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故乡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故乡”相关联的文章
  • 故乡是我们此生的隐秘

    故乡是我们此生的隐秘

    文图 / 左叔 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故乡是此生里隐秘的地方,像肚脐。曾经是我们生命的来路,最后变成了此生的第一个伤疤。 如果不是一早就示了人,如果不是特别需要交待的时机和场合,其实都是可以不说的。每个人对自己的来处,有意无意之间都怀抱着羞赧之心,越是春风得意之时,越是担心会露出端倪。未必完全是因为故乡是贫瘠的,也有人不愿意用资源充足的起点,来抹杀掉自己此后的努力。 然而,我们 ...

    阅读全文

  • 世界的人心里住着故乡的囚徒

    世界的人心里住着故乡的囚徒

    文图 / 左叔 读熊培云的《追故乡的人》,一页图片后面缀些文字的排版布局,自然会想起台湾资深摄影师阮义忠那一本的《正方形的乡愁》,都是乡愁为主题的图文作品,但读下来的感觉还是略有区别的。《正方形的乡愁》的图片是精致的、有巧思的,放着诸多技术领域的因素在其中的,文字浅短轻薄比熊培云《追故乡的人》在后记里提及的想要追求“轻文本”的初衷还要“轻一些”。 《追故乡的人》里面的图片, ...

    阅读全文

  • 如今过年,忆不得那杯浊酒香

    如今过年,忆不得那杯浊酒香

    文 / 左叔 我出生的地方叫糟坊,位于扬州北郊,在当地人的口中,这两个字的读音与“潮房”更接近。在我未识字前,我一直以为这个名字与当地人家户户住在“高庄台”上相关。 黄河花园口决堤后,改了淮河东去入海的故道,每年雨季那如困兽一般的洪水,便浩浩荡荡南下穿行江苏腹地,由瓜洲附近汇入长江后再东流入海,而槽坊就在每年淮河入江水道的行洪区边上。 十年九涝,因此家家户户都将房子建在夯土 ...

    阅读全文

  • 世间最美的风景只在归途

    世间最美的风景只在归途

    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体验,每次去某个陌生的地方,去的时候总觉得路途遥遥,时间过得极慢,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可是回来的时候,时钟仿佛被动了手脚,很多事情来不及细想,仿佛抬眼便到。 年初五晚上,陪妻去县城参加老友聚会,晚归回集镇。开着悬挂制动都偏软的陌生车子,行驶在漆黑一片,歪歪扭扭如乡村公路般的颠簸的省道上。看着车子的远光灯散尽在无尽的夜色里,车窗外是被黑暗隐匿掉的 ...

    阅读全文

  • 桐花春雨

    桐花春雨

    图/季节 文/左叔:小时候,老宅的院前便有数株泡桐树,那是一种长得极快,木质疏松的树种,很快便长得高过院墙,枝叶如盖,和很多落叶乔木一样,夏有宽大的叶子带来荫蔽,但它与诸多江浙一带高大的乔木不同,每年春三月,它都会在洋洋洒洒的春雨里开出淡紫色的如渲染状喇叭状的花朵,因为木质轻疏不能用作常材,农人极少广植,很多喜欢它多半是因为它一盖阴凉以及春潮般的花期。而对于我而言,它与我童 ...

    阅读全文

  • 何处是归程

    何处是归程

    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就会有感情,就像现如今,我已经将在此生活过十八年之久的城市视作为家。偶尔远远地出一次差或者远远的一次旅行,飞机在上海虹桥着陆后,步出到达厅便能感受到江南特别有湿润气息,便觉得心安一些。G15沿途两边是即便入了冬也有的葱郁,便会觉得这样的环境总是让人觉得舒服的,这也是我缘何对北方冬天萧杀感心生敬畏的一处重要原因。当然,更为牵挂的部分是家人和朋友大部分都生活 ...

