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一夜春风吹酒醒

    一夜春风吹酒醒

    文图 / 左叔 人生中第一次喝醉大概也就是五六岁的光景,也就是几瓢米酒的量,便从晌午一直昏睡到掌灯,醒来后仍旧是迷迷糊糊的,因为没有胃口一连误了好几餐饭,着实让祖母好一阵心疼。 祖母还健在时,每逢春节便会张罗着用她还在做女儿家时便掌握的秘方自酿米酒。那发了酵的米置于纱布袋里悬在偏房的梁上,下面悬上一口大缸。少不更事的我,便是被那一缸浊汤所吸引,喝出里面酸甜杂陈的味道,成了不 ...

    阅读全文

  • 触得到边界,却在困局里摇摆

    触得到边界,却在困局里摇摆

    文图 / 左叔 最近一段时间,我处在“休养生息”的状态中,可以以文字的方式记述生活的状态,书写胸中的观点,但却始终不太敢去碰“写故事”,做表达内核的包裹、做情节故事的虚构。为了弥补那种浪费韶光的流逝感,我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分配给阅读、记录和领悟。等我对此有觉醒意识时,赫然发现我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写过故事。 我本能地将“写故事”视作耗费“元神”的事情,而在这个当下,我的内心里还 ...

    阅读全文

  • 无有岁月可回头

    无有岁月可回头

    文图 / 左叔 拜各种看不见的机缘所赐,在大学入学二十年后,我又获得了重返大学校园短期进修的机会。背起双肩包,每天要走几乎横跨两个街区的路,开启宿舍、食堂、教学楼之间的“三点一线”学生模式。短短一周有余的生活,往日校园中曾经熟悉的画面一一呈现,旧式大楼弥漫出时光浸染的味道,大学广播正在讲热门的文化现象,图书馆的自修教室里是准备英语考试的年轻面孔,操场上还有新生在学习三步上篮 ...

    阅读全文

  • 想念东北的雪

    想念东北的雪

    文 / 孙衍 & 图 / 飞魔 今年南方的雪来得有些早,纷纷扬扬的下得还挺大,身边的朋友都很兴奋,一下子就刷爆了朋友圈,摄友们更是登山游湖踏遍郊野,连航拍都用上了,就为了那短暂如昙花的雪景。 南方的雪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因为温度不够低,基本上下完就化了,化得慢一些的,都是屋后背阴的地方,能残存那么一丝丝雪白,令人看了惋惜。 我在东北待过差不多八年的时间,这八年里,真是看够了 ...

    阅读全文

  • 现实中没弄明白的,梦里也寻不到那个答案

    现实中没弄明白的,梦里也寻不到那个答案

    文 / 左叔 & 图 / 布公纸 不知道是年纪的关系,还是其他因素的困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明确的做梦的经验,也很少还记得梦里的细节,所以决定记下来。 梦里,我路过一处设计感极强的建筑,还有一处巨大的、归属在某个机构下的雕塑。这个雕塑应该是象征着某种精神,但外观上却是一个极度松散的结构,像几片彼此独立并不在一处的热带植物叶片。那形状极不规则的巨大金属体直指天空,从初见它 ...

    阅读全文

  • 来,快叫人,这是你二大爷

    来,快叫人,这是你二大爷

    文 / 左叔 & 图 / 南十字星 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三十年前的自己,怯生生地站一众陌生人的面前,带着将信将疑的表情,嘴巴里喃喃了半天,却始终未能管一个头一回见面、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大的孩子叫“二大爷”。 印象中这样自带懵逼表情的场景,每到逢年过节、喜丧诸礼的时候就能摊上一回。平生一辈子见不了几次面的远亲,如雨后春笋般纷纷露出了头,个个自带令人惊异的头衔,让你在每 ...

    阅读全文

  • 如今过年,忆不得那杯浊酒香

    如今过年,忆不得那杯浊酒香

    文 / 左叔 我出生的地方叫糟坊,位于扬州北郊,在当地人的口中,这两个字的读音与“潮房”更接近。在我未识字前,我一直以为这个名字与当地人家户户住在“高庄台”上相关。 黄河花园口决堤后,改了淮河东去入海的故道,每年雨季那如困兽一般的洪水,便浩浩荡荡南下穿行江苏腹地,由瓜洲附近汇入长江后再东流入海,而槽坊就在每年淮河入江水道的行洪区边上。 十年九涝,因此家家户户都将房子建在夯土 ...

    阅读全文

  • 比阅读更有强烈的满足感

    比阅读更有强烈的满足感

    文图 / 左叔 有钱没钱,洗洗干净过年,可忙活了大半天,也就整理出一个书架来。 搬新家的时候,设计师给做了一个电视背景墙的预算,我看到列印在预算表里的四位数,也只有个“好看”的功能,便觉得“肉疼”。 发挥了作为“难缠客户”的最大功率,硬生生地取消了电视背景墙这个项目,其实内心还是没有想好那面墙要如何处理。 后来去逛订制家具的时候,发现还可以订制书柜,于是又想起来设计师已经“ ...

    阅读全文

  • 那些不着痕迹烙进生命里荣光与无奈

    那些不着痕迹烙进生命里荣光与无奈

    文 / 左叔 & 图 / 王严冰 离职之后,就没有多少上台讲话的机会了,能够参加演讲预赛,既要感谢培训中心搭了舞台给了大家“过嘴瘾”的机会,也得感谢同班同组的各位兄弟不由分说地让出了这个机会。 许久不上台讲话了,本以为会特别紧张,但几句开场话过后,自然而然地就平静下来了,虽然全程讲的过程之中,有那么一点点不顺畅的地方,但总体的发挥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年纪大了,记忆力必定 ...

