要做点事,就没有不难的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图 / 左叔

前一段时间,好像所有人都在念叨着: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好像只要春天一来,万愁得解。然而,春天来了,诸事还是悬在那里,始终有一只靴子不曾落地。

是啊,肯定要来的。来了,终归还是得应付的。对于我而言,春天的活计很多,首当其冲就是要平整空地、莳弄花草。

最近一段时间为了给花翻盆、顺便施点肥,隔天中午会去相熟悉的咖啡店讨取咖啡渣,顺便喝上一杯。店里新来的小师傅自称是东北人,曾经在上海工作。

应该不是“崇洋”的心理作用,我觉得他的手法很好,奶温略高一些的半糖拿铁很对我的胃口。如果一定需要有心理因素,极有可能是他接人待物很谦和。

偶尔碰到店老板也在,等咖啡的空档会闲聊几句。这几年,我是看着她从代理别人家的咖啡品牌,到自己开店做品牌,然后一口气一连开了五间。然后,和其他所有的创业者一样,赶上了去年岁末的“速冻”。

“难”,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听得最多的关键字眼。不仅仅是她,身边其他凡是做点什么的,几乎都处在停摆的状态。即使是开着门的,没了人来人往的盛景,难免会觉出枯索的意味来。

想想也是,开销一样都不会少,原物料还涨得厉害,能请得到人肯出来帮忙做事,撑过眼前已经是万幸的事情。好在,这些年她是一直没有放弃线上营销这一块,生意上还说得过去。

这样一看,很多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没看到果之前,所有的因都是需要努力,多条伏线都需要埋好,因为知道哪一天会成为救命的安全绳。

-

-

午休出门去散步,路过街边的一个宾馆,想起去年岁末和朋友一起吃饭,席间有位不是太熟悉的朋友提到这间宾馆,说他刚刚转手出让了,就此不必再操心劳力了。

当时,大家话赶话聊了一些其他话题便岔开了,所以一直有一个疑惑存留在我心里。想必应该是经营上有些难处,才会想到要转手吧,若是一个回报可观的项目,再怎么操心劳力还是会咬牙坚持下去的。

吃完那顿饭,我便开始休年假了。没等到我年假休完,“速冻”便来了。如今春风劲吹,可那宾馆往南的三十几间店铺门面,粗粗瞄过去至少有十来间贴着转让的电话。应该会庆幸及时割肉止损吧,否则空耗这几个月破败面只有可能更大

这样一看,很多事情还是有因有果的。果已经摆在眼前,再去深究是哪个因导致的,其实已经没有多少现实的意义了。

“难”,想要做点事情没有不难的。就拿我莳弄花草来说吧,刨坑、平地、翻盆、移植、分枝、修修剪剪、手上时不时地留下一个大水包、身上总有洗不尽的水肥酸臭味……每天都要花上个把小时的时间,抬头看看好像事情永远没有一个边。

待到一季花开,那心情真跟老父亲嫁女儿时差不多,立在花枝前,浸在香氛里,想想那换季时指甲缝里洗不尽的泥污、夏天里小腿肚上密密麻麻的蚊子包……又算得了什么呢?

没有因,哪里来的果?没有果,光折腾那么多的因,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