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庆山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庆山”相关联的文章
  • 是的,我爱过你

    是的,我爱过你

    文图 / 左叔 不知从几时起,遇见她的作品,总是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下。比如这一本摄影集《仍然》,此前几乎没有听闻过任何的消息,或许她在自有平台上说了,然而现如今的网络世界分众得厉害且资讯分流截取得严重,各自活在平行的宇宙之中,纵使我常常关注书讯、关注出版动向,但营销宣传如果不到铺天盖地的地步,其实还是很难被“心灵感应”到的。 过了年少晦暗的年纪和心境,如今回头来看她,仿佛一 ...

    阅读全文

  • 自省是岁月给创作者的最好礼物

    自省是岁月给创作者的最好礼物

    文 / 左叔 & 图 / 拍照的蘑菇 错过出版热销时段的书,我多半会推到很晚才读,比如安妮宝贝的这一本《眠空》。甫一出版,周遭会有太多的声音干扰阅读的乐趣,况且她一直以来都是具有争议属性的写作者。在这个媒体空前繁盛,人人都能发声的年代,想要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并不是她最后一本署名安妮宝贝的作品,虽然在此之后,她开始以庆山这个笔名发表作品,但从这本书开始 ...

    阅读全文

  • 不死的湖

    不死的湖

    文 / 苏小旗 看一本读得进的书,就好像在下过一场清净的雨的午后,或在秋末时分开着门窗的夜晚,与作者在絮絮地说着话。 这场交谈并没有固定的主题,语言自会把彼此的思想清淡而有些弯曲地呈现,频率相近的人,这样会觉得毫无压力。 我是一个对阅读很挑剔的人,这就像找到一个谈得来的人很难得一样。而所谓的“谈得来”,并不是一味保持亢奋地滔滔不绝,是节奏舒缓,精神松弛,眼中所见都可以成为话 ...

    阅读全文

  • 七月与安生,我和她

    七月与安生,我和她

    文 / 苏小旗 今天我在朋友圈里说:姐从骨子里就不是一个文艺的人,也不小资。我一脚深踩在生活的泥土里,一脚踩在你够不着的云彩上。 评论里惊人地一致:你这得劈多大的叉啊? 你看,不光我不文艺,我朋友圈里的朋友,也是真特么的不文艺。 我之所以说自己不文艺,是因为小学的时候看过琼瑶小说,看不进去,扔了。中学的时候看过三毛的书,看不进去,扔了。大学的时候看过安妮宝贝的书,看不进去, ...

    阅读全文

  • 治愈文艺女青年各种矫情的可能

    治愈文艺女青年各种矫情的可能

    文图 / 左叔 有那么几年,但凡知道她出书了就会买。这样的消费行为,处于一种不可控的惯性之中,从心理层面来看,有点类似于公仔玩物收集者的痴迷。很多时候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也不是因为创作者的努力,而更多的只是为了成全自己。 可是那几年,她的作品在我的眼中并不好。年少时读她的文字,那些因为阅历浅,那些新鲜的痛被她描摹出来了,内心里觉得被束光打亮。然后便是社会现实的摔打,硬梆 ...

    阅读全文

  • 得未曾有:心境踊跃

    得未曾有:心境踊跃

    距离上一篇日志,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恰逢今天早上醒来凉风习习,在这个穿着背心裙会有些单薄的秋夏天,心里竟有些许的愉悦之感。换上冬天的睡袍,倚着阳台喝着淡盐水,听着楼下小孩嬉闹游戏的声音,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听着风簌簌的沙沙声,周日的一天开始得怦然心动。 安的《得未曾有》,从一在亚马逊上架就下手购入了。国庆回家的时候,三个时间的广州南-潮汕的高铁,看似很短稍微眯下眼睛就到达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