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童年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童年”相关联的文章
  • 此生只需记住该铭记的那些人和事

    此生只需记住该铭记的那些人和事

    文图 / 左叔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每个人都应该有这一生记忆的开端吧?人生开始记事的那一刻。 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深藏在记忆里的画面,是一只靠窗的五斗柜,旧式杂木做的,柜子上面放了一只漆花的暖水瓶、一个放了全家福照片的相框,还有一只花瓶里面插了几朵塑料花。这是一个特别无意义的静物画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

    阅读全文

  • 栀子花开了

    栀子花开了

    文 | 孙衍 发呆的习惯由来已久,一直可以追溯到懵懂的少年时期。 那时候身体极差,隔三岔五就要去医院,以至于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熟识了。每每打针都知道事先褪下裤子,露出半边屁股蛋子。那个后来成为我师母的护士总是柔声细语地说,不要怕,不疼的。我便也笑笑,很配合地接受了一次充满谎言却无比痛苦的人生体验。 偶尔也会住院,父母都是把我安置在靠窗的病房里,那里相对明亮,空气也好一些。他 ...

    阅读全文

  • 手作:你和童年之间,只差一只兔子灯

    手作:你和童年之间,只差一只兔子灯

    过完年就开始找出旧年的竹篾兔子,糊白纸,画它的毛色,安上蜡烛,等待元宵节的夜色。巷子路上的鹅卵石硌着兔子灯的轮子,蜡烛倒了,兔子灯着了,娃娃大哭,新年就过完了。下面就是兔子的完美制作手册,一步一步地学起来吧。 STEP 1 / 准备材料 ① 包装带 ② 小刀 ③ 剪刀 ④ 双面胶带、透明胶带 ⑤ 电子蜡烛 ⑥ 针线 ⑦ 小木棍 ⑧ 白纸 ⑨ 红纸 ⑩ 彩纸 STEP 2 / ...

    阅读全文

  • 桐花春雨

    桐花春雨

    图/季节 文/左叔:小时候,老宅的院前便有数株泡桐树,那是一种长得极快,木质疏松的树种,很快便长得高过院墙,枝叶如盖,和很多落叶乔木一样,夏有宽大的叶子带来荫蔽,但它与诸多江浙一带高大的乔木不同,每年春三月,它都会在洋洋洒洒的春雨里开出淡紫色的如渲染状喇叭状的花朵,因为木质轻疏不能用作常材,农人极少广植,很多喜欢它多半是因为它一盖阴凉以及春潮般的花期。而对于我而言,它与我童 ...

    阅读全文

  • The Kite Runner:追灵魂的人

    The Kite Runner:追灵魂的人

    每一部伟大的作品,似乎都必然是悲剧性的。似乎只有从悲剧中,才能反衬出人性的光辉与伟大。 《追风筝的人》中的悲剧,更是超越了普通的人生意义的悲剧。当宗教政治与人性、与亲情友情夹杂交错,当文学与时代相碰撞、交汇,当最本真的人性被外在的宗教政治等因素一点点剥蚀,只留下一颗心在负罪感下沉重地活着,这种悲剧感,错综复杂,让人更难以承受。 阿富汗,在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看来,或许只是每天 ...

    阅读全文

  • 情流感:放下负重才能前行

    情流感:放下负重才能前行

    面对心理的疾患,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是一条正确的解决问题的途径,但寻求一个诊断结果与定期回访咨商是同样重要。很多人在接受心理辅导的过程当中,往往看中那个诊断的结果,但却很容易忽视掉在漫长治愈期里面,每一点的进步和变化。没有以正向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每一点进步,将其视作激励继续坚持的动力,所以断断续续

