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再见熊二

    再见熊二

    昨晚我又梦到了熊二。 它长大了,但依然单纯天真的样子,阳光下逆着风欢快地向我奔来。 第一次见它是初冬华灯初上的黄昏,看了我在论坛上的贴子,刘先生带着它来到特殊教育学校门口见我。我和女儿等在那里,远远看着男人身后跟着一只小金毛,它活泼地蹦蹦跳跑过马路,跑到我身边。它丝毫没有防备,欢快地摇着尾巴,在我身边嗅来嗅去,我蹲下身,它的头立刻伸进我的臂窝,身体不停扭动,潮湿的鼻头亲昵地 ...

    阅读全文

  • 见字如面

    见字如面

    1.很幸运,我曾经度过手写信的时代。 给妈妈,给同学,给分隔两地的男朋友,给从收音机里听到我文章而写信来的小战士。 给妈妈说自己很好,进校就做了团支部书记,还入了党,告诉她国庆节我会回家。 给同学讲大学里的新朋友,讲那个每天写诗给我的大才子,告诉她王朔的小说很好看,还会提到对高中生活的回忆。 给异地的男朋友说我导演了《哈姆雷特》,莎士比亚的戏剧,告诉他初夏,我会到大连去看他 ...

    阅读全文

  • 寸欢喜

    寸欢喜

    冬天的午后,我们开着车,一路兜兜转转,来到双杏寺。走过小桥,穿过凉亭,双杏寺在小小的村落里遗世独立。 冬日午后的阳光轻暖,为万物洒满温柔无声的光辉,这温暖带着清透的凉意,透出洞察而又包容的点点慈悲,覆盖着树,笼罩着青葱的菜地,披挂在寺庙黄墙黑瓦,铺洒在小小平静的河面。我抬头看阳光,阳光低头,洒进心里。 人迹稀少,香火不盛。陈旧的烛油滴在地上,空气中杂糅着若有若无的香火气,我 ...

    阅读全文

  • 人生不在初相逢

    人生不在初相逢

    几盏昏黄壁灯,一片柔和光亮,一场暴雨,三俩杯盏,一瓶红酒,四五知心人。皆是满腹心事。 酒店有小阳台,右面是空调外挂机,左面是凉风。外挂机带来暖风,凉风带来细细雨丝,阳台前面是一棵树,树前面是一座尖角高楼,风雨夜中只有黑和不太黑两种颜色,树和房子犹如自己的影子,雨打树叶,树叶上的雨滴频密掉落地上。 客厅隐约传来轻声谈笑,听不清内容,但节奏舒缓绵长,音调笃定从容。我独自在冷热交 ...

    阅读全文

  • 岁月平淡,千金不换

    岁月平淡,千金不换

    大概是在2003年左右,网络上乱逛,误打误撞来到了左边频道。 这是一个男生做的私人电台。片头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后是老狼的歌:有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就像是我忽远忽近,告诉你,它来自我的心。 他普通话不如播音员标准,鼻音稍重,但却十分随意自然,而吸引我留下来的是他选取的音乐,深得我心。 我在他的论坛发文章。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我。我们互相加了QQ,偶尔聊天,说话并不多 ...

    阅读全文

  • 追逐一片恬淡的闲逸感

    追逐一片恬淡的闲逸感

    每个城市总有那么一角是属于一些相对闲逸的生活状态的,通常它隐匿在繁华商圈的附近,在某一条支路上,以另一种形态呈现慢下来的节奏,这些地方通常马路都不宽阔,或有树荫或有骑楼,可以让人走走停停,依托繁华商圈辐射的人流和物流,而有了可以逛一逛的可能。这些店面的租金相较于繁华商圈要小很多,于是处藏了很多心怀梦想创业的年轻人在其中,也隐藏了诸多对流行嗅觉灵敏却手头并不那么宽绰的年轻买手 ...

    阅读全文

  • 怀旧父亲节

    怀旧父亲节

    霏姐:过节了,我请你吃顿好的。 左叔:你有钱吗?霏姐:没有啊!你付啊!左叔:可以刷卡吗?我没有带那么多钱!霏姐:我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八号楼梯上去有好吃。左叔:你会刷盘子吗?可以跟老板娘讲,把你留下来刷盘子抵餐费。霏姐:不会啦!他们只收钱,不收只会吃饭,不收不会刷盘子的小孩……                   

    阅读全文

  • 帝都十五日

    帝都十五日

    若干年前,我曾经写过一句话,大致的意思是:我是与这个城市八字相克。去北京的次数不多,几乎每次都有一点小小的状况,不是碰伤哪里、就是身体出了状况,要不就是站在地铁里睡着丢了东西。未曾想若干年后,我还是被克到了。回来第一件事情,就奔一个认识数年的理疗师那边去拔罐。待到第二天,还是扛不住投奔了医院。身体温度调节中枢出了问题,忽冷忽热的,一会儿要穿两用衫,一会儿又热得出汗,不由地疑 ...

    阅读全文

  • 广州三十日

    广州三十日

    三十日,初始时觉得漫长,过了一半,便觉得匆匆,每每这个时候都想起旧时听到的家乡俗语,“年怕过半,日怕过午”,而从经历这三十日的年纪来看,其实也算是人生过半的阶段,怕是从这三十日之后便更觉得人生匆匆了。成了家,有了下一代之后,鲜少有这样的机会,脱离家庭、放下工作、与己独处,形式上似乎回归到校园时代的“单纯”,但内心已经浸染过岁月烟尘,早已经不是复单纯的模样了。现实压力,顾及颜 ...

