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静水流深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水一旦流深,便会发不出声音,人的感情一旦深厚,也就会显得淡薄。
这是安妮宝贝在《清醒纪》里的一句话。忽又想起,记忆清晰且深刻。一直是喜欢安妮的,喜欢了很多年,从高中到现在,关注她的每本书,喜欢她的每个字。看了,总觉内心暖然。哪怕是疼痛的温暖。
深涧里的水,缓慢渗出,漫过细小的沙石,流淌在萋萋芳草的幽谷里,宛转曲折向前。因远离尘嚣,无人相扰,得以澄澈洁净。
感情大抵也是如此的。记得古龙的小说里有句:情至深处情转薄。初始不以为然。总觉若是情感深厚,应朝夕相处,时时相聚,彼此间当有诉不尽的言语。及至年岁渐长,方日渐明白。
有些情感,我们往往以为不存在,以为淡之如无,峰回路转之时,才始知,彼此已如烙印,烙刻在心,如流深之水,没有波涛汹涌,却细水流长,涓涓永在。

静水流深

也因此而明白,这些年待人的疏离,其实亦是有着深厚情感在内的。我的朋友,他们都懂,所以一直与我不离不弃。有时候,也会反省自己,从来不与人主动联系,人多的时候会失语。但不管如何,他们从来都不让我落单。会想起,会记得我。那是年少的单纯岁月,有清白静然的友情。
初中时的几个好友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和襁褓中逐渐长大的孩子。每次回去,都只是静静的坐上一会,逗逗孩子。然后笑着告辞。生活方式不同了,难免在一起话会有点少。但那些青葱年纪里结下的友情,在岁月的河流里温情流淌,总是在。
上学时,与若丝很好。却很少在一起。我们都有不同的圈子。平素里遇见,也只是相视一笑,说简短的话,就已了然于心。知己知彼,语言似乎都是苍白的了。

想起父亲。彼此间的话太少。我总是和母亲有数不清的絮絮叨叨的话。他却是惯常的沉默寡言,打电话回去,他接了,三言两语,就都沉默了,总是急急唤了母亲来。有时候想和他多说说话,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外人眼里,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淡漠的。他亦认为我从来都不爱他。
直至他离开,才发现,这份情深得连自己都不自知。却已是惘然。
总想,如果上苍能再给我一次弥补年少错误的机会,我定会做个孝顺乖巧的女儿,好生照顾他,静静陪伴他。重新做每一件事。让他明白,我是那么的爱他。
只恨,已无济于补。

静水流深

00:00/00:00

暮色苍茫时,出来散步。总会在附近遇见一些老人。缓缓走过长的街道,细语交谈,脸上是恬静淡泊的微笑。有着岁月历练之后的沉静。
《书剑恩愁录》里有:“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句子。用情太深,太过追求轰轰烈烈,结局往往是破败的。情不可极,刚则易折。所以总不喜欢影视里太过缠绵悱恻的爱情,痴缠不休,你死我活。颇有些煽情的味道。还是喜欢平实些。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最喜诗经里的这一句。其实,终其一生,每个人所追求的,仅仅都只是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把。但却也是最难求的。平淡里有着持久而厚重的一份情。
小区门口,一入夜就摆满了不少小摊。卖各色小吃。一般都是夫妇俩经营着。夫妻俩一个收钱,一个忙活。不亦乐乎。偶尔城管队的来了,就忙忙的拾了摊,飞也般推着小摊走远,没过久,城管队走了过后,再重新回来。重新摆开摊做生意。烟熏火燎里,这也是生活。

文/奇异果 音乐推荐/ikaros 图片/亿流

编后记:奇异果是左边频道的老朋友了,一直有在网站上看到她的留言,这是第一次收到她的投稿。虽然是2007年的旧文,但能够感受到安妮宝贝对当年她文笔的影响。后续又有其他的投稿在我的邮箱,希望她能够通过自助投稿的方式与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思生活”。(左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