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交浅言深是大忌,有些话想讲之前还是要先过过脑子

文 / 左叔

任何一个环境都是互相影响、互相作用的“混沌系统”,尤其是一个人口体量不大的小城里。很多情况下,我们做事说话只是一时起意,并未经过深思熟虑,事情当时的结果可能是好的,心情也是痛快的,但处理不周全的后果还是会不间断地被各类因素的影响慢慢波及回来。

这就好像在一个平静的小水塘里扔了块石头子,因为范围有限,一层层的波荡出去之后,还会陆陆续续荡回来,形成更为混乱的“叠加效应”。不像在人口基数庞大的城市里,大江大河本就波光粼粼的,没有人会注意到你一时的闪失,而小城很难“稀释”很多事情,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一旦有错会被记很久。

你在此地无心得罪过一个人 ,换到另一个地方,会不明不白地碰到百思不得其解的“软钉子”;你在这个单位因不被器重,整天“放汤”不好好做事,考去另一个单位以为可以“重来”,结果没用多久,上司看你的眼光又不一样了……此类状况,只因为你只看见明面上的利害关系,去无法洞察深层次、织得更密的那层“网”。

“混沌系统”有浮在明面上,大家都通晓的那一层“网”,但在这层“网”之下,有很多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慢慢知晓一二的“暗网”。谁是谁同学、谁是谁校友、谁与谁又是姻亲关系、谁与谁曾经有过一段……这些如果没有人主动跟你讲,你可能也无法知晓。可是一旦触动到了这些“网”,就跟粘上了蜘蛛网一样,整个网都会因为你的“冒然”而颤动。

外地小姑娘谈恋爱碰上了渣男脚踩两只船,自己明明是“被小三”的状态,但在“正牌女友”有利的“混沌环境”里,自己还是被人说成了“小三”。满腔的委屈不知道跟谁去讲,身边略有稍微熟悉点人关心一下,就不知道深浅,一五一十地都说了。不但把自己的悲苦变成了别人的八卦素材,就连一些细节都不明不白地送给对方,用作抹黑作贱自己的证据。这又是何苦呢?

传承家风家教的《傅雷家书》里,满满的都是一个老父亲对孩子未来的忧思和叮咛:一个人妨碍别人,不一定是因为本性坏,往往是因为头脑不清,不知利害轻重。所以你在这些方面没有认清一个人的时候,切忌随口吐露心腹。一则太不考虑和你说话的对象,二则太不考虑事情所牵涉的另外一个人。

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什么城府,有话就讲,不开心都写在脸上。自己无心讲的话,成了别人的素材,牵涉进来第三个本不相干的人,跟着你一起受过,想想还是自己不够成熟。但这个成长,就跟听老父亲的叮咛是一个意义,总归要亲自吃过亏后,才知道要藏好锋芒。

人难免会有一时想要懒散放汤的想法,但也要懂得懒散放汤在对的地方。身边人看在眼里,当你的面肯定是不会讲的,但在这个小到巴掌一般的小城里,谁知道在饭桌上、枕头边、亲戚间走动时、介绍相亲对象时、征求群众意见时会不会拿出来讲。

知根知底深交的朋友是极难得的,是需要经历一些事情的考验才能继续往下走的。人间稀薄的安慰和温情是难得的,但切不可过于贪恋,一有人关心安慰就敞开心扉,还是因为你内心的自我尚不够坚定。还有,那些吃吃喝喝、逛逛买买的“塑料闺蜜情”就停留在物质层面上好了,人生有几个“玩伴”也很重要,但是有些话想讲之前还要先过过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