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要用所谓的生活经验,去复制身边的另一个你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实习生小吴要走了,临走时她有些怯生生地走到我的办公桌前打招呼,跟她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我记得她刚来实习时,也是这样,带着些现在女孩少有的羞怯,曾经用探寻的目光向我咨询过入职这个行业后的发展前景。

当时,我告诉他,这个行业太清贫了,在他们还没有完全踏入社会之前,可以把视界放宽一些,不要因为一时的爱好,把大好的前途给毁了。当时小吴一脸的茫然,一副一知半解的样子,后来她反问我:那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还这么努力呢?

是啊,我们为什么还这么拼呢?后来,我用一个词来回答她:信念。

信念,多么虚无漂渺的词啊,现在的孩子大多都会觉得荒唐和不屑一顾吧?

可是,的确是信念在支撑着我们啊,如若不是信念,在任何一个充满了八卦腹黑过河拆桥的环境里,你都无法好好活下去吧?

可是,孩子们也可以用信仰来反驳我啊,他们也有自己的爱好,也就是信仰,凭什么就不能来一次义无反顾。

无独有偶,因为单位常年都会有实习生来实习,像秋收的麦子一样,一茬又一茬的。曾经也有一个小男孩在我们这里实习,暂且叫他小张,小张没有其他实习生的学历那么高,只是中专生,或许是托了关系才进到我们这里。事实上,他比任何一个实习生都更勤奋,也更大胆地向老同志学习专业知识,甚至早早地就开始打探能否在实习期过了可以留下来正式工作。

小张家住在郊区,每天都要坐近两个小时的公交和地铁来上班,有时候我会在地铁站碰到他,他会客气地过来宣喧,久而久之,就熟识了。他时常会问我一些业务上的问题,但最后都会转到能否转正上面来。因为我不是带他的同事,也就不便跟他讲得太明白,只能暗示他,工作上勤奋一些,或许还有机会。

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门槛,我早就明白,像小张这样学历的孩子,除非有足够的背景支撑,否则永远也不可能在这个单位里由实习生转为正式员工。但你能随意抹杀一个孩子的梦想吗?后来,小张实习期过后,去了一家法警系统下面的一个杂志社工作,看上去一切都那么顺利,也似乎达到了他满意的结果。

有一次,小张过来看我们,坐在我的办公桌前一直絮叨在杂志社的工作境况,时而说工作还不错,时而又会说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我多少听出他是怀念从前实习的日子,也很想告诉他,实习和正式工作的区别,对待和责任心的差距,但他似乎已经听不进去,执念于想有机会能再回来。他一直迭迭不休地在旁边重复着自己的工作细节,甚至要求我打开他公司的页面,看看他现在的工作是多么枯燥而乏味。

两个多小时以后,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只好以还有事情为由,告诉他可以离开了。我坚信小张是个有梦想的孩子,并可以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一切努力,但执念或许会害了他。可是,他有错吗?就算我告诉他,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可以有多种选择,他也未必会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已经是成年人,有自己的价值诉求,有自己的人格树立,可以为自己的未来负责。

一度,单位里也招聘了一些降低标准的员工,这样说可能有违职业道德。这里所说的标准是指学历,在我们这样的国企里,学历是硬杠杠,是最大的门槛,就连我自己当初入职也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工作经验而特殊招聘进来的。当时同时进来的还有几个刚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工作资历浅薄的同事,他们几乎清一色来自较为贫穷的地区。

后来才知道,是我们的女领导“发了善心”,母爱泛滥,才选择了这几位年轻人进来。这几个同事的确比老同志更重视这份工作,无论是业务上还是人际关系上,他们都付出了超乎寻常的努力。特别是在人际关系上,他们积极地和身边的人打成一团,并逐渐向外靠拢,很快,他们便建立了自己的人脉圈。

作者:孙衍

身边的老同志们看在眼里,很快也形成了两个阵营。一方觉得他们太过功利,急于攀附人际关系,让人看不起,甚至加以讥讽;另一方则同情心泛滥,觉得他们太不容易了,有机会一定要帮帮他们。

后者果然也都付诸行动了,比如年事已高的大姐会在工作上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会在他们犯了错误的时候替他们辩解,在各种大会小会上多加表扬他们。年轻一些的大哥大姐们则在生活上对他们嘘寒问暖,有送东西的,有亲自带着他们去办事的,在他们的家人过来看病时,去探望的帮助找关系的。甚至,影响到那位最早播洒爱心的女领导,时刻不忘关心他们的住宿、恋爱以及将来的安排。

很快,他们在一帮大妈大哥大姐(当然有时也包括我)的阴翳雨露下,开始筹措着买房、恋爱,这一路上,自然少不了她们的帮助和苦口婆心,比如会告诫他们不要找太漂亮的,尽量找门当户对的,可以一起打拼的,不要太娇气的。买房子要买到可以升值的区域,如果是为了结婚要买在城区带学区的地方,哪怕是老房子。他们因为感恩,多少还是会点头应允。

可是,他们真的会遵照这些看上去像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既定程式去做吗?答案是否定的。其中一个毅然决然在远郊买了房子,另一个也坚决要改变自己凤凰男的身份,找了一个家境不错的女孩。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说买那么远的房子不容易升值啊,以后上班不方便啊,找了女朋友怎么办啊?你一个出身那么差的男生,还有点花心大少爷,找什么富二代啊。

几年过去了,事实上,他们过得比我们想象的好多了。前一个很快找了一个女孩结婚生了孩子,并将郊区的房子卖掉正准备换市区的房子;后一个仍然守着那个富家女,并在市区不错的位置买了一套豪宅,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们的身边充斥着各种以自己生活经验强加于人的人,有些是我们的亲人,有些是同事,他们用自己所谓成熟的金钱观、事业观和恋爱观,以过来人的语调,以同情的理由,试图去改变周围的人,让他们按照自己既定的生活模式去经营自己的未来,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人格和尊严,当你企图去说服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正以内心的抗拒,在头脑中形成一个完全与你相左的路线,并努力去实践去印证自己的可能性,直到成功的那一天。至于手段是什么样的,也许会有人嗤之以鼻,有人隔岸观火,有人加以猜测。时移事易,和他们的脱胎换骨相比,那些背后的指点批评都已不再重要。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他们有一天以自己的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并远远超过你曾试图替他们规划的预期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当初的苦口婆心是多么可笑,我们不过是拿自己并不算成功的经验,复制到一个看似不如你的人身上,潜意识里会觉得对方永远也不如你,会听凭你的指导接受你的“帮助”,而忽视了他们也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个体,当他们走得越来越远时,甚至超过你的想象时,所有的看好和不看好,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你有你的生活,别人有别人的追求,任何的强加于人,最后都不过是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