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年轻人,“万贱穿心”你要不要忍?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文图 / 左叔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参与了一场电视演讲比赛。人生中,第一次做别人的导师。我的学员队共计五人,也是各有各的特色,短短的几次集训,彼此间也结下了或深或浅的情谊。

后来因为我岳父过世,临近直播前一周,我不得不请辞,心里总觉得对他们的信任有所辜负,也特别感激替为我救场的老师不辞辛劳地收拾我的“烂摊子”。

最近因为少儿朗诵比赛,这场电视演讲比赛的视频需要重新剪辑出来做成短视频,在网络平台播出为少儿朗诵比赛预热。我接手了整理视频资料的杂活,又重新看了一遍比赛视频,台前幕后的故事再度历历在目。

因为要“二度传播”,我依着自己的想法,重新征求各位选手意见。这期间,有人与我开玩笑,说这“冷饭还要炒吗?”,并开自己的玩笑,说当年空有“一腔愚勇”。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我也曾庆幸过我因家事脱身未涉纷争。当天正式比赛的现场,她临时换了一篇稿子,将彩排时发生的一些彼此都不太光彩的事情全盘托出。一场以“诚信”为主题的演讲,其间有些“不诚信”的细节,我一直觉得她是那一场里讲得最好的,不空洞、不拔高、只说自己。

她执意要换稿的事情,其实我是知道的。从播出安全考虑,我的第一反映肯定是不建议,但我也特别理解她的处境和立场。她与我讲过一句话,我已经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了,我能记住最简洁的意思是:此刻不说,大概此生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她比赛的结果并不理想,但她说了她说想的话,做了她想说的事情。

视频上线后,我的另一位学员转了一位别队选手的视频,并在转发内容里说了当年赛场外的一些交集。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当年在赛场之外也承受了来自对方的莫名讥讽。她的朋友圈下面,与我俩共同相识的朋友纷纷“留言站队”,但她忍了一年多的话,当年“赠予”她的人却无法读到。

她说,她被那些话弄得万念俱灰,在复活赛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处于无心恋战的状态。现如今回头去想,那个当下即便是冲口而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时间总归会冲刷掉一切,舞台灭了灯,观众散了场,谁还会记得。她觉得自己在那个当下装成熟、扮世故,吞了一堆自己根本吃不消的东西,而现如今最后悔的事情是再也没有“当面怼回去”的机会了。

一场比赛,两个完全不同的选择;时隔一年,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一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回头想想自认“一腔愚勇”,一个是忍住没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回头想想空留“一肚怨气”。我也经历过年轻冲动不能忍的年岁,当年的“万贱穿心”现如今回头看看早已经淡了。

人生不值得被“烂事”磨损是我一直以来的信条,万事从心而为也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也罢,本质上并没有选择上的对错,我看重的是自己经此一事之后的收获和成长。是不是从主客观等多个角度看那个当下自己的得失,能不能在“万贱穿心”之后内心里依然保持好积极向上的状态。如果是,那么那些忍和不忍都算是有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