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重要的人总会重逢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好久不见。天高云淡,我从未忘记过你。

重要的人总会重逢

对面的坐垫不知被谁的烟头烫了个洞,从此以后它有了专属于自己的标记。

这些坐垫服务生从来不收,有光承光,有雨淋雨,白昼黑夜,唯一的区别就是晴天铺好,雨后立起,直到风干。

北方初露寒意,江南之秋仍气定神闲,虽然叶知秋,蚕不鸣,早晚风凉,但河水仍清,日光仍盛。河对岸有人骑着自行车慢悠悠沿河经过,无柳拂水面。

青砖地上一只苍蝇耐心地搓着前爪,它脚下从无万水千山,方寸之地,即是万古世间。

重要的人总会重逢

我喜独坐,穿喜爱的衣裳,薄施淡妆,而周围并无一人。不焚香,不诵经,一杯红茶也是喝喝倒倒,直到清淡如水,仅留细香。我可以只坐一个午休时间,也可以坐上整日。

双脚虽走过万水千山,却如那磨搓前爪的苍蝇一样,此刻眼前所见,即是整个盛大人间。

净空法师说,万相繁兴,而水湛然。宛然万相,宛然无相。

总是有那么些瞬间,眼前一切美好皆不属于你我,眼见之空手握之空却满心轻盈,被风充溢,被水充溢,被森罗万相充溢,被乍现的善念充溢。不需要勇气,也并不脆弱;不需要仰慕,也并不卑微,正如一缕烟,一粒尘,一束光,一道划痕,只是坦荡存在,而不被赋予任何意义。

重要的人总会重逢

我知道,你宁愿忽略内心每个细微的感受,为工作,为幼子,为更加优渥的生活,为爱,为想求而不得的人。世间生活形态万万千千,每一种都没有错,所以美好没有定义,幸福没有定义,享受没有定义,就像路上行人面容千差万别,神色匆匆,没人在意那个站在路口望着跳闪的红绿灯出神的人。

我们擦肩,我们接踵,流失相聚,欢别泣见,因为一杯酒陪伴,因为一句话分离,漫长轨迹,落落前行。你挑剔,我也挑剔,但我们都没有错,就好像,这世间总有你最爱的颜色,最钟情的菜,最迷恋的风景,只是落地人世,彼此都好,但匹配度欠佳,这不是错,只是有点可惜。

然而谁又不是各自天涯?人们少的是相契相合,多的是无处言说;少的是圆满心足,多的是亏欠不甘,有时只欠一个拥抱,而有时只差一个挥手。

重要的人总会重逢

不管怎样,都很好。

我无菩提心,幸存出离心。我曾在这世界取相,着相,分别,也曾想控制,占有。现在不会,我懂得,生广袤,死亦广袤,对于所有恩赐,我只需受用,无论苦悲或喜悦;对于所有收回我只需目送,无论相爱或相恨。

旅途或远或近,岔路或多或少,孽来缘去,重要的人总会重逢,不是吗?

如今我仍独坐,茶水热气散尽,蝇飞走了,周围开始有人落座。我的双脚斜搭在有烟洞的沙发上,无守候,无耽湎,有的是暂得的自在时光,刚好够我写一篇文章,哼一首短歌。

真好,外面有风景,而我是我自己的门,经过的人里,总会再次出现那个重要的人。

嗨,你好,好久不见。天高云淡,我从未忘记过你。

欢颜

文/苏小旗 图/左叔 场地/义工联爱心之家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打赏请量力,多少都是鼓励

最后编辑于:2015/10/21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