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致那些没有下文的故事

    致那些没有下文的故事

    文图 / 左叔 进入工作状态之后,能够静下来用于写作的时间变得特别零碎,常有写到一半不得不放下来处理其他杂务的状况,等到忙完再回头去捡的时候,那一气呵成的状态却已经没有了。 一旦十指飞舞的流畅状态不在了,我内心深处便会生出几分对自己的宽容,觉得这样的文章强逼出来未必就好,不如等到状态好的时候再去做。可是事实上,写到一半的文章那么一放,通常就没有下文了。反而,那些强逼出来的文 ...

    阅读全文

  • 你有多爱春笋,我就有多爱你

    你有多爱春笋,我就有多爱你

    文 / 孙衍 江南人吃笋,实在是家常便饭。特别是春笋,雨水过后,因为发得快,满山的竹林子里都是冒出的笋芽笋尖。总有人开着小车送到小区门口来,一把把一捆捆的,堆成了小山。买的人爽快,连价格也不问,总是抱起几捆称了就走,好像再不买就要被人抢走了似的。 春笋不似冬笋,外面剥去一层,里面差不多都是可以吃的笋心了。春笋长得快,一夜之间就老了一层。所以买回去要剥掉好几层,直到剥得只剩下 ...

    阅读全文

  • 内容付费兴许消亡,但知识有价不会过时

    内容付费兴许消亡,但知识有价不会过时

    文 / 左叔 我曾经在分答、荔枝、喜马拉雅、微博、微信都曾经付过费,也曾经收过费,我不知道别人因为什么而付费,我付费的原因是我觉得创作者所提供的内容对我而言是有价值的。 我个人觉得内容付费其实也是“互联网+”,我们看到现如今很多内容付费的其实都能从它们找到传统产业的影子。比如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打赏,只是将原来媒体向作者支付稿费、读者向媒体支付订阅费的模式转换到了互联网平台上, ...

    阅读全文

  •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文图 / 左叔 一说到感动,我们很容易想到那些震憾人心的天地大爱;一说到身边,我们又很容易联想到那些平淡生活中的默默坚守;每每当我们在讨论“我身边的感动”时,却很少会把关注的目光放在“我”这个字眼上。是因为这个“我”太过平凡了吗?还是因为这个“我”其实已经忘了什么是感动?因何而感动?如何去感动? 我的答案生活里一切琐碎的美好以及我在记述这些琐碎美好的过程之中留下的一切。我喜 ...

    阅读全文

  • 今天中午吃什么?

    今天中午吃什么?

    文图 / 左叔 最近,工作餐成了我的“心头恨”。每一餐后,我都能写出两个字的评价,比如:熟了,不熟…… 刚来的时候,听到关于食堂伙食的抱怨声时,我内心里其实还是残存一份期待的。这份期待里有我作为新人“既来之,则安之”的体谅和谦卑。 后来,我渐渐发现,其实是有人中午是要折腾回家吃饭的,有人下午“摒不牢”是要订“下午茶”充饥的,还有人会因当日的菜式不对味转身出门的…… 后来,不 ...

    阅读全文

  • 你爸,他想买一把二胡

    你爸,他想买一把二胡

    文图 / 左叔 “你爸,他想买一把二胡……”饭桌上,我妈用试探口气跟我说。我放下了筷子,没说话。我妈猜不中我接下来想讲什么,便接着说:“我就说嘛,买来干嘛,住在单元楼里面,哪能成天东拉西扯的,不吵到邻居才怪呢!” 我见她误会了我的意思,便打断了她的话头说:“他想买啊就买啊!”我妈见我迟疑的表情不是反对便笑了,接着说;“我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去拉他的二胡去,别吵 ...

    阅读全文

  • 世间最令人心碎的便是年轻人那一声叹息

    世间最令人心碎的便是年轻人那一声叹息

    文 / 左叔 & 图 / 雁庭 我去一个活动当志愿者协助拍点场外花絮,碰巧遇上了曾经有过工作接触但并没有熟到那个份上的一位年轻人,而这位年轻人在某个外人看起来四平八稳没有太多业绩压力的机构工作。等活动开场的空档,我不们无事闲扯了几句彼此近况,原本只是打算客套地聊聊天,却不曾想在不经意间听到他几声无意识的叹息。 其实也是怪我不好,我也就是闲扯了几句薪资待遇、房价教育、上升空间 ...

    阅读全文

  • 我不是疏于悲伤,我只是习惯遗忘

    我不是疏于悲伤,我只是习惯遗忘

    文 / 孙衍 & 图 / 左叔 最近在换房子,每天跟着中介东走西窜,像过年走亲访友似的累。 我对这种日子早就疲倦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现实总是比梦想残酷。人生到了某一个阶段,总要有一些变化。不然,你就会发现自己止步不前了。 我一直骄傲于自己有一段北漂经历,谈笑中好像这段经历并不带有任何悲伤,一切都是美好的,鼓楼、后海、南锣鼓巷、东四、三里屯,我用这些标签贴在了自己的文字和画 ...

    阅读全文

  • 骑驴找马的笔记本

    骑驴找马的笔记本

    文图 / 左叔 上一本笔记本终于写完了,用了整整一年两个月又三天的时间。记了很多东西,包括新书书稿的原始选编目录都是靠着它才达成的。 它是我从原先工作的机构离职时在街边小店随手买的。素色的磨砂封面,不着任何图文,纸张厚实、装帧朴实,有一条竖向的松紧束带可以封上合页,放在包里或者拿出手的时候不至于凌乱。 我喜欢这种内页只有横条纹或者不作任何印刷的本子,总觉得生活是时间线性流上 ...

