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成全

    成全

    搬到那个小区之后,我几乎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看见他们。他们都是小区里的住户,约摸四十左右的模样,各自把持着小区出入口的一边做早点生意。男的占着朝阳的一边,支起油锅卖生煎包,穿绣着工号的普蓝色工装,系一条永远都油渍不净的围裙,头发毛糙,手指关骨粗大,但待人热情,总喜欢跟拖着熟客聊家常,赶早班的人对他总有一点敬而远之,所以光顾他的大多是家中无事、不赶时间的阿伯阿婆。女的在香樟树荫 ...

    阅读全文

  • 舞月光

    舞月光

    01.  六月,她在东城的文化活动中心租了一间四楼的舞蹈教室。大太阳的下午,她戴着墨镜领着装修公司的设计人员来看房子。  更衣室挂钩的材质、换舞鞋的矮凳高度、窗纱的颜色、灯光的布置、饮料柜的式样、工作台的长度、投影仪的安装、音响的布线等等,她事无俱细地讲出自己的设想来。装修公司的两个年青人仍算尽职,跟在她后面跑来跑去,拿圈尺量每一处需要改造位置的具体尺寸,并 ...

    阅读全文

  • 留一把钥匙给你

    留一把钥匙给你

    01. 下午六点,飞往南方的班机腾空而起,带着巨大的轰鸣,冲过华东整片天空的阴云,直奔目的地而去,留下绝地的烟尘以及默默散去的人群。只有一个男人还留在原地,孤单地伫立在大块的幕墙玻璃前,冲着飞机跑道轻轻地挥手,看着那巨大的飞行器消失在沉重的阴云里面,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安静地哭泣。 她坐在弦窗边上,看到了在阴云之上的万里晴空以及身下苍茫的云海。她自己也无法确信眼前将要走的路 ...

    阅读全文

  • 只是没有如果

    只是没有如果

    01.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很重郑重的仪式上面。她比预计的时间晚到了一小会儿,一进会场,就发现很多人都板着一张脸,听台上人讲话。台上的人有浓重的口音,喋喋不休地念别人写给他的稿子。过于书面化的措辞以及夹生的断句,让现场的气氛莫名的尴尬。 她跟挤在会场角落里面的同行招呼,然后加入他们,互相以简短的语言寒暄。负责活动宣传的人迎过来,给她文字通稿以及小小的纪念品。她快速 ...

    阅读全文

  • 空中小飞侠

    空中小飞侠

    她在MSN的昵称上写“空中小飞侠”的Title。或许因为她的生活像就像一只鸟。在佑大的城市里寻找栖身之所。为一日三餐奔波。但却一直不曾放弃自己飞翔的念头。她没有为自己的生活想过很远。有时候甚至包括明天。但她却在孤身一人的状态下。学会了自己宝贝自己。 她为自己做蔬菜沙拉。虽然西红柿切得有点大。偶尔她也会练瑜珈。虽然她的腰身根本无法彻底的弯下。她需要爱情的时候。就会投奔果冻。她 ...

    阅读全文

  • 赤橙花潮

    赤橙花潮

    若不是它先天的缺失,又逃脱不掉宿命里的绽放,那么,它又何必如此这般为难自己。 A·窗台上被掸起的灰尘 小诺在九月的某一个下午开始搬家。 大太阳底下,数只大大的皮箱如同搁浅的鱼,被弃在小区花坛的边缘。小诺看着皮箱发呆。皮箱上贴满了辗转于各大机场的标贴,层层叠叠如同伤疤。 无论在哪里,小诺都拼命地占据各式各样的物质,把自己的小窝塞得满满当当。每次搬家,小诺都尽最大可能带上它们一 ...

    阅读全文

  • 单程旅途

    单程旅途

      一 夏天的时候,我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 每年,我都会选择在酷热的季节里,休完自己30天的年休假。一个人背着大大的包,开始目的明确的游走。而这个时候,我的同事更留恋有空调的房间,他们总是很同情我的处境,不屑在这个时候与我争休假的名额,于是我的请假报告总是异常地好批。 长途旅行。我选择了火车,买最上面卧铺,没有其它浪漫的想法,只是因为它相对安静且费用我能接受。安顿好行李,然 ...

    阅读全文

  • 取义

    取义

    归途中。 沉沉地睡去。 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倦怠感。 或许。 真得累了。 ----------------------- 其实。 我也不知道答案。 人总归是情欲动物。 所有人都在坚持。 坚持要自己以为的那个。 可是自以为是的东西。 往往并不适合。 ----------------------- 我在这里一直等待。 一直到日暮。 我想我应该满心欢喜且满怀期待。 可是只剩下忐忑。 ...

    阅读全文

  • 阿B,抱抱~~

    阿B,抱抱~~

    忘记阿B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网站里的了。最初吸引我的仍然是他的那些插图作品。拥挤的城市楼群,划过天幕的巨大机翼,浓密睫毛下一粒泪痣,午后懒懒散步的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疯长的藤蔓植物……这些元素被放在了一起,纠缠着,非常抽象,但仍可以感觉得到有一种郁郁的东西在他的表达里面,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神情。 我的英文比较烂,且常常拼错单词,但凡以长过五个英文字母的ID,一律 ...

