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舞台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舞台”相关联的文章
  • 即兴表达难在构建逻辑框架

    即兴表达难在构建逻辑框架

    文图 / 左叔 一直以来,我所接受到的职业培训以及舞台上的历练几乎都是有准备的,即便是时间再短,我也会用最短的时间,在心里打一个腹稿,列出一二三来,再依据现场受众的反馈,将它转换成有吸引力的表达。 收到复兴论坛第一期“执着”主题分享人的邀约之后,我其实有准备一篇稿件。那是我自己写的关于阅读方面的内容,大约2000字不到的内容、我没有将它带上台,是因为我其实是可以背得出的。 ...

    阅读全文

  • 孩子,你委屈吗?

    孩子,你委屈吗?

    文 / 葛浩 & 图 / 毛运来 我是在送佳轩回家的路上看到的这张照片。 小林钧低着头,站在冯导边上,两颗泪珠从眼眶里掉了下来。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自己的眼睛里也不是个滋味。 离开之前,我一直在不远处,盯着这个个头不大的小男孩,审查似地看他在冯导的“训斥”下还能坚持多久。因为这个每次见面都要跑过来挥着小手问好的小男孩,这个为了演戏在所有小演员试镜结束之后还要申请再试一次的小 ...

    阅读全文

  • 舞台是相互成全出来的

    舞台是相互成全出来的

    文 / 左叔 以前听这句话,总觉得是在讲“为人处事”的大道理。互相搭戏这种事情,一般是松散的人际关系,又需要表现浓烈度高的情感,有这句话放在前面,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矛盾。然而这一次,小剧场朗诵合唱音乐会,我对这句话有更加深刻的认知。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这是我以前有过体会的。我有过担任微电影男主角的经验,20来场的戏,因为我的戏份比较重,安排在第一天拍完。有一场,我要一边 ...

    阅读全文

  • 多大年纪的孩子,就说他那个年纪该说的话

    多大年纪的孩子,就说他那个年纪该说的话

    文 / 蔡晓晨 很荣幸作为复赛评委,参与“我的未来我的梦”第四届曹灿杯青少年朗诵大赛太仓赛区的比赛,并有幸见证了幼儿组和青少年组一共110位选手的精彩表现。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孩子与诗,是最美好的相遇。 今天参赛选手虽然年龄都很小,但是水平却让我感到惊艳。从内容上看,大多紧扣主题、积极向上、充实又真情实感;而从朗诵技巧上来讲,选手们的用气发声、吐字归音,以及舞台上的表现都是可 ...

    阅读全文

  • 写给参加少儿朗诵比赛的孩子们

    写给参加少儿朗诵比赛的孩子们

    文 / 左叔 非常荣幸作为复赛的评委,我有机会参与到了“曹灿杯”青少年朗诵大赛,能够在现场看到孩子们在舞台上的精彩表现。小选手的整体能力素质都很高,尤其是普通话水平要高出我许多,这一点我要向他们学习。从大家上午场比赛临场发挥的情况来看,好的方面有很多,其他评委老师都帮大家一一指出来了,我这里主要聊聊不足的地方,这些不足可能与孩子们的努力关系不大,主要还是经验积累得还不够。 ...

    阅读全文

  •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文 / 左叔 & 图 / 嘉宝 少不更事的时候,总觉得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大的,周遭的环境是人的对立面,是被改造的对象。不管条件是不是成熟,机会是不是存在,我们总有办法去战胜它。 好像有那么几年,遇到的诸事真的就像鸡汤里说的那样“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那些看似没有眉目的事情,最终似乎也就真得迎刃而解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年,我变得开始“信命”,越发得对老祖宗经年积累 ...

    阅读全文

  • 自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自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去一客户那里谈一个主题活动,由于上次种种话题的不协调,便在路上打了点腹稿。果不其然,这次气场仍然无法调和。我的旁边坐着她们的男领导,一直在那里很官方地强调活动的重要性、延展性,以及活动给大家工作和生活带来的益处。 我很想插嘴介绍一下这次活动的主题、具体内容、嘉宾及其身上的闪光点等等,以方便他们做活动前有个了解。然而,我久久插不上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语言逻辑或表达出了问题。 ...

    阅读全文

  • 原来人生是一个圈

    原来人生是一个圈

    再次发现自己的文字被署了其他名字刊在某本杂志上。觉得有些气愤。很多东西被转载来转载去。然后所有的情绪和当时的情境被完全的割裂开来。很多的因果都破裂了。只剩下一个赤裸裸的目的立在那里。 曾经有一个写字的人说。文字一旦被写出就完全与自己无关了。换成了自己的衣食所需。她不再计较。身后的议论。但后来她有反悔了。每本书的后面都写明了自己曾经出过书的版本。被盗版大概让她彻底清醒了。谁都 ...

    阅读全文

  • 舞台

    舞台

    午后。天空有了一道温暖的光线。厚积的云层被划破。一丝光线转瞬间变成万道光芒。仿佛舞台的背景。绚烂得让人觉得虚诓。放晴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但空气依然寒冷。缩着脖子在写字楼下等车。想到明后天的安排。微笑。 演出在新区的中心剧场。吴晓邦舞蹈艺术馆的边上。附近有高大的楼宇。明净的窗户。设计现代的雕塑。宽敞的街道。空荡荡的广场。并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没有市俗的味道。剥于时尚的外衣。这里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