    阅读全文

  • 嗡嗡

    嗡嗡

    文 / 浮云君 & 图 / 左叔 开头是尖锐的长音,象旧时调频收音机突然调不到频道发出的刺耳噪音,时长时短,倏忽而至,常常疑惑是不是别人也能听到,因为那声音那么大,那么刺耳,简直可以穿透雾霾。 但只有我一人听到。 耳鸣嘛。 就这样,睡前一只耳朵里都是尖锐呼哨的声响,以为余生都要这样度过了,结果并没有,突然又好了,世界清净了。 可其实也并没有彻底好。 两只耳朵都有很均匀的嗡嗡 ...

    阅读全文

  • 如果樱花拂过你的脸

    如果樱花拂过你的脸

    文 / 孙衍 & 图 / Coolny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去鸡鸣寺走一趟,不是去烧香,毕竟不是善男信女,自然是不能扰了清净地。 我是去看樱花的,和所有爱花的人一样,像赴了一场约,无论你有多远多忙多紧张,只消一阵暖融融的风吹来就匆匆上路了。 我总是选择从鸡鸣寺的后山,也就是鼓楼的北极阁上山。这还是朋友介绍的路径,山不高,路也不算陡峭,但是起起伏伏曲径通幽的样子,像是穿越了千山 ...

    阅读全文

  • 忆外婆

    忆外婆

    文 / 大白兔 & 图 / 左叔 1. 外婆又住院了,这次是脑梗死。 我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大外孙女,而今却丝毫无法体会疾病在她身上碾压的痛苦,是的,我只是在听她说话时会觉得她的大舌头已越来越严重了,而且她说话会重复,颠倒,人称混乱。年前去看她还能自理,如今提裤子,以及扶着轮车走都不行了。 我还记得她年轻时候的模样,眼睛没塌,手还完整。我叫她好婆,她叫我啊昕。 我记得我最爱去外 ...

    阅读全文

  • 提笔忘字

    提笔忘字

    文图 / 左叔 我在一个花艺活动的场子,做了一个极简短的分享,结束后有人找我签名。其实我在心里对此是有预期的,所以在那短短个把小时里,我有一直留心每个人在现场的举动,然后脑补与之相关的背景画面并且提炼成简单的句子,然后想把这些句子写在签名页上送给她们。 真的到了这一刻,发现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容易,与十几个人相关的句子是想得出,但当每个人排着队等着我去签字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会有 ...

    阅读全文

  • 等一个人咖啡

    等一个人咖啡

    文图 / 左叔 应付完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和一个苏州的大忙人约了时间,忽然就比自己计划中的多了出一些时间。百无聊赖地在步行和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中消耗了一些,等到了与他相约的咖啡店,当然也就是他在运维的咖啡店,还是结结实实地早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的时间,想要从容地打发掉其实并不容易。好在最近几年出门,我不顾负重长年背着笔记本电脑、微单相机以及一本正在读的书。可是,今天出门的时候 ...

    阅读全文

  • 阅读能点亮的不仅仅是城市的夜色

    阅读能点亮的不仅仅是城市的夜色

    文图 / 左叔 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我用市民卡刷开了刚刚开幕仍在试运行中的天镜湖24小时图书馆的自动感应门,一股簇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读者、志愿者以及好奇的路人让这个原本就不大的空间略显局促,我好不容易在电子阅览区找到了空位,摊自己的纸笔和学习资料将自己藏在电脑显示屏的后面。 全城首家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天镜湖亲子活动区试运行,本地各大公众号一轮宣传,如 ...

    阅读全文

  • 有多少世事历练撑着你的游刃有余

    有多少世事历练撑着你的游刃有余

    文图 / 左叔 若干年前,我但凡在文章里写到城市旅行时,总是会提及几处自己觉得值得一去的地方。一处是书店,这个与城市的文化底色和人文素养相关;一处是菜市,这处直接连接寻常人家的柴米油盐;还有一处就是古玩市场,那里也许还有这个城市过往的一些印迹。 如果旅行的时间额度只允许你走马观花,那么只需要在这些地方穿行,你就能够得到与游览再多名胜古迹也无法体验到的一些情境。我一直没有办法 ...

    阅读全文

  •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文图 / 左叔 一晃眼到新岗位工作就快一周了,日子过得飞快,原本上周两天就读了一半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这一周大概只翻了几页。欠好几家出版公司的书评一直扔在那边没动静,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弄,就连新书首发会的活动预告连编的时间都没有。回头想想,幸好上个周末已经将本地OBA读书会分享活动的PPT和演说大纲都整理出来了,否则实在是没有时间应付了。 静下心来想想,其实这一周 ...

    阅读全文

  • 听雨

    听雨

    文图 / 左叔 少年时写作,文字倒是极为精练,常常短短几行就成一篇,且内容不开阔,常以记述情绪和感受为主。事后回想,形成那样的格局大概是写作的环境所至。我写的文字几乎都是半公开的形式,也不刻意避人,所以周遭与我利益相关人多半都能读到,偶尔遇到些不便明说的话,就因此而收起了锋芒,唯有留下一些隐形的“勾子”给看得明白的人。 我印象里有一篇不长的文字,写的是落雨天躺在床上听到雨声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