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往前看,日子总归是要好过一些的

文 / 左叔

我有一位没出“五服”的远房亲戚,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生了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还是遗腹子。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她家是从事务农的营生,丈夫重病把原本就不富裕的家“败”得一贫如洗,自己人虽年轻但领着两只“拖油瓶”想要改嫁也难。我那时候年纪还小,但却已经听得懂人人都为她感叹,这日子要怎么过。

如今,她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再次见到她时,一眼便能看得见,她一生的辛苦都写在脸上的皱纹里。再看当时人人都觉得艰难“要怎么过”的日子,远比起初预见的还要难。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但未必个个都能如愿。“寒门难出贵子”,家境窘迫,人的格局总归会受到种种限制。

大儿子最后勉强算是有点出息的,谋得了一份公家单位的差事,但捉襟见肘、小心翼翼惯了,在当时遍地都是机会的年代里,胆识和能力还是极为有限的,最后也是一帮亲戚七拼八凑,勉强是将娶妻生子的大事给糊弄过去了。

小儿子就“作难”很多了。兴许是遗腹子的关系,加上两个儿子又有一些年龄差,当妈的面对生下来没有了爹的孩子疼爱偏多、管束偏少。小儿子虽是“寒门”里长大的人,但也养成了偏狭任性的个性。

青春叛逆的时候,常犯一些小偷小摸的错,家中又没有严厉的角色“一锤定音”管到位,最后还是出了大事,送去“管教”了几年,出来之后没有好的营生,又在相对封闭的舆论环境里,将来如何能成家立业,又一次成了人人都在帮她感叹的一顶“愁帽子”。

想着对死去的丈夫没有个交待,她也曾万念俱灰想到过死,最后是大儿子家添了孙子才让她觉得这日子还是有点奔头的,进了县城去帮着带带孙子接送上下学,人一忙起来苦日子才不显得那么长。

又过了几年,有族人帮衬,小儿子去了上海,帮她一位在那边开店的娘家哥哥打杂,也算是找到了一处糊口的营生。原以为日子总归要一天好过一天的,谁也没有曾想到,大儿子却在这个时候得了与他爹当年一样的毛病,先是手术后又复发,没能挺过几年,人也没了。

大儿子生前攒的那点微薄的家啊业啊,最后多半归了媳妇和孙儿,媳妇后来又再婚生子。到了晚年,我这位远房亲戚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最后还是当初“不争气”的小儿子将她接到了上海边上的朱泾生活。

所以,当再次见到她手里抱着个孩子,跟抱着个宝贝疙瘩似的,旁人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也有碎嘴的在“瞎传”这孩子也不是她家“正经来的孙子”,但往前看,日子总归要好过一些的。整天想着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犯过的错、撇下她的好日子,如此灰暗的人生恐怕还要更为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