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故事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故事”相关联的文章
  • 总能在生活里读到一个好故事的开头

    总能在生活里读到一个好故事的开头

    文 / 左叔 & 图 / 聪爷 早晨送完孩子上学,通常我都会赶到单位晨读。开车经过娄东宾馆东侧小巷时,一位与我同一方向女学生的背影吸引了我。那是一位穿着中专校服女生的背影,大约是步行去上学的路上吧,一只手里是一只黑色的帆布袋,似乎也没有装什么东西,飘飘荡荡地拎在手上,另一只手里是一把黑色折叠好的雨伞,晃晃悠悠地在手里甩着。 最让我觉得好奇的是那背影的步态,颇有些老成的外八字 ...

    阅读全文

  • 无论如何,记住那个最真的自己

    无论如何,记住那个最真的自己

    文 / 鹿满川 & 图 / 误解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有一次我在微信上跟左叔说,觉得他是个很细腻很会享受生活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写作的优势,不如考虑出书,分享出来。他当时很谦虚,说对自己之前写过的一些东西不是十分满意,打算慢慢积累。 他不急,但我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做。他有他自己的节奏。 等待了一年,这本《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上市了,收到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像 ...

    阅读全文

  • 世间所有的偶遇都是久别重逢

    世间所有的偶遇都是久别重逢

    文图 / 左叔 在旅行这个问题上,我一直不是那种喜欢纵情山水的旅行者,相较于大好河山、原野自然、古迹名胜,我更偏爱城市里寻常巷陌的旅行,穿行在人间烟火里,会让我感觉到放松与自在。 这几年,但凡有机会去到陌生的城市,我通常都会在有限的时间里,计划好去逛几处地方。一处是书店,在纸质阅读越来越式微的今天,有点人文气息、用心去做的独立书店就像濒临灭绝的保护动物,会让人在流连中感慨时 ...

    阅读全文

  •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一张被当作书签的车票

    文图 / 左叔 01. 一出梅,大太阳就火辣辣地烤着。星期三下午,陆湫影戴了顶度假风的阔檐帽,挎了只创意市集淘来的帆布袋,去图书馆还书。大概是放暑假了,图书馆的人较平时多出不少,很多公共的座位都让学生们给占了。 她在三楼文学部的自助机上还了书,就去新书架前转了转,那边依旧被满坑满谷的鸡汤书占着,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读书账号有没有新的推荐。博主下午刚发了一条 ...

    阅读全文

  • 所有的故事都不是陈述故事本身

    所有的故事都不是陈述故事本身

    文图 | 左叔 写作者与阅读者的关系,很多时候都像是在做爱,光有满腔的冲动未必就会有美好的体验,还得用春意融融的情话衬着,才能让鱼水之欢抵达某种境界。 读完王安忆的《匿名》,我更加意识到在这个匆促的时代,一个写作者最终所能呈现出的文本,纵使内核是坚硬的,但文本没有可读性和感染力,便毁了一切。 学院派或者受学院派影响的写作者,在构思一个作品的时候,通常会有一个类似于内核的点, ...

    阅读全文

  • 不惧前路,但凡走过的都会给你方向

    不惧前路,但凡走过的都会给你方向

    文 | 左叔 因为仍在体制内的关系,我比多数离职的人幸运的是,原工作机构还要继续付我半年薪水。原本衣食无忧,安心享受半年假期便好,但刚一确定有离职的机会,我便在朋友圈里广撒“英雄帖”求兼职。如此为之,一方面是生计的隐忧自学生时代起便在心中扎了根,怕好不容易练就的求生技能就此荒废了;另一方面是这些年听了太多离职不适的症状,怕自己心绪乱了,大把时光空负了,最后一事无成。 大概是 ...

    阅读全文

  •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文 | 小日 图 | 米饭 桃花岛上没有桃花 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有天你路过桃花岛,有天你遇见她 告诉她,我爱她 全世界的海鸥都在哭泣 全世界的云朵都在忧伤 在她身后,我的时光一点点被放慢、拖长 伴随一次又一次的潮起潮落 我的心像碎了一样 (一) 海的那边有一个岛,叫桃花岛。没有人去过桃花岛,所以没有人知道桃花岛没有桃花,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是那种活在很多时间拐 ...

