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要让自己的脑袋,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怎样才算做自己?不要让自己的大脑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 叔本华

文 / 左叔

据实论起来,叔本华的这个答案,其实不太有机会直接成立。人有“做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有“做自己”的本事,这个结果是由“社会化”的过程推导出来的。

“不要让自己的脑袋,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这句话的前提是自己的脑袋里面已经有了一套相对完备且自洽的系统。这套系统如何形成?其实也就是在接纳外界信息、联系自身实际,不断转化、调整、实践、总结、改进中完善起来的。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从小到大都会经历漫长的”教化”,无论是早些年被人诟病的应试教育也好,还是现在依旧被人诟病的应试化的素质教育也罢,本质上都是在接纳外部的信息,这其中自然也就包括别人的思想。凡人不可能“无师自通”,所以接纳别人思想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叔本华这句话,在程度“限定”上还是相对准确的,他并没有完全排斥掉别人的思想,只是让我们不要轻易地让别人的思想在自己的脑袋里肆意妄为,尤其是当我们生出了警惕心,决定要“做自己”的时候。

我对“做自己”这件事情,内在的心理动因的理解,有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拟。我觉得这个过程,就跟我最近在玩的水草缸一样,想要建立一个稳定的、能够实现“自循环”的生态系统,是需要相对漫长的时间和反复的过程。

一开始,会不断地有新的事物加入。底砂、沉木、水草泥等等,这些大概与我们本能相关,也就是我们学会了吃喝拉撒等求生的诸事;尔后是前景草、中景草、后景草、水上叶、浮萍、海藻球等等,这些好比我们在学校或者社会上磨砺出来的,摆在明面上的生存技能,会给生态系统输送氧气,就像技能本领帮助我们解决衣食住行等生计问题一样。

表面上,这时的水已经清澈了,是不是可以直接放鱼虾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新开的缸在这个阶段水质还处在一个极不稳定的剧烈变动状态。照明时间过长会暴藻,人常被夸,处于高光之中,同样也会会飘飘然,水中残渣腐败会产生大量的氨氮,需要有看不见的硝化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觉得硝化系统,大概就是我们每个人不太容易被人看见的独立思考能力,它同样也是在外界输入,然后在内部积聚,最终相对稳定。硝化系统能够将残渣分解可供植物吸收的氨氮,独立思考的能力同样也可以帮助我们面对纷扰变化,消解困惑痛苦,找到一种叫作“自洽”的状态。

我们很多困惑,其实是别人的思想在自己脑袋里“跑马”造成的,就跟草缸大量换水引发水质剧烈动荡差不多。如果内在独立的硝化系统足够强大,生态还是会很快平衡回来的,如果那个“独立”的自我不是那么强大,就相对很容易溃败的。

我们常常会在年轻时,容易出现不稳定的状态。那个时候强调“做自己”,有时候是形式上的“叛逆”,并非是“自洽”系统稳定了,劝一劝,拉一拉,或者到了某个年纪就自然稳定了;反而是上了年纪之后,在更多趋向稳定的主流中,忽然跑出一个“做自己”的特例,极有可能是真的“拉不回来”。

也就是说,老叔叔要是“叛逆”起来,基本上是会将“做自己”进行到底的,这个老房子着火不好救是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