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自然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自然”相关联的文章
  • 隽永的诗意

    隽永的诗意

    文图 / 左叔 一说到“谷雨”节气,我就会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在扬州乡野间度过的十年时光,想起春日里草木茂盛、树影婆娑、鸟啾雀鸣、蜂飞蝶舞的好日子。 我童年生活过的村庄叫糟坊,位于扬州高邮湖的西侧,是一个枕河而居的小村庄,跟浏河古街有点像。糟坊的“糟”字,是个形声字,米字旁加一个曹操的曹,本义与酿酒相关,特指那些没有经过沥清工艺略带有杂质的米酒。那么,糟坊故名思义,就是酿酒 ...

    阅读全文

  •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春天是个欲望饱满的季节

    文 / 左叔 & 图 / 嘉宝 少不更事的时候,总觉得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大的,周遭的环境是人的对立面,是被改造的对象。不管条件是不是成熟,机会是不是存在,我们总有办法去战胜它。 好像有那么几年,遇到的诸事真的就像鸡汤里说的那样“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那些看似没有眉目的事情,最终似乎也就真得迎刃而解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年,我变得开始“信命”,越发得对老祖宗经年积累 ...

    阅读全文

  • 一朵人文主义的花朵

    一朵人文主义的花朵

    文图 / 左叔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阅读的偏好,比如我就极少读史,也不太感兴趣名人传记类的作品。我猜想即便是饱览群书的大家,也一定有他不太愿意去碰的领域。有时候,阅读无法穷尽这件事情本身也很迷人。 我常常在读几本纯文学的作品之后,会找一些自己不常碰的领域的书籍来看,但是这个调剂备选的领域其实也是有局限的,要不是社会纪实类的作品,要不是就是自然科普类的读物。这一类超越我知识储 ...

    阅读全文

  • 白事会:在错位的冲突中探究人性

    白事会:在错位的冲突中探究人性

    文图 / 左叔 看到《白事会》的标题,其实就能猜出这是一本与死亡相关的书。长久以来,死亡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个禁忌话题,所以专门写死亡的书不多,也许我这样表述不对,或许应该换成我读过专门写死亡的书不多。 在读《白事会》之前,我印象里专门写死亡的书是台湾作者刘梓洁的作品《父后七日》。在那本书中,刘梓洁以平实的笔调记述下一个女孩经历父亲过世之后的人生历程,这历程之中既有台湾丧葬传 ...

    阅读全文

  • 牵手去看:上海自然博物馆

    牵手去看:上海自然博物馆

    文图 | 左叔 离职之后,陪孩子过的第一个暑假。机会实在难得,所以就计划着每周挑个人流量不大的工作日,带孩子去周边城市见见世面。上周三,我们开始了“牵手去看”的第一站:上海自然博物馆。 花了36元(成人票、儿童半价票各1张)坐大巴到位于上海火车站北广场附近的长途客运总站,然后步行换乘轨道交通1号线,在汉中路站换乘轨道交通13号线。单程步行大约2公里左右,好在是走走停停,站站 ...

    阅读全文

  • 上海海洋水族馆:最美的往往最脆弱

    上海海洋水族馆:最美的往往最脆弱

    浦东的上海海洋水族馆是一直想去,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办法成行。这一次也因工作的原因,难得有机会带Jessica一起去看看。也许是非双休日的关系又加上旅游淡季,所以人也不是很多,五层的展馆参观起来也挺从容的。虽然它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巨大,但心里也预估到了这样的结果。水族馆与其他动物园设施场馆比起来运维的难度和成本更大,这样的规模以中国人的心态建成之初应该至少是亚洲第一的标准 ...

    阅读全文

  • 双桥沟:肩头落下第一枚雪花

    双桥沟:肩头落下第一枚雪花

    5月初就去的四姑娘山,直到近日见到鱼鱼写的自驾游的日记,才使当时游玩的心情涌上了心头。一股脑的,打开了所有的记忆,才想起自己真的应该提起笔,记下当时的心情。我们是先去长坪沟才到双桥沟的,第一天去长坪沟骑马进到木骡子,整整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然后玩了不到半小时,就又匆匆地按原路返回了,因为第一天骑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