    阅读全文

  • 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

    年三十、初一沉睡,仿佛整个人进入冬眠一般,不分晨昏,又像极了小时候偷喝米酒后的状态。岁末,接连去南京出了两趟差,腊月二十八才回来,自己不觉得年就在跟前,仿佛是一件与自己不太相干的事情。初一、初二,困在单位里面,值班,处理一些年后要做的事情,读书、看电影,翻了《宝岛一村》的剧本,感慨一个时代的变迁与溯流而上的悲喜。那两天睡眠特别的少,常常读书或者观影至夜深,一抬头,窗外已经微 ...

    阅读全文

  • 不吐槽不春晚

    不吐槽不春晚

    如果说以往春晚之于中国人的意义是喝酒吃饺子的一个背景音乐,今年的春晚,只是一个全民抖手摇红包健身的一个好由头。不吐槽不春晚已经成了人文习俗的一部分,一方面是审美多元化的格局所造就的,另一方面也是情资越发低迷所造就的,在每年春节外采新闻资源极度匮乏的阶段,仅余的消遣和市井的喧哗之声大概也就只有关于春晚这件事情了。走亲戚串门子,否则聊一些什么话题呢?拿什么来抵挡七大姑八大姨呢? ...

    阅读全文

  • 何处是归程

    何处是归程

    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就会有感情,就像现如今,我已经将在此生活过十八年之久的城市视作为家。偶尔远远地出一次差或者远远的一次旅行,飞机在上海虹桥着陆后,步出到达厅便能感受到江南特别有湿润气息,便觉得心安一些。G15沿途两边是即便入了冬也有的葱郁,便会觉得这样的环境总是让人觉得舒服的,这也是我缘何对北方冬天萧杀感心生敬畏的一处重要原因。当然,更为牵挂的部分是家人和朋友大部分都生活 ...

    阅读全文

  • 幸福竟能如此透彻

    幸福竟能如此透彻

    2月了,春暖花开的时日已经在不远处探头张望。我在想,我该用什么来迎接这样的美好呢?多少还是有了点惆怅,不过那是点甜甜的愁,细细品才会知道她的味道了。 欢喜。 这个月是幸福的,因为太幸福,所以恍惚觉得不那么真实,就像“此情只应天上有”;因为太幸福,所以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些怕,怕某天它就悄悄溜了;因为太幸福,所以我渐行渐远,开始展望那片白云妖娆的湛蓝背景色了……我是真的真的很幸福 ...

    阅读全文

  • 我和我的先生

    我和我的先生

    写完《我和我的母亲》之后,越发觉得珍惜与我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爱人、亲人、朋友、同事,甚至是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乙,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所关联,有过关联。“存一颗悲悯的心去体谅和感恩,是悲苦人生中的一丝安慰”,这是最近跟我的先生探讨哲、佛、道的总结语,我喜欢这句话。然后,我就想到了我的先生,我的爱人。 我的先生,是那种如果放在人群中,我想除了我大概没有别人能够发现他的 ...

    阅读全文

  • 在变革的洪流里不知左右

    在变革的洪流里不知左右

    前几日,借着几分酒意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发了一点感慨,未曾想还是收获到了一些人的关心,就如我在那段感慨的最后说的那句一样,应该也是知足了。或许在旁人的眼里,当下的这通感慨,一定是受到了什么挫折才会有的。其实熟知的朋友,多半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做过什么,以及想要做什么,然后再感慨一下,不足为奇。目前,让我觉得焦灼的部分是目标感的缺失,总觉得自己职场近二十年的生 ...

    阅读全文

  • 夜色温柔

    夜色温柔

    过了冬至,日头越来越长,今天是难得的晴天,六点多一点的样子,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虽然街灯都亮了,但西边的天空还有一抹暗蓝色的天光,有薄薄的几片云挂在天边,立即便呈现出深浅不一的层次感来,这样的景致是极短的,半分钟后便全然淹没了。很多美好的东西,来不及与人分享,就需要你开始与它说再见了。而有一些注定是要留给有缘的人,有种有缘未必需要千辛万苦,有时候也就是一抬头一转身的事情。 ...

    阅读全文

  • 希望可以再遇见你

    希望可以再遇见你

    和他遇见是在2015年第一天的凌晨。他是我闺蜜的同学加同事,他们常常一起旅行。我和闺蜜一直相约等下雪的时候要一起去哈尔滨,一起看雪花满地,一起在雪地里奔跑,但因为我在北方上学,她在南方工作,各种因素最后导致这场约定晚了整整五年,最后在2015年的初始,我们终于从两个不同的城市一起奔赴这场久违的约会。 他和闺蜜一起到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多,我独自躺在青旅的单人床上拿着手机看小说, ...

    阅读全文

  • 又是一年总结季

    又是一年总结季

    岁末总是免不了总结,连一些不是行政机构的公司商号,最近似乎也流行起来让员工写千字文的风潮,很多小伙伴都困在交不出的窘境里面。微博微信时代让学生时代写“八百字作文”的能力退化至“140字以内”,千字文的总结还真成了一件“伤不起”的任务。好在左叔不怕,每天坐在电脑前面,直接敲出自己内心里想要讲的话,自媒体的自在早已经纵容了我洋洋洒洒的行文风格,公家单位要的文字不在话下,连网络生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