    阅读全文

  • 信任一旦裂了痕

    信任一旦裂了痕

    文图 / 左叔 刚到边防部队的时候,我还是个不太合群的文学青年。总觉得既然是学这个专业的,“吃饭”的家伙不能丢,加上当时云南边防是“文学的高地”,还有广雄老师等一干前辈给我树了个榜样。 虽然我的岗位是新闻宣传,但我总期待在文学创作上能够有所建树。我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也挺功利的,就觉得省内写新闻的能人太多了,我再如何努力也跟在别人身后,我得另辟一条蹊径,火速扬名。 当时《边防 ...

    阅读全文

  • 你的沉默,温柔且有力量

    你的沉默,温柔且有力量

    文图 / 左叔 被生计困住之后,每天码字的时间只能压缩到晚上。清净的地方不易找,所以有小咖啡馆愿意收留我,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我常去的那间咖啡馆一共有两层。一楼因为安置了吧台、储物间、洗手间等功能,所以空间格局略小,二楼除了靠墙放了两个顶天立地的书柜,其他的皆是桌椅等可移动的物件,所以视觉上更开阔一些。 那一日,我来得比较早,挑了楼下的一个角落整理文稿。约摸七点左右的样子, ...

    阅读全文

  •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文 / 左叔 & 图 / 骑者 与“好基友”相约,去一个古镇跨年。 一年辛苦,各有各困惑。可这三五年间,渐渐有了某种默契,相聚时鲜少提及。 新酿的桂花米酒,几道家常小菜。因为有人还有工作,所以也不能喝到尽兴。 饭毕,拎着酒坛子,从小巷深处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出来,时间还尚早。 于是,又沿着河两边的集镇街道走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市声喧哗、烟火气丛生。 吹了冷风、又坐 ...

    阅读全文

  • 这一年,值得感谢的人很多

    这一年,值得感谢的人很多

    文图 / 左叔 这一年,值得感谢的人很多。 想走就能走,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当然也感谢不曾与我为难的诸公。 出来之后,虽心有目标,但四顾茫然,谢谢不离不弃的读者,以点赞、转发的方式,给我激励、陪我走过。 谢谢牵线之人,也谢谢合作机构的信任。这一年,光阴留存、文字记述之中,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感谢时运,虽无再多的余地给我,倒也没有把我彻底推倒。谋生皆难,值得庆幸的是终 ...

    阅读全文

  • 我见过凌晨六点下着雨的街

    我见过凌晨六点下着雨的街

    文图 / 左叔 凌晨三点多,从一个迷失的梦境里醒来,睁开眼世界依旧困顿于一片微光之中。枕边人鼻息均匀,影影绰绰的居家杂物从黑暗里慢慢隐现,心境慢慢回归平复。翻看了眼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还早。金毛犬并没有被动静惊醒,依旧伏在床头地暖最热的那一块地方,嘴巴里呜咽着什么,像是坠落了梦魇一般。 果然是心里不能装事,装事就睡不踏实。我在黑暗之中又闭上了眼,在沉沦混沌的梦境里辗转了片 ...

    阅读全文

  • 该拼搏的年纪请不要瞎折腾

    该拼搏的年纪请不要瞎折腾

    文图 / 左叔 本质上,我得承认我是一个功利主义者,认同“人生不可荒废、人生需要拼搏”这个观念。如果从前面这句话开始,我们就已经三观不和了。那么后面的内容也就请不要再继续读下去了,因为你的人生应该浪费在于你而言更有价值的事物上。 鸡汤告诉我们:该拼搏的年纪,不应该贪图现世安稳。要勤奋、要努力、要勇敢去闯。哪怕不成功,哪怕是一头撞在南墙上,我们的勤奋努力都没有白费,我们还收获 ...

    阅读全文

  • 扭头走人才是最好的止损

    扭头走人才是最好的止损

    文图 / 左叔 我猜是因为我的出走,所以现如今才会收到很多提问,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可供他人参考的指标意义,因为我也有自己的取舍困局,同样我也认识很多比我活得更加洒脱自在的人。 如果我们现阶段留恋的不过是生存,如果换取衣食所需还有更好的办法,我的理想是不上班,但我知道这并不可能。如果换作是你,人生需要面对所谓的取舍,不妨问问自己因为什么动了想走的念头。 01. 第一次动念想走 ...

    阅读全文

  • 北京啊北京,我望不见生活的尽头

    北京啊北京,我望不见生活的尽头

    文 / 子非良驹 & 图 / 刘钊 @ 怀春不遇 今年的七月中旬,我告诉所有人我要去北京。 于是我拉上朋友安丁,两个人开始了北漂之旅。对于北京这座城市,我当真是一无所知的。尽管之前去了几次,但都是家人带我玩。 我想,长大就是你斜挎着公文包,挤在公交车上路过游乐园时的情景吧。 你要挣钱,要自力更生,不可能躲在家里人的保护下生活了。 没错,每天早上我要早早起床吃早餐,然后坐公交 ...

    阅读全文

  • 你口中那个长情的人不是我

    你口中那个长情的人不是我

    文图 / 左叔 01. 七月,我从很多群里面退了出来,那是我赋闲之后,整个人状态最不好的时候。 那段时间,除了筹划自己的书稿、兼做协作机构的采编、跑跑沙龙活动之外,我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在写作中。这些都是我自认喜欢,自以为能够自如应付,并且愿意为之投入精力的事情。 就这样,到了第三个月,我忽然感觉到自己陷落在一片胶着的迷茫困顿里。 当时,我东奔西跑了半个月,刚刚结束一组美食大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