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安妮宝贝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安妮宝贝”相关联的文章
  • 是的,我爱过你

    是的,我爱过你

    文图 / 左叔 不知从几时起,遇见她的作品,总是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下。比如这一本摄影集《仍然》,此前几乎没有听闻过任何的消息,或许她在自有平台上说了,然而现如今的网络世界分众得厉害且资讯分流截取得严重,各自活在平行的宇宙之中,纵使我常常关注书讯、关注出版动向,但营销宣传如果不到铺天盖地的地步,其实还是很难被“心灵感应”到的。 过了年少晦暗的年纪和心境,如今回头来看她,仿佛一 ...

    阅读全文

  • 自省是岁月给创作者的最好礼物

    自省是岁月给创作者的最好礼物

    文 / 左叔 & 图 / 拍照的蘑菇 错过出版热销时段的书,我多半会推到很晚才读,比如安妮宝贝的这一本《眠空》。甫一出版,周遭会有太多的声音干扰阅读的乐趣,况且她一直以来都是具有争议属性的写作者。在这个媒体空前繁盛,人人都能发声的年代,想要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并不是她最后一本署名安妮宝贝的作品,虽然在此之后,她开始以庆山这个笔名发表作品,但从这本书开始 ...

    阅读全文

  • 七月与安生,我和她

    七月与安生,我和她

    文 / 苏小旗 今天我在朋友圈里说:姐从骨子里就不是一个文艺的人,也不小资。我一脚深踩在生活的泥土里,一脚踩在你够不着的云彩上。 评论里惊人地一致:你这得劈多大的叉啊? 你看,不光我不文艺,我朋友圈里的朋友,也是真特么的不文艺。 我之所以说自己不文艺,是因为小学的时候看过琼瑶小说,看不进去,扔了。中学的时候看过三毛的书,看不进去,扔了。大学的时候看过安妮宝贝的书,看不进去, ...

    阅读全文

  • 治愈文艺女青年各种矫情的可能

    治愈文艺女青年各种矫情的可能

    文图 / 左叔 有那么几年,但凡知道她出书了就会买。这样的消费行为,处于一种不可控的惯性之中,从心理层面来看,有点类似于公仔玩物收集者的痴迷。很多时候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也不是因为创作者的努力,而更多的只是为了成全自己。 可是那几年,她的作品在我的眼中并不好。年少时读她的文字,那些因为阅历浅,那些新鲜的痛被她描摹出来了,内心里觉得被束光打亮。然后便是社会现实的摔打,硬梆 ...

    阅读全文

  • 得未曾有:心境踊跃

    得未曾有:心境踊跃

    距离上一篇日志,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恰逢今天早上醒来凉风习习,在这个穿着背心裙会有些单薄的秋夏天,心里竟有些许的愉悦之感。换上冬天的睡袍,倚着阳台喝着淡盐水,听着楼下小孩嬉闹游戏的声音,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听着风簌簌的沙沙声,周日的一天开始得怦然心动。 安的《得未曾有》,从一在亚马逊上架就下手购入了。国庆回家的时候,三个时间的广州南-潮汕的高铁,看似很短稍微眯下眼睛就到达 ...

    阅读全文

  • 静水流深

    静水流深

    水一旦流深,便会发不出声音,人的感情一旦深厚,也就会显得淡薄。 这是安妮宝贝在《清醒纪》里的一句话。忽又想起,记忆清晰且深刻。一直是喜欢安妮的,喜欢了很多年,从高中到现在,关注她的每本书,喜欢她的每个字。看了,总觉内心暖然。哪怕是疼痛的温暖。 深涧里的水,缓慢渗出,漫过细小的沙石,流淌在萋萋芳草的幽谷里,宛转曲折向前。因远离尘嚣,无人相扰,得以澄澈洁净。 感情大抵也是如此的 ...

    阅读全文

  • 眠空:让生命成为一朵优美的花

    眠空:让生命成为一朵优美的花

    每次读安妮,就容易失去自我。她像暗夜中的幽灵,化作叠影,侵入身心。她像一剂毒品,麻醉内心孤独忧郁,在烟雾中幻化成缕缕绚烂,以为忧愁原来是美好的。 “一朵即将开至沉堕而不自知的花,一个以此遗忘世界的亲吻,以及黑夜中无人知晓的泪水和心碎。”这段文字,摘自《春宴》。读来这般空灵,却有一种身处绝境的悲凉。 历时大半年,于年末断断续续读完去年出版的《眠空》。 尤其是又到了开年之际,觉 ...

    阅读全文

  • 江一燕-七月与安生:仅是让人惊艳而已

    江一燕-七月与安生:仅是让人惊艳而已

    因为编辑爱森系(isenxi.com)网站的时候留意到内地“森女”质感的江一燕,那一辑她在日本拍的照片,樱花之下的女子,眼神明亮、肤质轻薄、衣着干净,倒是真得蛮符合普世标准的。后来碰巧在《消失的子弹》当中看到她出演的女囚,戏份虽不多,表演虽平静,但仍然会在内敛中看到张力,会觉得她与小宋佳有那么一点点类似,却又那么一点点不同。没有读过她上了排行榜的畅销书,也没有看过她一票难求 ...