    阅读全文

  • 江淮金秋

    江淮金秋

    图@九怪传奇 文@我在你的左边 :我的故里是扬州,跟很多长江以北,淮河以南的城市乡村一样,入了秋,便遍地洒金,满眼风光,自是一年当中最美的季节。依稀记得小时候的这个时节,鱼虾蟹螺自是不断的,莲藕桂菱也是令人垂涎的,吃货的记忆总是离不开这一时节。拍摄这辑照片的人是我的同乡,只可惜这辑照片是手机拍摄的,画质有点模糊了,但对于六年左右未曾回乡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种慰籍。

    阅读全文

  •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陈升-阿嬷,我回来了:人非草木

    相较对他的音乐作品,他的文字对于我而言是陌生的,看到折页上罗列出来的已经出版的书目,的确有一丝意外的感觉。虽然他的歌曲一直是信马由缰,如同游吟诗人一般的散漫,但这样的一个人,身处在一个浮华的圈子里面,还能够以文字记述自己的生活、表达自己的思想,实在难得。虽然同文同种,但两岸之间的隔膜,还是让一些本该了解,本该可以接触到的内容变得迷离且不可知,不知道是不是时代给予我们的遗憾。

    阅读全文

  • 故城

    故城

    一夕之间,回到十年前的城市,扑面而来的不是久违的风,而是刺鼻的尾气、嘈杂的声响以及无语以对的匆碌。背着沉重的背包,挤在人群里面去出租车站等车,空气里凝重和不安的味道滋生蔓延倾了心里面所有的怀念。车出地下停车场,天光并不因此而豁然明朗,空气中似乎总有一团郁着的浑沌,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与十年前的一切隔了一城。沿着湖边往中央门方向,车流如织,中央商厦还在,金桥市场依旧,城市那还 ...

    阅读全文

  • 故园

    故园

    我就是吃这条河的水长大的,在18岁离开她之前。在年少的时候,我们做过很多与她有关的事情,比如整座城的自来水取水口就在城北的御码头,她就这样子经过我们的身体,不留痕迹;每年春游或者秋游都会坐摆渡的船到对岸的湖畔野炊,煮出一大锅烟火味足、不能下咽的饺子;再年长一些,会带着女生于暮色下坐在河边,嗅闻晚饭花的香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就是这样子目送来往的轮驳、渔家的桅帆、湖畔的落 ...

    阅读全文

  • 我多灾多难的故土

    我多灾多难的故土

    在QQ上听智善说我老家遭龙卷风了,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不会真得出事了吧。差不多每隔几年,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每年夏天,苏北里下河地区都会遭龙卷风的袭击,只是大小程度不一,有时候只是掀翻一个草垛,有时候在稻田里面划一个圈。这个地方地势比较开阔,无山无陵、一马平川、水网纵横、湖泊众多,加之夏季空气对流强烈,极端气候突出,太容易形成这样的灾害了。小时候也亲眼目睹过水龙卷在 ...

    阅读全文

  • 桅子开了

    桅子开了

      虽然自己只是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但小区的绿化还是做得蛮用心的。一年四季公共的庭院中皆有绿色。香樟与银杏大约是这个城市最常见的树木,小区里面的虽然还没有华盖蔽日,但也看得出有数十年的树龄了。紫玉兰开完之后便是如潮一般的杜鹃。杜鹃红潮退了之后是莫不作声便芬芳四溢的桅子。这个光景,江南应该也快入梅,空气湿且稠密,仿佛处在一个密封的罐子里,让人觉得呼吸不畅。而这个时候,桅子的香 ...

    阅读全文

  • 最美的归途

    最美的归途

    回家最美的一段路程,是过了盐邵船闸之后,沿着运河堤而行的那一段路程。因为没有直达的车子,大巴就换成了中巴。少了高速公路上归心似箭的飞驰,中巴车一路上像一个沉稳的中年汉子,沿着曲折的河堤不急不慢地行驶着。四下里也多出一些沉着的气氛,听得见窗外的风声以及脱了叶的行道木发出的声响。运河的行道木原先是柳,直柳或者垂扬,后来这段被称为“淮江公路”的国道扩建后,便一半是柳,一半是阔叶杨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