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只管往前看

| 左叔新书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京东 / 每日特卖 / 儿童口罩 / 斑布抽纸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油菜花,有才华

文图 / 左叔

今天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早上,打开豆瓣APP,跳出来的是“相瓣14年”的开屏界面。2006年豆瓣上线不久之后,我便注册了,算是比较早一批的用户。

当时,我已经有独立博客“左边频道”了,主要在写一些现如今读起来有些矫情的随感,偶尔也会写乐评、影评什么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自己原创的内容搬进豆瓣,所以对于豆瓣的应用并不频繁。

对于我而言,豆瓣是一个“替代品”,是对易龙“生于七零年代”专栏停更的弥补。那个年代易龙还不是一个完全意义的上商务旅行网站,它还有一些人文艺术的情怀。其实那个世代的互联网,虽然草莽,但普遍都有一种“兼爱”。

当下世代的网民,其实很难想像互联网的草莽时代,正如从互联网元年走来的我们很难适应没有VIP寸步难行的如今。对于我而言,这个互联网的草莽时代是由西祠胡同、榕树下、红袖添香等一系列网络连缀而成的。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消失在数字洪流了。

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豆瓣之于我意义更像是一个书籍唱片的索引库,我能借助它轻松地找到唱片资料,也极为方便应付好当年帮电台节目写《回味唱片》“罐头节目”文案的需要。十年间没有什么输出,所以也没有积累什么“豆友”,印象中大概就五六百吧,大概过半是有工作生活交集的朋友。

我在豆瓣的“深度应用”是从2016年开始的。 那一年我换了工作,赋闲了大半年时间。陆陆续续地更新了《那一年,南京下了一场雪》等“日记”,一时间多了一些关注的“豆友”。

尔后,是我的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出版,我知道这里有很大的因素是豆瓣这个平台无心插柳促成的。

-

-

早上十点左右,我发了一条微博之后,发现个人主页界面出现了微博的统计数字变成了:10000。这个"整数”看起来很大,但于一个从2009年9月便成为其用户,并且一直保持着频繁更新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其实是有过“删减”的。

大概是2010年,还是2011年夏天的时候,我清空过一次微博,印象中是一条一条地删除掉了近8000条微博内容,一直到2012年春天才恢复更新。

在成为新浪微博用户之前,我还使用过饭否等一众现如今努力回忆也想不起名字的“twitter”型网站。长篇文字都没有价值的年代,这些碎片化的呓语消散得自然比风还快。

我的认证一开始是某省级卫星广播的音乐文案编辑,尔后是心理咨询师,后来和新浪读书签约之后就变更成书评人了。大概也是在签约前后吧,我对于“阅读推广”这件事情开始提升了“专注度”,这也变成了我今后主要想做的事情。

在此之前,我主要是做与广播相关的东西,因为要“输出”所以不可避免地会接触音乐、电影、书籍等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做网站写代码、剪辑音频搞混轨等一些技能。

可能是因为心中一直有一个不死的DJ梦吧,这些年我还做过传统电台的“代班DJ”、写过音乐节目的文案、做过网络广播。然而,这些东西终究还是渐渐远离了我。

大概就在上周吧,有一位以前听众通过我博客上的“QQ交谈”联络到了我,因为以前的节目听不了,觉得很遗憾。

网络广播节目《来自我心》是在女儿出生后停止更新的,想想也十余年了。这些节目音频文档都还在,但我没有精力,也没有打算将它们一一整理出来。

我只是不再执着于某件事,将其视为必然,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也懂得在某些关键处顺其自然。我还在发声,我还在书写,还在努力地活好每一天……

人生缀满了遗憾,也藏匿着惊喜。唯有往前看,才能遇见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