    阅读全文

  • 来自我心:听一朵花开的声音

    来自我心:听一朵花开的声音

    有那么一段时间,自己处在一个比较敏锐的阶段,对于外界的人事物会有体察入微,并且极尽能事的将收获到的感受以文字或者影像的方式表达出来,文风很安妮宝贝,影像很日系。后来有一段时间,自己回头重新来看这段印迹,却又生出来各种厌倦的感慨,觉得那个时候矫情多于实感。这一期《听一朵花开的声音》大概就是

    阅读全文

  • 张怡微-下一站,西单:长得像剧本的长篇

    张怡微-下一站,西单:长得像剧本的长篇

    近来手头工作太多,这一本《下一站,西单》断断续续读了有月余才翻完。其实最初的兴趣是看到她在序言中开宗明义讲到自己在驾驭长篇上的弱项,觉得比起安妮宝贝来,在谋篇布局的能力认知上态度至少是谦虚和诚恳的。读至一半,看出她谋篇布局的架构意图,也看出她自己谦虚表达之外的真实功力。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角,去看待某一些重叠的事件,有不同的解读,以一种解构的概念去制造出一个长篇的体量

    阅读全文

  • 来自我心:她比烟花还寂寞

    来自我心:她比烟花还寂寞

    那个时候,她还在上海,还不算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作家,在写字之外,还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尽管她师从张爱玲、亦舒或者杜拉斯,句式、结构都处在一个模仿、借鉴和形成自己风格体系的阶段,但这一切并不妨碍她成为一时无两的先锋。她足够的鲜活生猛,足够的野性不羁,不按常数的状况对于整个文坛来说,都是算作一个异数。

    阅读全文

  • 春宴:对影成三人

    春宴:对影成三人

    用了两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安妮宝贝的新书《春宴》。阅读的环境极为复杂,一部分在枕边临睡前,一部分在颠沛流离的讨生活当中,还有一些时间散落在北京西路儿童医院、开会休息的间隙以及其他需要消磨时间的场合。没有一读到底的畅快感,也没有生涩需要跳过的部分。阅读时心境仿佛去瞻仰某个熟人的遗容,人到场了,但悲喜却不经心,听到啼是啼,见到泪是泪,但总是跟现实和痛痒隔了一层。

    阅读全文

  • 只是不想勉强

    只是不想勉强

    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里有一句话,一直会记得,每次遇到一些志趣相投的人,都会在心里面想一遍。“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想勉强交朋友。要真那么做的话,恐怕只会失望而已。”每个人在内心里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却又不得不背负着作为一个社会动物的价值认同。安妮宝贝将那些志趣相投的人比喻成潜入深海的鱼,依靠彼此的气息来判定。而我更喜欢将其描述成一个“合并同类项”的过程。遇到的,并且能够 ...

    阅读全文

  • 总归世俗

    总归世俗

    写完第一季之后,心境轻松了不少。慢慢变成一个不那么追求完美的人,所以事情积了很久才慢慢做到今时今日的规模。好在已经开了一个头。剩下的事情便不会显得那么难。这样的文字积累,纯属一个消遣,帮着自己做一些关于旧时唱片的回顾。至于是否精致,是否有人细读,其实都不是重要的。

    阅读全文

  •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就我个人而言,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六位女作家分别是张爱玲、李碧华、亦舒、三毛、王安忆以及安妮宝贝。我这样排她们的名字是有心里的一个顺序在的。也许我的印象掺杂了很多个人体验,我总是觉得张爱玲的冷漠疏离、李碧华的旷世奇情、亦舒的喧嚣落寞、王安忆的清冷淡定、安妮宝贝的暗伤无数,这些都只能证明这五位女子都是偏冷调的,若换作颜色,烟灰、墨黑、暗红、铁青适合一些,唯有三毛的文字是明亮且温润 ...

    阅读全文

  • 浮云

    浮云

    博客改版之后,写博的兴致已经不那么高了。情绪和文字这种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有些故事总在情绪特别饱满的时候才会来,强求着去做什么的,通常得到的都是一些无聊的堆砌。最近一段时间的忙碌终于告了一个段落,可是相信人生是一个死循环的我们怎么就可以从此躺倒不干了呢?不出意外,还是会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比如酒精、应酬以及无休无止的加班。

    阅读全文

  • 素年锦时:最好的都已成了回忆

    素年锦时:最好的都已成了回忆

    其实,如果平心静气地来看她出版过的所有书籍,最好的、最完满的作品仍然是《告别薇安》。那种将冷漠疏离背景与炽热喧哗情感的交织在一起的文字所引发的可能远不止一篇小说所带的阅读上的体验。她的“语境”在很久一段时间左右了很多人的文字表述方式。但她在此之后的所有努力都像是一种挣扎,她一度对自己驾驭长篇的能力心存疑惑,尝试着两个故事交织的办法去表述,事实证明她的疑惑的确是事出有因的。 ...

    阅读全文

  •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也许有一个比方不太适当,但仍然会一再地被拿出来讲。师太之于香港就像阿姨之于台湾,于言情读物界来说,她们都曾缔造过华文小说盛况空前的状况,她们亦各自的风格和痴迷的受众群,在很多人还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爱情时,就已经基于她们的作品建立起被异化掉的爱情观,她们也足足曾影响一代人的成长。不过后者渐渐地被读者市场、收视率等到一干莫名的东西淹没了,只有师太在她的光怪陆离且荒凉无际的城市背景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