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最终的释怀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 / 繁华而苍凉

童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也分人的性格。我从记事起就敏感不自信,孤独害怕。我尽量用语言的骄横犀利和满脸的强势掩饰,不让别人看出我内心胆怯。

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但每天可以有五毛钱的零花钱,还鼓动其他的同学向家里人要钱,给他们贯穿的思想是吃了零食就变聪明。那时候学习还算可以,所以这句话就有很大的说服力,因为我的鼓动,XX受的了影响最大,每天都在和她妈较劲要零花钱,导致一顿暴打现在想想真是我的罪过。

小学的时候拿了几次旧书,被学校的老师说过不中听的话,当时他们怎么会觉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何来什么自尊心,我的孤独敏感让我比其他孩子更加害怕伤害,我父母都是大字没识几个的农民,他们何谈知道心理学这一会事,何谈知道我心理的孤独敏感,现在一但有什么不舒心的事,都要怪到这件事上面。

原来我会是这么的不理智,其实这只是一个好让自己发泄情绪的借口而已,自己争不了气,竟这般没出有息,到自己工作挣钱,知道现实生活比想象要困难100倍,钱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不紧是好好的活着也是一种尊严。

想想那一年家里确实没有多少积蓄了,祖母去世,办了丧事,父亲就去叶堡的工程队干活,我和母亲俩人在家。20年前农民还在交八项款,我记着大队喇叭点了父亲的名,接着村里的书记带着住队干部找上了门。我当时觉着很害怕,现在忘记了,他们当时对母亲说了什么,我只记得她低着头,隔了两天父亲扛着一袋面回家了。我欣喜若狂,父亲回来是对我心灵最大的安慰,因为我一直需要安全感,他说;天气冷,工程队停工了,祖母去世是1999年的11月20日,可见那时候的天气有多冷,后来八项款交了,那群人再没有来过来过。

次年父亲就和同村的大叔去了县城拉架子车,就是给别人送货装车的,一天也能挣七八十块钱。那个年代也算不错了,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起来了。父亲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和母亲买好吃的,买鞋,买衣服,可我不知这背后的艰辛。七八年前我还能看到县城有给人拉货的架子车,满满一车东西,拉车的大叔步履蹒跚。满头的大汗我不由得头皮发麻,眼睛里有泪。

待我到四五年级的时候,家里的100多颗花椒树也有收成了。父亲是个吃苦耐劳的人,在村里花椒树也算是打理得好的,慢慢的家境好了。待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我能发现村里人的眼光都变了。后来因为有这些花椒和苹果树,父亲再没有去外面打工,待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周也有四五十的零花钱,在县里补习的时候给的生活费更多一些,可我的学习很糟糕。

后来我对拿旧书这件事慢慢的释怀了,大多是因为我与生俱来的孤独和敏感将我一次又一次推向无比痛苦的挣扎中,随着年龄的增长,最终的一些心结会打开,慢慢的接受它,一切的不如意都会过去。