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码字

小说+专栏文字+诗歌+非纪实文字

  • 生于70年代:卡通

    生于70年代:卡通

    这是一个永远都存留着纯真与美好的虚拟世界,这是让每一个孩童都会为之着迷的影像记录。在它的世界里面或许也折射出成人世界的些许道理,但在孩子们的眼里,它们只是完成作业之后的奖赏,它们只是带来欢笑的某个因素,也许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有些东西会在潜移默化改变与发生,这些成年之后残存在他们心中的影像也许是他们认识这个世界的第一步。这就是我们今天晚上要聊到的话题:卡通。 对于生于70年代的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偶像

    生于70年代:偶像

    把最多荣誉的可能,押在一位毫无流行市场的老音乐人身上,并因此要跟周杰伦的大批追随者较劲儿,无论如何,第17届金曲奖在华语流行音乐圈里,玩了一次其他颁奖礼都不敢去玩的把戏。如果套用陈绮贞在这次颁奖礼上大放异彩的专辑《华丽的冒险》这个名字,或许本届金曲奖可以定义为一场“摒弃了流行的华丽却充满温情的冒险”。尽管最终的颁奖结果是华丽的妥协与冒险的坚持各占了一半,但对于生于70年代的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父亲

    生于70年代:父亲

    有一段时间,我会因为一个电梯的电视广告而想起很多童年时候的往事。其实那个广告只是一些很寻常的生活画面。一个独立生活的年青女子,走出了家庭的庇护在社会的风雨中闯荡,每日辛苦工作后带着疲惫回到住处,在踏入公寓电梯时生出的许些安稳感让她想起了父亲宽厚的肩膀。于我来说,这应该是很容易让我相信并且感动的一个“比喻”,虽然有人曾经当着我的面置疑过它的可信度,但于我来说,童年记忆中父亲宽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毕业

    生于70年代:毕业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身处的这个城市进入了多雨的时节,飘乎不定的雨丝淋湿了街道、梧桐以及每个离人的内心。在每天出行的地铁、公车或者其他的公共交通工具里面,我们越来越多地遇到表情渐渐凝重起来的年青人,他们虽然是上班族的装扮,但脸上未脱的稚气却很容易让人看穿心事。谋生的去处、租住的房子、陡增的开销,这些从来未曾列入人生计划当中的琐碎,一下子涌到了他们的生活里,不由他们不去认真面对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高考

    生于70年代:高考

    桅子花开/何炅 六月末,空气里面满是木槿浓郁且迟钝的香气,女孩素色连衣长裙的衣襟上别了一小朵未开的桅子花。男孩穿着阔大的白衬衣,推着单车,安静地跟在女孩子的身后,车筐里面有一蓝一紫的两个书包。他们沉默不语,安静地走过林荫浓郁的小道。这已是黄昏时分,淡粉色的复瓣蔷薇开满了家属院的墙头,落日的余辉透过树荫洒落一地的光影斑驳。女孩停了下来,靠在暗红色的砖墙上,微微地仰起头,长吁了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家

    生于70年代:家

    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千万人口的佑大城市,这样一刻濒临午夜的微凉时分,你因为生计的奔波而晚归,你因为疲惫而抬头仰望,在这些层层叠叠的楼宇之间,在这千家万户的窗口里,如果还有一盏为你不眠,为你守候的灯火,那么,你一定是幸福的。在很多年前,我跟很多年轻的女孩一样,关于未来的幻想,关于幸福的定义,似乎都离不开家的影子。肩膀宽厚、懂得包容的另一半,头发柔软、笑脸如花的新生命,这此曾经存活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选秀

    生于70年代:选秀

      关于“海选”、“PK”这样的字眼,对于七零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在2005年,一场或许是史无前例的电视选秀活动以不可阻挡地姿态扑面而来,充斥荧屏报刊,即便是我们这样平时慢上半拍的广播媒体,也被潮流强拖硬拉地参与了一把。或许就在这样铺天盖地的阵势之下,我发现我身边的同龄人几乎都没有幸免逃脱的。有人用“癫狂”这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状态,我觉得并不算太过份。有 ...

    阅读全文

  • 我有一间面包店

    我有一间面包店

    关于面包店的梦想。其实由来已久。 在大学城的附近。应该有一条僻静的小街。横在宿舍区的侧门前。洗染店。冲印社。牛排馆。咖啡店。唱片行和书铺。然后就是面包店。街边有成荫的法国梧桐。苍老的树枝下掩了木质的招牌。深褐色的一枚内嵌字--左。 店面是狭长的一条。沿窗有靠墙长长的木质桌椅。深秋。暖暖的午后阳光透过渐渐稀疏的树荫投进来桌上。半片抹茶面包留在粗瓷的碟子里面。一个裹在短风衣里的 ...

