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谁动了我的牛奶

    谁动了我的牛奶

    包括你我在内,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尽心尽力地对待过一个标准,因为很多时候觉得有一些标准很雷人,会在第一个时间把它吃透,然后找出一个变通的办法,得逞会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小聪明,有那么一点点得意劲,可惜最近,你我都发现似乎得意不起来了,因为老是一再遇到跟你我不无相似的人,比如牛奶生产商。在中国食品生产商一再给我们普及有机化学、无机化学知识的时候,我们的牛奶生产商们又让我们认识了三 ...

    阅读全文

  • 故城

    故城

    一夕之间,回到十年前的城市,扑面而来的不是久违的风,而是刺鼻的尾气、嘈杂的声响以及无语以对的匆碌。背着沉重的背包,挤在人群里面去出租车站等车,空气里凝重和不安的味道滋生蔓延倾了心里面所有的怀念。车出地下停车场,天光并不因此而豁然明朗,空气中似乎总有一团郁着的浑沌,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与十年前的一切隔了一城。沿着湖边往中央门方向,车流如织,中央商厦还在,金桥市场依旧,城市那还 ...

    阅读全文

  • 我的奥运开幕式

    我的奥运开幕式

    说真的,开幕式一开场真得很有震撼的效果,千人击缶,气势广博,然后闪出数秒倒计时的场面时,更让惊叹构思巧妙,在当下还真得有那么一点点激动,总觉得比起春晚的开场歌舞来,这样气势宏大的场面真是难得一见,既击出泱泱大国的伟岸风范,又不显山露水地展现了那么一点点的巧思,真是难得。也许正是因为前面的展现和一直以来的期待被钓足了胃口,对于后来的表演,便觉得少了那么一点点的惊喜,一切都在情 ...

    阅读全文

  • 破鼻:失踪记

    破鼻:失踪记

    每天,只要在四楼一关防盗门,便会听得到底楼车库或者灌木丛里传出一声试探性的叫声。那是一种拖得很长,很亲昵的叫声,像一个小孩子,在睡梦中被吵醒,闻到早餐的香味儿,但又不确信是不是在做梦,睡眼迷蒙地叫声妈一般。随着下楼的脚步声,掏钥匙细碎的声音,那叫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急迫。等下到二楼楼道的转角处,已看到它急急地迎上来,盯着手上的垃圾袋,在脚下纠缠,然后直奔经常给他喂食的水泥 ...

    阅读全文

  • 我要的生活

    我要的生活

    日子一下子跌到回五年前,“小官僚时代”的光景,手上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总有应付不了的状况。整个人拧成一个瘦巴巴的罗丝钉,神经绷到如同一根蜘蛛丝。日子里面烦恼仿佛传送带上躲不过的待加工半成品,连轴转接着连轴转。越是举国欢庆,越是不得安宁,心底里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身体随年龄朽掉不少,承受不起,经常来一点点力不从心的小抱怨。 我要的生活一直都是花最少的时间给生计,哪怕是最简 ...

    阅读全文

  • 煮夫手记:咖喱饭

    煮夫手记:咖喱饭

      咖喱饭其实真得是比较适应解决单身人士简餐需求的餐点,浓汤类的面相,加之荤素搭配、辛辣咸香,解决一下简单的吃饭问题不难。这样的餐点了,除了淀粉类的东西比较多之外,脂肪总量算是比较少的,基本上都是块茎类的蔬菜,算是比较健康的餐点了。加上,它所选用的食材土豆、洋葱、胡罗卜都算是比较耐储存的东西,家中常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如果觉得土豆淀粉含量比较高,还可以换成苹果之类的水果, ...

    阅读全文

  • 黄梅天

    黄梅天

    黄梅天的某个不下雨的下午,请了一两个小时的假,预备着去处理一些事情,但却被中国特色的体制撞了一鼻子灰。一堆的事情没有做成,却得了一点空闲的时间,于是跑去城郊的新房子转转。大约有一月余左右的光景没有去了,装修时很少过问,装修后更是鲜少去看。房子越是没有人走动,却越是容易脏得让人吃惊。地板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以及一些零乱的脚印,随便塞在里面的一些杂物未及收拾,散落在空荡荡的餐厅 ...

    阅读全文

  • 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周末冒雨去上海参加了一个婚宴,因为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所以可以很安静坐在角落里去看一些人的表情,然后猜测一些事情。婚宴总给人繁盛极至总归落寞的疑惑,况且它从来都是一个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为集中的地方,这样的体会和领悟可以从红包袋的厚薄谈起,可以从交待情史哄堂大笑说起,可以从闹场的表演项目铺陈开来。涉及婚宴的早已不是一餐简单的饭食,而铺开的林林总总更像一个舞台,让很多人身不由 ...

    阅读全文

  • 汶川:让我们学着珍惜

    汶川:让我们学着珍惜

    在自然的面前,人总是显得那么的脆弱且无助。只是轻轻的一撼,所有的悲喜欢笑都定格了在那个下午。汶川,这个以前也许只有四川人知道的地名,从这个下午开始一下子变成全国人都心系的地方。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沉闷且微热的下午。在一个冗长的会议中耗尽最后一点点的自制力,盼着时间可以分秒飞逝,一切都早点结束,但却是浑然不觉这个世界的变化,邻近城市是否有大楼摇晃,是否有人发出惊恐的尖叫,有多 ...