    阅读全文

  • 记忆中的一道梦

    记忆中的一道梦

    说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喜欢夏天,但翻起童年的记忆里,却满满的都是夏天的回忆!每年的暑假,应该是记忆里最为丰盛的时光了!有满心地期待和欢喜,承载着欢乐的每一刻。小时候,总是在夏日的傍晚,坐在父亲单车的后座上,绕过蜿蜒的田间小路,来到江边游泳。一路上,总是能看到一些很美丽的田间风光

    阅读全文

  • 侨村六月:那些童年的影子

    侨村六月:那些童年的影子

    听着自己节目的录音,听着自己和另外一个主持人谈起的童年;谈起了童年的许多趣事,说起自己爱在老街闲逛的日子,偶然发现的许多满满都是故事的角落,偶然遇见的许多童年记忆里的地点、小吃,还有那个有我童年夕阳里奔跑的金色记忆。走到“侨村六月”,浓浓的亲切感扑面

    阅读全文

  • 安琪拉的灰烬:伤口的余温

    安琪拉的灰烬:伤口的余温

    每个人的童年和成长都是一道伤口,有触目的痛和血痕,最后都结了痂,隐了痛,在成年的岁月里面留下面目可憎的伤疤,陪伴一生,直至肉体的消亡。动荡变幻的大时代如此,看似富贵的年代的成长同样也是如此。因为在生命的最初,总归会有太多理想式的内容,比如长大成人,脱离当下的环境等等,可是等到真得有一日,达成自己的梦想,才突然意识到,对于“生于斯”或者“长于斯”的人而言,突然背离是一种不可名 ...

    阅读全文

  • 桅子开了

    桅子开了

      虽然自己只是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但小区的绿化还是做得蛮用心的。一年四季公共的庭院中皆有绿色。香樟与银杏大约是这个城市最常见的树木,小区里面的虽然还没有华盖蔽日,但也看得出有数十年的树龄了。紫玉兰开完之后便是如潮一般的杜鹃。杜鹃红潮退了之后是莫不作声便芬芳四溢的桅子。这个光景,江南应该也快入梅,空气湿且稠密,仿佛处在一个密封的罐子里,让人觉得呼吸不畅。而这个时候,桅子的香 ...

    阅读全文

  • 想起一只猫的一生

    想起一只猫的一生

    我不算是合群的孩子。因为我不爱那些灰头土脸的游戏。我喜欢安静的东西。当然也包括安静的动物。季节给我看他家小猫的照片。小小只的样子。带一只红环的铃当。花斑竹节。颜色偏深。我问是男生还是女生。我说好。生小猫的时候送我一只。我看到它的时候想起了另一只猫。 我一直记得那只猫的样子。它是那种江浙一带最寻常的那种猫。老虎皮式的花纹,只是颜色偏深一些。捉回来的时候,眼睛的颜色特别的蓝。我 ...

    阅读全文

  • 听见蛙声

    听见蛙声

    晚上回到办公室看书。一会儿翻翻生词表。一会儿又去翻翻《今生今世》。当当送来的新书。包装得很结实。外面是硬纸盒。里面有好几层牛皮纸。一共四本书。每本书上还套有一层塑料袋。我看了之后觉得他们很替我们着想。但就是不怎么环保。我们就只有一个地球。要节约用纸好不好。 新书在手上。不把它看完。似乎有点儿放心不下。就像小孩子贪吃。每次都说只吃一小块。最后又忍不住再次伸手。结果越吃越多。等 ...

    阅读全文

  • 我的忏悔录

    我的忏悔录

    我叫左边。左右的左。旁边的边。天枰座男子。有浓重的眉和淳朴的笑容。血液里有不安定的因素。自恋。暧昧。优柔寡断。随时准备离开。 我出生在一个叫菱塘的小镇子上。那里有清真寺和我无忧的幼年。在我记事的时候。生活便开始动荡。如果湖面上无根的菱角。我以每两年一次的速度随着父母在同一个城市的不同角落辗转。很多朋友没有来得及认识就分开了。小学时代我几乎没有朋友。但与同城同年孩子都是同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