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情流感:放下负重才能前行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面对心理的疾患,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是一条正确的解决问题的途径,但寻求一个诊断结果与定期回访咨商是同样重要。很多人在接受心理辅导的过程当中,往往看中那个诊断的结果,但却很容易忽视掉在漫长治愈期里面,每一点的进步和变化。没有以正向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每一点进步,将其视作激励继续坚持的动力,所以断断续续、反反复复是再所难免的事情了。在过去的七年时间里面,你是否定期与你的心理医生保持联络,是否定期接受相关的治疗,对于解决你眼下的燃眉之急同样是至关重要的。

通常不会建议患者去做自我治疗的动作,一句最为通俗的话“医者难自医”,这不仅仅是古训,也是长期实践检验过的真理。心理方面常识可以了解和掌握,帮助我们正确认识自己的问题,但对自己情绪控制能力的判断或者做一个结论性的论断时,可能还要找一个旁观者来做判断才好。自己做下的结论,往往会带有主观色彩,准确性通常会打个一些折扣,同时在另一个层面上给自己心理暗示。如果这个结论恰好是负向能量的,反而对于解决问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一点也许是你要特别注意,有时候所谓小小的尝试,也会导致悲剧后果。

的确,很多研究的结果都在论证,成人的性格缺陷都会在他童年生活一一找到印证,童年时期稳固和睦的家庭氛围,对于构建一个健全的心理基本架构是非常重要的。但并不是所有破碎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最终都带有不可治愈的问题,如何放得过往的一切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当你在纠结家庭成长背景造成自己个性缺陷的时候,是否也会分析你父亲的个性是在怎样的童年成长环境中培养出来。如果你肯站在他的角度上设身处地为他思考一遍,也许你在内心里原谅他。

当然从你信件描述来看,你与父母的交流是极少的,极少的互动会让彼此之间的疏离感更为加剧,而父母留给你的最直接的印象几乎都是你青少年成长期的,而今时今日他们的表现也许与你印象当中的不一样。步入中年之后,人生的失落感,夫妻之间“老来伴”的情愫,这些都需要在生活的细节找到他们爱在一起的证据的,这种可喜的变化不是靠电话或天各一方想像可以观察到的。同时,也请你相信所有的人都成长,这不仅仅是你,也包括你的父母。并不是所有人一开始就知道如何懂得去当父母的,也都是跟着孩子一起成长的,他们的一点点变化同样也是可喜的。

此外,男生与父亲之间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这不仅仅是反映在心理上,同时我们基因里一些不可逆转能量的作用力。在骨子里,我们都希望成为与父亲不同的那个人,特别是在青少年叛逆期,这样的表现尤为激烈。但事实上,我们多半还是会走到他曾经的轨迹上来,自己会变成自己不希望的模样,会不自觉地发现自己说话的方式、处理的原则,在某些细节上活在他的影子里。相信你也不会否认,在面对自己的疾患的时候,你也像父亲一样面对“前来闹事的坏情绪”,像一个懦夫一样以死来逃避那些莫名的压力。

很多时候,当我们学会放下,才有可能走得更远。当你将自己的心理问题全部归结于家庭、童年和父母的时候,其实你内心里面已植了一枚怨恨的种子,在七年的时间里,在任它肆意滋长,内心里面总已经荒草丛生、人迹罕至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注定会过滤掉一些温暖的细节,一些正向作用的力量,于是你越背越重,越来越无力面对这个世界,总希望与它之间有了断。其实,在我这样的旁观者来看,单单为了你母亲坚强地支撑着这个家庭的完整,为这个家庭付出,拉扯孩子长大,这样的爱足已敌得过那些你内心的那些破坏力了,只是你故意视而不见或者将它作为一个负担。

读者来信

距离被确诊抑郁症已经七年了,七年里,一直被抑郁症折磨着,时好时坏。大学毕业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经历了不少事情,感觉苍老了很多。

平时的性格既忧伤,又追求阳光,倔强而又坚毅,孤傲而又敏感。算是一个宅男,平时喜欢上网,看书,看了一些心理学的书,努力想让自己走出阴影,但是却发现都是徒劳。最近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自杀的念头如影随形,也许是我内心的临界点面临爆发了,但是我却找不到释放的出口,努力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犯傻,活着就有希望,但是我发现现在这句话对我已经苍白无力了,怎么办? 上网搜了一些关于自杀的内容,比较了几种自杀的方法,真担心自己一时想不开,就走上绝路了。

自杀???

心理学上说,一个人幼年的经历,对他成年后性格和人格的塑造,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我的抑郁症,完全是拜我父母所赐,打着爱我的名义,将我的人生毁的满地狼藉,如果我真的自杀,我想和我父母是一个极大的原因。“天底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句话,应该能算是中国最大的谬论。对于父母,我的感情很矛盾,一方面,他们养育了我,另一方面,他们彻底的毁了我的人生,当然了,这里面,我自身也有很大的性格缺陷。

又是快一个月没回家了,其实现在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近,做公交只要四十分钟,但是我实在不想回家,如果说家是一个人的港湾的话,那我的港湾,已经成为了我的噩梦之地。

我的父亲和很多人的一样,外人眼里,我父亲各方面都不错,但是只有作为家人,才知道一个人真实的一面。我父亲是一个有点外强中干的人,很懦弱,武断,思想极为顽固。小时候,几乎每天,他都会打我,理由自然各种各样,当然了,和所有外强中干的人一样,外人面前,他却很懦弱,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他都懦弱的不敢还手,内心深处,我很鄙视他的这一点。

幼年,父母经常为了各种事情吵架,打架,每次都打的所有邻居都知道。

“打老婆孩子的男人,往往在外是个懦夫,而在外铁骨铮铮的汉子,往往对老婆孩子都很疼爱”,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在家里,父亲总是自以为是当仁不让的霸主,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也从来不会认错,打起我们,他向来不会手软。母亲好几次气的要离婚,半夜离家出走,我和姐姐一边哭,一边拖着母亲,这种幼年的恐惧,至今记忆犹新,甚至感觉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每个家庭,如果男人不争气,那出头的,就只能是女人,母亲很能干,小时候家里是农村的,而且是村上属于最穷的一部分,现在家里已经有了两套房子,开了两个店面,这一切,大部分功劳,都是母亲的。母亲是一个仅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女,从农村出来,靠着摆地摊起步,一步步建立了现在的一切,相当不容易。

突然想到,有时候,有蛮不讲理的人来店里闹事,父亲甚至连出头都不敢,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回家,母亲告诉我这些事,一边哭,一边和我说。还有一次店里有人来闹事,我正好在,其实事情不严重,但是我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立马冲到厨房,操起菜刀,就冲了上去,不过爸妈吓得冲过来夺下了我的刀。在我的观念里,一个男人,就算被打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因为父亲,母亲过的一直都不开心,直到我读大学,家里才算是太平了,他们总算不吵了,也不打了。但我的抑郁症却时刻缠绕着我,让我冲动,让我有自我结束的欲望。我该怎么对面现在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