    阅读全文

  • 恋爱中的宝贝

    恋爱中的宝贝

    第一次见到那只白猫就在昨天下午,阳光很好,一群老太太在底楼的天井里面织毛衣,破鼻就在她们的附近出没。它现在变得不太害怕陌生人,也许这些陌生人,它也已经熟悉了。然后我就在一辆蓝色的标致307车底看到了那只白猫。它的毛色纯正,除了白,几乎没有杂色,但却不太干净,四足的地方有一些泛黄的迹象,体态比较丰满,更像是家养的宠物。白猫通常耳聋,它似乎也有一些,走近它几步,都不曾发觉,但神 ...

    阅读全文

  • 迟钝感

    迟钝感

    Joanna的新专辑总给我一种被钝器击中的感觉。第一听觉印像便是闷,那是一种近乎疼痛的闷而并非沉闷,直观的感观是呼吸不畅,似乎心里面有一些想要表达的内容,但却没有办法组织语言。她的声音很特别,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应该有的质感。她不是那种故作老成的讨厌鬼,而是有一种超越年纪的沧桑感。也许是她的特质,也许是她的声音。看到她同她那位华语乐坛当中颇有知名度的父亲一起上综艺节目,赤着 ...

    阅读全文

  • 关于一群公鸡的由来

    关于一群公鸡的由来

    我承认我骨子里面有一些刻薄、狡诘的因子,常常会有一些语出惊人的言辞,比如就在昨天,在昨天被“雷”到的时候,我当下便生出给那群人取绰号的念头,而这样的事情,从幼儿园开始便已经开始实施了,而且常常因为过于形象生动而被广泛的流传,比如小学有一位过于骄傲的女生,因为常常撇嘴,因此被本人赐名“一只鞋”。这一绰号除了攻击对方的嘴巴过大之外,还透露点臭不可近的意味。由于过于生动时至今日偶 ...

    阅读全文

  • 破鼻:贪一点依恋贪一点爱

    破鼻:贪一点依恋贪一点爱

    我一直怀疑,它的前生一定是个小孩子或者是一只狗,反正,肯定不会是一只猫。它几乎没有猫乖戾的坏脾气,骄傲、隐晦且不可捉摸。它更像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害怕很多陌生的东西,总是在天光下小心翼翼地隐身在自己的藏身之所,但是只要轻声唤它的名字,便柔声地应答,从车库的窗台跳出来,跑到脚边安心地躺下,像一个抵赖扯衣角的小孩子。 自从它搬去底楼车库里去住后,变得更加得粘人且不安,经 ...

    阅读全文

  • 消失掉的一个月

    消失掉的一个月

    以一种更接近现实的状态生活了一个月,很多一直以来以为很重要的事情都慢慢地远离了自己,肉身仿佛变得沉重起来,神经却总是绷着,像一根疲劳掉的弦,连发出的声响都透着一丝不堪,而那些灵巧的、美妙的事物仿佛都变得与自己无关了,沉沦在案头工作里面,像一枚不停安神的轴承。通常在七点三刻入睡,五点三刻醒来,这便是这一段时间来的作息,每天清晨与中学生一道赶在早班路上,晨风总是让人生出感慨的冷 ...

    阅读全文

  • 拿什么拯救你

    拿什么拯救你

      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承受一些新变化所带来的心理冲击,遇到面露倦意、无心恋战的人,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加以安慰,因为自己也立在濒临崩溃的边缘。跟很多人一样,崩溃感不是来自于体力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压力。那是一种蚀骨于无形的力量,常让人拥有强烈的挫败感。一些口耳相传的新消息会以最快速的方式散布出去,然后再经由转述者本能且不自觉地加重后,也许已经变得面目模糊,但冲击人心的力 ...

    阅读全文

  • 破鼻:变性记

    破鼻:变性记

    破鼻从电信局的走廊下拣回来的时候,只有月余大小,各项性征尚未发育明显,虽然看了网上关于猫猫性别判断的图片,还是还是没有办法辩其雌雄。带去兽医那边打针的时候,求助兽医,兽医断言为母的。向来崇拜专业人士,于是便信了他,给破鼻取了一个女生的英文名字。按照“女儿当公主养、儿子当乞丐养”的古训,破鼻一直享受着无微不至的关照,加之破鼻一直以来都表现出其聪明怜俐的一面,所以管束得更少。 ...

    阅读全文

  • 锦绣未必心成

    锦绣未必心成

    关于分配经济适用房的消息其实早在五年前便有了,当初也曾犹豫过是否要买现住的这套房子,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年纪不饶人,求安求稳的念头越发的强烈,而传言中房子不但影子都没有,还越传越多说法,想想人总归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最后咬咬牙还是借贷买了。现在的大环境便是这样子的,尽管是符合条件的,尽管某些头头脑脑的人物也公开允诺过,但总归是一个人治的社会,换了届便不作数了,该兑现的未兑现 ...

    阅读全文

  • 迷魂记

    迷魂记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有一种阴云不散的不祥感,所有的从容应付都显得很力不从心且很可笑。只须两周的时间,整个人仿佛重生过一回一般,连坚持多年的作息都发生了变化。通常一天工作下来,到家几乎没有力气去打开电脑,匆匆洗漱后便把自己扔在床上,仿佛一只失重的破旧沙袋,一旦摔落便无可收拾。曾经在书本上读过的那些疲于奔命的不堪人生,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匆忙得如同流水线上的机械,失去了思考的能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