    阅读全文

  • 如何将一个虐心的故事,写成一个大大的污字

    如何将一个虐心的故事,写成一个大大的污字

    在网上读到一则极短的故事,如下: 他对她说:天暖了就一起旅行。她说:好! 他又说:那天我女朋友也来... 她觉得心有点隐隐作痛,但还是强笑着说:好啊,那我也带我男朋友来。 碰头的那天,还是只有他们两个。 她见到他孤身一人,便问:你女朋友呢? 他温柔的摸摸她的头,笑着说:就在我面前啊!你男朋友呢? 她愣了下,尴尬的说:啊,在那边停车呢 故事没有交待前因后果,但每一个读到的人都 ...

    阅读全文

  • 获得豆瓣各种推荐,究竟是个什么的体验?

    获得豆瓣各种推荐,究竟是个什么的体验?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最近想做一本书,于是跟在出版社做编辑的朋友聊了聊。朋友大概也有难处,也不好直说,于是委婉地告诉我:你现在没有什么知名度,怕是要走众筹这条路了。至于众筹嘛,一方面考验考验人气,另一方面也是为最后的出版预热预热,做做推广宣传。虽说,你有一个自媒体的网站,但这年头独立博客早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就是一个自娱自乐、八处不靠的地方,没有引流,没有外链,光靠在朋友圈里面 ...

    阅读全文

  • 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什么。

    朋友说:今天在公交站台看到一对初中生情侣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一个可以一囗吞下的茶叶蛋。感慨着学校恋情的单纯。少年的我们总爱说我会一辈子都爱你的,殊不知一辈子真的很长很长,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听表哥说关于他的爱情。表哥表嫂都特爱宠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表哥什么都没有,没车,没房,甚至没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交往了一段时间,表嫂有一天坦城的对表哥说:其实我的手有点问题,不能很自然 ...

    阅读全文

  • 荒凉感

    荒凉感

    变成了一个贪小便宜且堕落的男人。可以为充六百电话费送六百话费而刻意去排很长的队。然后像捡了很大的便宜似的。打电话问候每一个无法享受这样便宜的朋友。很是小市民。开始变得不爱思考了。很少会想起自己曾经有过一些想法。曾经做过的一些努力。看到自己的东西变成人别人的东西也不以为意了。更喜欢窝在家里。把冷风关在窗外。不爱跑步。不爱文艺片。只爱看又臭又长的电视剧打发漫长的冬夜。 我越来越 ...

    阅读全文

  • 左边眉头那一粒痣

    左边眉头那一粒痣

    有一个故事。在心底里积了很久。最近忙里偷闲。开了一个头。但却没有什么底气把它写完。一面是找时间的籍口。另一面觉得自己生活仍然不够。 写一个爱情故事。关于两种不同类型女生和两种不同类型男人的故事。背景在一个商业环境里面。自己从来未曾在真正的商号里面工作过。甚至从来没有参加过应聘和面试。家人也是公家单位的员工。所以很多东西多半缘自朋友的经历。或者只能凭想像了。 今天刚巧予天在线 ...

    阅读全文

  • 仿佛一个故事只写了开头

    仿佛一个故事只写了开头

    分不清是雨是雾。天地间灰灰的。空气里有一些清寒的味道。墨绿色的长柄伞。雨后干净的斑马线。没有车。没有行人。 路边花坛里的蔷薇静静地萌芽。新生的芽尖上。凝着一粒粒晶莹的水珠。很有生机的样子。可以预见它七月时的绚烂和喧嚣。 女孩子说:我是七月生的。是蔷薇花开的时候。家乡的院子里有很大一片。每年七月。都能开出如晚霞般的花潮。所以。我的名字里有个“薇”字。 男孩子说:我是十月生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