    阅读全文

  • 诗集青莲湖畔封面设计

    诗集青莲湖畔封面设计

    这是我朋友的一个诗集的封面,我随手画的。我没有系统地学习设计,只是按自己的想法做来,毫无章法可言。 今天晚上在小城的某间咖啡店二楼的角落里面,我们相谈甚欢。她要出自己的第一本小册了,难免有一些激动。絮絮地聊了一些关于长假行程的话题,然后我因为要“周四撞墙”的冲突而赶回来写稿,未能尽兴。 这是第一稿的内容,因为受网页的宽度的陷制,所以我把封面竖过来放了,大家看的时候可以用图片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江湖

    生于70年代:江湖

    有时候,年少轻狂时做过的梦会有因为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些琐碎小事而被再度唤醒。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跟你一样,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处理,我会抓住每天晚上准备节目的一点点空档时间,偷偷地瞄一眼电视,追随一部叫着《武林外传》的电视剧。这对于我来说,可能是多年未曾发生过的事情,我也不曾想过自己会沦落成“黄金八点档”的受众人群。对于这部电视剧,各大BBS上有各路的评说,40岁以上 ...

    阅读全文

  • 生于70年代:长假

    生于70年代:长假

      今天是五月八号,长假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七天长假对于你我这样终年劳顿的人来说,可能显得过于短暂了一些。不过好在我们还有今天的节目让我们回顾一下七天的快乐时光。 ■关键词:旅行 第一个工作日和同事朋友见面的第一句话,可能都是:你去哪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变得如此流行。假期一开始你会看见形形色色的背包族,出没在机场车站。他们有的装备精良,有的神情隐忍,但他们想要到处 ...

    阅读全文

  • 青年安全蒲公英行动

    青年安全蒲公英行动

      季节托我做他们公司这一季特别活动的招贴海报时,我未知深浅便应了下来。那一秒的冲动,多半是因为他们为这个活动取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名字--“青年安全蒲公英行动”。多有意思!国企,共青团组织,蒲公英以及安全似乎是各不相干的东西,居然又全部结合在起了,并且堂皇地列入计划,全局推广,看样子每个人都是颇具“联想”能力的。 我知道他的用意,无外乎是希望以这样的名号吸引更多青年团圆的参与 ...

    阅读全文

  • 金银花般的永远

    金银花般的永远

    01. 我叫顾小白。照顾的顾。小白痴的那个小白。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介绍自己,语气节奏坚定且无半点玩笑的意思,但在场的人都笑了,包括我在内。 整个上午,我跟人事部的同事都在忙招聘员工的事情。市道低迷,四个寻常薪资待遇的职位却引来数百人的报名,一通筛选之后,面试的人也超过三十。小规模的公司遇到这样的阵仗果然招架不住,为了不妨碍其他员工的工作,只能在大楼里另租了一间会 ...

    阅读全文

  • 天边一朵溜溜的云

    天边一朵溜溜的云

    毕业很多之后,我终于写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广播剧剧本。读书的时候。教我们戏剧文学创作的老师是全国业界知名的。但偏偏我是一个榆木一般的人。因为觉出这当中的辛苦。几乎没有任何胆量去碰它。 小说散文诸种文体都有很多可以发挥的空间。当你遇到叙述的屏障时。你甚至可以跳脱开去。变身一个旁观者来叙述你想要表达的内容。戏剧则完全不行。所有的情节波澜。人物形象。你几乎只能借助人物的语言、对话来完 ...

    阅读全文

  • 成全

    成全

    搬到那个小区之后,我几乎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看见他们。他们都是小区里的住户,约摸四十左右的模样,各自把持着小区出入口的一边做早点生意。男的占着朝阳的一边,支起油锅卖生煎包,穿绣着工号的普蓝色工装,系一条永远都油渍不净的围裙,头发毛糙,手指关骨粗大,但待人热情,总喜欢跟拖着熟客聊家常,赶早班的人对他总有一点敬而远之,所以光顾他的大多是家中无事、不赶时间的阿伯阿婆。女的在香樟树荫 ...

    阅读全文

  • 舞月光

    舞月光

    01.  六月,她在东城的文化活动中心租了一间四楼的舞蹈教室。大太阳的下午,她戴着墨镜领着装修公司的设计人员来看房子。  更衣室挂钩的材质、换舞鞋的矮凳高度、窗纱的颜色、灯光的布置、饮料柜的式样、工作台的长度、投影仪的安装、音响的布线等等,她事无俱细地讲出自己的设想来。装修公司的两个年青人仍算尽职,跟在她后面跑来跑去,拿圈尺量每一处需要改造位置的具体尺寸,并 ...

    阅读全文

  • 留一把钥匙给你

    留一把钥匙给你

    01. 下午六点,飞往南方的班机腾空而起,带着巨大的轰鸣,冲过华东整片天空的阴云,直奔目的地而去,留下绝地的烟尘以及默默散去的人群。只有一个男人还留在原地,孤单地伫立在大块的幕墙玻璃前,冲着飞机跑道轻轻地挥手,看着那巨大的飞行器消失在沉重的阴云里面,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安静地哭泣。 她坐在弦窗边上,看到了在阴云之上的万里晴空以及身下苍茫的云海。她自己也无法确信眼前将要走的路 ...

    阅读全文

  • 只是没有如果

    只是没有如果

    01.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很重郑重的仪式上面。她比预计的时间晚到了一小会儿,一进会场,就发现很多人都板着一张脸,听台上人讲话。台上的人有浓重的口音,喋喋不休地念别人写给他的稿子。过于书面化的措辞以及夹生的断句,让现场的气氛莫名的尴尬。 她跟挤在会场角落里面的同行招呼,然后加入他们,互相以简短的语言寒暄。负责活动宣传的人迎过来,给她文字通稿以及小小的纪念品。她快速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