    阅读全文

  • 穿紫鞋的女人

    穿紫鞋的女人

    57届戛纳终于尘埃落定。媒体都将这一届称为“年青的电影节”。很多熟悉的名字都被这一次电影节的评委无情遗弃。一些陌生的名字和陌生面孔占据了头条。亚洲电影虽然在这次电影节上收获颇多。但中国电影却空手而归。看着电影文化工业风头日劲的“韩流”席卷。看着东南亚邻国在卖给我们假首饰后。又捧走了真金白银的奖杯。不知道中国电影人做何感想。或许可以归结于风水轮流转。亦或许这样的评奖本来就有一 ...

    阅读全文

  • 艾敬:音乐是她唯一的行李

    艾敬:音乐是她唯一的行李

    我是网络上Down了艾敬的专集。一个穿夏衫的女子。怀里紧紧地抱着一把吉他。背景是一天的阴云。几缕光线从天空射下来。划破阴云。压抑之后似乎有转机。但却有很渺茫。图片太小了。我几乎辨不清她面目。分不表她的表情。依稀记得她的裙边染有浅绿的色彩。如同一个人一路山野奔走。沾了青草汁叶。她一头黎黑的长发。她紧紧地拥着吉他。周遭似乎有风。阴冷不堪。 她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歌手。我喜欢她骨子 ...

    阅读全文

  • 一抹微蓝

    一抹微蓝

    从长岬到离岛的一路上,诺一直都在犯悃,努力地抵抗着睡意。 诚扬手一指,笑着对诺说,以后每年,我们都要来离岛看看,你看见那一抹微蓝了吗,多漂亮。 那是九月的黄昏,满面清爽的晚风。海腥味极似一场交换体温后的暧昧。诺有些莫名失落,尽管诚一直从背后抱着自己。 大巴车在盘山公路上转了一个弯,诺的脑袋一下子撞在前排座椅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诚在电话那头淡淡地说,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情 ...

    阅读全文

  • 且行且珍惜

    且行且珍惜

    阴了一天。不曾落雨。黄昏时分。云淡了些。只是西北天色依旧浓重。霞光染在黑云的边缘。投下几束光线。混沌之中。似乎有明朗的迹象。却又更感压抑。 下班。晚餐。洗澡。购物。上网。过周而复始的日常生活。只是一味地觉得这日子乏善可陈。没有发现。没有感动。温吞水里的麻木。 转到西祠。在漫不经地中发现。胡同口有标成黑色的贴子。觉得好奇。打开一看。居然是纪念张涛的。第一反应是无聊人的玩笑。因 ...

    阅读全文

  • 亲爱的,我已经去过你的城市了

    亲爱的,我已经去过你的城市了

    亲爱的,我已经去过你的城市了。火车一路向南飞奔了两天一夜,我在铁轨的撞击声中,无法安然入眠。我不确信在半梦半醒之间,是否在想你,我只想快一点到达你的城市,这个念头异常强烈。 亲爱的,我在你的城市的名片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没有“黄牛”的安静角落,往地上铺了一张报纸,从容地坐了下来。 亲爱的,你的城市凌晨天空里有初绽的朝霞,绚丽夺目,层层叠叠的陌生楼宇,空空荡荡的人行天桥,偶 ...

    阅读全文

  • 一枚戒指

    一枚戒指

    奶奶是属小龙的,大年三十儿的生日。今年是小年,没有年三十儿,但一家人都在张罗着给奶奶过个生日,日子还是在除夕。奶奶前年就查出是肺癌晚期,去年夏天的时候,数度病危卧床不起,家人一直担心奶奶怕是逃不过秋冬寒风这一劫。然而入了秋之后,奶奶的身体状况却有所好转,家人高兴之余,不免又生出些许担心,于是想到了给奶奶过生日,让老人家高兴高兴,冲冲喜。奶奶一生育有八个子女,除了长女年幼时因 ...

    阅读全文

  • 听翻唱般的冒险

    听翻唱般的冒险

    电话很执着地响了十七次。我没有接。睡意全都被打消。决定出去走走。午后两点的烈日。听不见知了鸣叫的夏天。空荡荡的街道。白晃晃的落寞情绪。 超市货架上的蛇果很久无人问津。看上去依旧新鲜。我立在货架前给朋友打电话。很长时间没有人接听。于是。我打消了买蛇果的念头。给自己买了啤酒。一路走一路喝着回来。 趴在房间的桌子上面。一边喝酒。一边看手指在光影里的动作。没有方向。不敢确信。爱一个 ...

    阅读全文

  • 偶遇

    偶遇

    天阴了一天。仍然没有下雨。在电脑前。从上午一直坐到下午。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小心的彼此试探。现在想来有点好笑。所有的攻防。在最后一秒失去意义。裸露出心底里那块最柔弱的地方。 重新开始定义朋友的意义。或许这个命题在几千年前就有人做过。那又有何妨。重新定义一遍。或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直觉是一个什么样东西。没有人能够知道。凭着直觉朝前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同样也没有人 ...

    阅读全文

  • 金银花般的永远

    金银花般的永远

    下雨了。五个纬度的时空。不知道那边会是怎样的天气。接完几个电话。手机没有电了。索性关掉它。让它不在出声。 窗下是一条城市里的河流。在雨天里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味。我在锻炼中流汗。用很冷的水清洗自己。邻院的植物很茂盛。雨夜里也能看见满满一墙的金银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